車禍    音效-褐邊.jpg  

聲音錄製/夜帆

 

一陣緊急的刹車聲劃破了整條街的沉靜,午夜1點,在這條幾乎沒有路燈照明的昏暗路上,一輛車飛快的逃離。

一個女人趴在地上,手指著車離去的方向,扭曲成奇怪的姿勢彷彿一座被撞倒的雕塑,血順著指甲一滴滴落下來。

 

王歡在那一刹那間,酒醒了,但醒了更可怕,他幾乎不敢看那個女人的臉,就立刻踩著油門飛似的逃離現場。

「媽的,都怪梁子猛灌我酒,現在撞了人還不知是死是活。」

如果下車看一看,也許人還有救吧!懊惱和悔意正一點點一點點的填滿他的腦海。但現在,滿身冷汗的他是無論如何都沒有勇氣回去看了。

一路開回家,路上的漆黑和死寂讓他的思緒稍微鎮定了。今天明明是自己的慶功宴,卻發生了這檔子事。還好路上沒有其他人,也沒有監控錄影,自己的車又是路上最普通的XXX,任誰也查不到自己頭上吧。王歡迷迷糊糊的睡了。

這一夜睡得很沉,很香,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直到清晨,王歡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一開門,一個長相很可愛的女孩仰頭,朝他甜甜微笑,然後把一疊報紙舉到他面前,說「賣報。」

他隨手拿出一張一百元,女孩笑著給他找了錢。轉身跑下樓。

低頭看著手裡女孩找給他的一把錢,咦!竟然都是冥幣,真他媽晦氣啊!他又奇怪的看了看報紙,竟然是第二天的報紙。

報紙頭條就是他酒駕肇事現場的圖片,一個身穿公司制服的女人趴在地上,臉上是詭異的笑容,眼神有玩笑的意味,全然不像死於車禍的人。

最讓人注意的是她的手,手腕部位直立著,整個手掌與地面平行,戴著花戒的食指向前直伸,指向他逃走的方向,彷彿女人是指著他說-就是你。

這幅詭異的圖片令他不寒而慄。

王歡一個震愕,把報紙扔到一邊,從報紙裡掉出來一張字條,這是一張黃色的畫符用的紙,上面有毛筆寫著「不要上-朝前走-別閉眼-不心軟-向下跳」十五個字。雖然是莫名其妙,但他還是很認真的看了一遍又一遍,想找出點什麼來。

「鈴」突然電話響了,讓他嚇了一大跳幾乎大叫起來,這一連續的事搞得他神經緊繃,哆嗦著伸出手去接電話。

聽筒裡傳來女朋友兼秘書溫柔的聲音,「王總,怎麼升職第一天就要遲到啊,再不來例會可就沒人開了呦!」

「好,我這就到,不用司機來接我了,我自己過去。」現在的他,對車有一種強烈的恐懼和不安,還是坐公車比較安心。

站牌好多人,但來的每班車都幾乎是客滿,告別公車好久的王歡不禁感嘆普通上班族的辛苦。

終於遠遠來了一輛公車,看起來座位都沒有坐滿。車恰巧停在了王歡面前,王歡的動作有點遲緩,司機探出頭來催促他:到底要不要上車?周圍乘客也聚了過來。

王歡的腳本來已經邁了出去,在看到司機的臉的同時卻硬生生停了下來。那張臉,笑容詭異,笑臉中透著不懷好意的期待。這時,一個女孩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不要上不要上」,他立刻收回腳步向後退了一下,嘴裡念著「不上,不上。」

司機立刻伸出手指,指著王歡,指向王歡的手指上一枚花戒詭異的可怕,接著眼睛開始流血,胸前衣服變得一片通紅。他一腳踩住油門,車猛然向前衝,越過路中的護欄,衝向旁邊的店鋪,隨著「砰」的一聲巨響,燃起了熊熊大火。

王歡目瞪口呆,半晌才想起那張紙條上寫著「不要上」,心中起了戒備,攔了一輛計程車,直奔公司。

 

一直到中午都沒有特別的什麼事發生,王歡安慰自己一定只是一個巧合碰到的意外事件,於是心情篤定了不少並輕快的走進電梯,準備去附近的西餐廳和女友共進午餐。

電梯來到一樓,他正要走出去,只聽身後有員工很奇怪的說,「王總,顯示板壞掉了,才到七樓,您別急著下啊!」王歡頓了一頓,突然想起符紙上寫的第二句是-「朝前走」,於是他強挪著腳步邁了出去。

剛走出去兩步,身後的電梯伴隨著員工們的尖叫聲快速下墜,「轟」一聲巨響,然後一片安靜。

王歡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滿頭大汗,臉色發青。這時他看到一個女人,有著和今天早上公車司機一樣的臉,帶著那種令人恐懼的笑容,跳進了電梯間。

女人跳下的瞬間,最後消失在王歡視線中的是一隻手,手指戴著那枚讓他印象深刻的花戒。她,分明就是那個被他撞死在路中間的女人。一陣恐懼攻心,他又一次暈了過去。

 

王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病房裡,一個護士正背對著他在調配藥水。

「咳咳」他乾咳兩聲,表示他醒了,護士轉過身來。雖然戴了醫用口罩擋住了護士半張臉,但卻擋不住漂亮的眼睛。

看著她的眼睛,彷彿有一片寧靜湛藍的湖水,輕蕩著一下一下往內心衝擊,王歡覺得無比舒暢,意識模糊正要再合上雙眼,突然腦海中飄起了那張紙條。

對!別閉眼!他左右晃了一下腦袋,清醒了一點意識,這才發現護士已經配好了藥,站在了他的面前。她右手捂著眼睛,血順著指縫流下來,那血滴進他的藥裡,即刻溶解在藥劑中。

護士咧開嘴,說著:「該打針了。」左手食指,變成針一樣粗細,朝他喉嚨伸過來,那枚花戒,繞著變細的手指打轉,一圈一圈又一圈

「啊」他不知哪來的勇氣,推開護士,滾下病床,連爬帶滾奔出病房。走廊裡的病人都奇怪的看著他,渾身濕透,瘋癲地向外狂跑。

身後一個看似嚇壞的小護士和趕來的醫生說:「那個病人把所有的藥瓶都打破,把藥水都淋到自己身上就跑出去了,我沒攔得住他。」醫生安慰了幾句,就讓她回去休息,小護士轉過身,換上了一副不甘不願的表情,隨即又露出了陰森的笑容。

 

王歡確信自己沒有發瘋,一定是被他撞死的女人來找他索命。他懷著恐懼,一步一步向家的方向走著。但家裡也只有他一個人,那女人會不會跟來?

……正當他猶豫不決的時候,一個小女孩輕輕的拉他的衣角:「叔叔,能幫我撿一下那個球麼?」順著女孩指的方向,一個皮球躺在空曠的馬路上。

他剛要起身幫忙,忽的又想起那張黃色字條,於是努力翻著衣服口袋,想找出紙條看看下一句話,這張紙條已經成了他唯一活命的希望。上面寫著是,「別心軟」。

一陣風吹來,手中的紙條被風吹走,她甩開小女孩的手,急忙追趕那張紙條,還沒來得及看到最後一句話。

正在這時,一輛車從天而降似的突然出現在路上,從停著皮球的地方急駛而過,速度快到讓所有人猝不及防,剎那間皮球已經被輾成了爆米花。

王歡的精神徹底崩潰了,顧不上被風吹走的紙條,顧不得身後小女孩已經變了調的哭聲,也顧不得看清楚那一輛突然出現靈異的車,慌張的奪路而逃。

 

跑著跑著,身邊出現了一個女人,右手抓著自己的腸子,左手指著自己的肚子,朝他露出那種痛苦又詭異的笑,嘴裡還不停喊著,「疼你還我孩子!」

王歡不敢多看那女人一眼,也不敢停下腳步一秒鐘,繼續沒命的往前跑。許久之後,前面就是陸橋的盡頭了,盡頭處是一條長長的看不到底的階梯,但王歡已經顧不得一級一級的往下走了,把心一橫,越過護欄直接往陸橋下跳。

一瞬間,就像掙脫掉了一個巨大的詛咒一般,身上的疼痛與不安都消失了。回過頭,那個送報的小女孩正拉著哭泣到聲嘶力竭的女人,漸漸在視線中遠離自己

王歡猛地一驚,睜開眼,發現自己坐在駕駛座上,爆濕了一身冷汗。車窗外很暗,這是一個似曾相識的場景!

他急忙的下了車,離車不遠處,一個女人躺在路中間呻吟著,高聳的肚皮,肚子前一片鮮血模糊-看得出來,分明是個孕婦!

王歡懂了,這是在給他贖罪的機會啊!他小心的抱起孕婦,抱上自己的車,飛快地朝醫院駛去。

 

交款,簽署保證書,聯絡家人,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手術室裡傳出了嬰兒響亮的初啼聲,是個女嬰,產婦被推出手術室,母女平安。

王歡緊繃的神經終於舒緩了下來,醫生們紛紛議論著這個大難不死的嬰兒,都說產婦傷成這樣嚴重,還能平安產下胎兒,真是一個奇跡。

產婦的家人趕到,王歡在他們面前下跪,痛哭流涕的懺悔,並且承諾一定會擔起自己所造成的一切損害賠償。產婦的家人原諒了他,也同意了他去看看嬰兒的要求。

當他看見嬰兒熟睡中可愛的模樣,毫不懷疑的想到了那個送報紙給他的女孩,一樣的面孔,一樣的神情。那女嬰忽然睜開了眼睛,對著他甜甜的笑了。

 

王歡走出醫院的大門,感覺該是嶄新一天的開始!

 

後記:不是每件做錯的事都有彌補和改正的機會,世上沒有僥倖,往往一人的疏忽造成的是別人永遠的遺憾,害人的終將害己。喝酒絕對不能開車,企圖心存僥倖的人,戒慎!戒慎!

 

[]

校正/整理    雲山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