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電話

 

 

高博士站了起來,他說:「你這是電話恐懼症,並無大礙。」

「電話恐懼症?」我疑惑了。

「對,電話恐懼症是交際恐懼症的一種表現。其實,你害怕接電話,你並不是害怕電話本身,而是害怕電話這個媒介給你帶來的人際關係。時間久了,你在記憶中過濾了那些具體事件後,對人際關係的焦慮和挫敗情緒逐漸集中在這個具體的物體上電話,這就形成了電話恐懼

高博士的話並沒有解除我心中的疙瘩。從諮詢中心出來,我不禁想起那些和電話有關的怪事。

小學的時候,大概是十多年前,我們學校就只有一部電話。那時不像現在,賣青菜的歐巴桑炸臭豆腐的歐幾桑都有手機。學校的那部電話放在總務處,晚上鎖起來,白天電話一響,誰方便接就誰接,接了幫忙叫一聲找某某某,業餘總機也不過如此。當時我們年紀還小,對電話覺得很好奇,就想不通那電話裡面怎麼會有人說話。

一天,被老師留下來背書,直到天快黑了才回家。剛走到總務辦公室,電話鈴就響了起來。看看周圍沒人,我心中一陣驚喜:今天可以接電話了。我將手伸進窗口,拿出話筒,貼在耳朵上。只聽見電話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我要找小東明嘿嘿嘿嘿。」

那笑聲非常陰森,讓人聽了心裡發涼。我忙著說:「我不認識小東明,這裡都沒人,我不知道小東明是誰。」匆忙就把電話掛掉。這是我第一次接電話。

上中學的時候,電話開始普及了,我家也安裝了一部。剛裝好的這天晚上,電話鈴響了,父母沒在。我覺得奇怪,剛裝的電話誰打來?我接起電話,就聽到一個老者的聲音:「我要找小東明嘿嘿嘿嘿。」我不耐煩地說:「對不起,你打錯了。」剛放下聽筒,我想起來了,很久以前我曾經接到過同樣的電話。

還有一次,在朋友家,電話響了,朋友正在忙著騰不出手,要我幫接一下。電話裡又傳來那個聲音:「我要你找的小東明,找到沒有嘿嘿!」

隨著年齡的增長,這個電話的出現頻率也在增加。而每次我照著來電回撥過去,對方的號碼總是空號。我用盡各種辦法,都沒辦法查到對方的發話來源。這個從小到大始終纏繞著我的電話,讓我有時半夜做夢也會在夢中接到它,醒來時嚇出一身冷汗。

就在上大學的前一陣子,我在去哥哥住的藍清社區的路上。經過一條小巷子,腳上突然踢到一個東西,揀起來一看,是一部手機。這時,我是見到電話心裡就怕,以不碰為妙,就連忙把它扔了。剛走開幾步,電話鈴聲在靜靜的巷子裡響了起來。越是在這種狀況下,我越不敢接,我捂著耳朵逃命似的快跑。到了哥哥家,才剛坐下一會兒,哥哥叫我:「暮衣,你的電話。」見我正在猶豫,哥哥說:「別怕,是媽媽的,她問你哪一天開學?得買些什麼東西?」我剛接過電話,就聽到那個聲音:「找到小東明了嗎?嘿嘿,剛才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嘿嘿」從此,我再也不接任何人的電話了。

 

就在去年三月,我嫌學校宿舍裡太吵,和物理系的一個叫汪明的男生合租了一個套房。大家住在一起,時間長了,也就成了好朋友。我們都喜歡足球,而且都喜歡阿森納,很談得來。這天,汪明很得意的給我看他的家信:「我媽來信了,要給我寄錢了。」我拿過信來隨便一看,突然腦袋「咚」的一聲。信的開頭就寫到:小東明。

小東明?!這不就是那個電話中要我找的人嗎?我幾乎用顫抖的聲音問汪明:「你叫小東明嗎?」

「是啊,那是我的小名。怎麼了?很土氣是吧?」

這時,小東明也就是汪明的手機響了。

「誰的電話,怎麼不顯示號碼?」小東明很不解地邊唸邊看著手機顯示幕。「喂,您哪位?」

「別接,這個電話別接」我叫了起來。可為時已晚,電話裡的人已經對小東明說:「小東明,總算找到你了。嘿嘿,明天晚上十二點在青雨樓等我,嘿嘿。」

我把關於這個奇怪電話煩了我十幾年的所有過程,都告訴了汪明,汪明似乎半信半疑。汪明說:「青雨樓?沒聽說過這個地方,這麼恐怖,打死我,我也不去。」

 

第二天,我的麻吉哥們兒阿湯過生日,大家都是學生,身上沒太多錢,就找了校外一間叫「圓夢」的小卡拉OK唱歌、喝酒去。我把汪明也叫去了。

大家玩得很盡興,快到十二點的時候,我上廁所。走出卡拉OK的後門,經過一條小巷,就是廁所。上完廁所,我點燃一支煙,就在打火機點燃的一刻,我突然看見小巷的牆邊上,有個小小破舊的招牌上面寫著「青雨巷」三個字。印象裡有點熟悉的名字。

對了,昨天那個電話不就是要汪明在青雨樓等他嗎?而這裡就叫青雨巷

回到卡拉OK,我就上去和老闆閒話:「你們這裡怎麼叫青雨巷?」

「從前這裡有個青雨樓,是有錢人玩樂的地方,場面大,氣派的很,後來被大火燒了

「青雨樓這裡以前叫青雨樓」我心中一涼。回過頭看時,阿湯他們還在喝酒,卻不見了汪明。

我忙問大伙,汪明呢?「去外面接電話了,他嫌我們吵,嘿,情人來電話哩。」阿湯醉醺醺地說。

我連忙衝出卡拉OK,外面街上圍了幾個人,一輛計程車停在路中央。一種不祥的預感從心中升起,我衝上前去,只見汪明已躺在血泊之中,大概是沒救了。他手中還拿著手機,這時,手機刺耳的鈴聲又響起。

我顧不得那麼多,從汪明手中拿過沾滿血跡的手機,手機中又傳來那個陰森森的聲音:「嘿嘿,謝謝你把小東明給我帶來下一個要找的是二強你得用點心,快快找到他。」

 

我想,汪明是我害死的,我將為此愧疚一生。我決定不再交朋友,因為我不知道誰會是二強。後來,我就把我自己鎖在家中,我在網上埋頭寫文章,但是我沒有朋友,喜歡我文章的,來看也好不看也罷,我想,沒有朋友這樣大家都會安全一點。

但是,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把電話裡的惡魔揪出來,我必需讓整個事件真相大白

 

【完】

 

 

文章轉自   鬼故事網站            校正/整理雲山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