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午夜場--15

——【真實的靈異經歷,讓你明白,鬼,不是故事!】

 

GHbanner-3

 

夜半鬼哭

這是一件我親身經歷的事情。

 

有一年五一長假,我和兩個朋友,背上背包踏上了去黔東南的旅途。一路上好山好水,風景秀麗。那些年裡,由於經濟發展的落後,這裡與外界的交通,都只靠一條由黃土鋪成的省道來貫穿,我們沿途乘坐長途汽車,從一個寨子流連到另一個寨子。

直到有一天,我們進入了貴州與廣西的交界處,一個叫三江的小鎮。那天在乘坐了6個小時的長途車後,我們在暮色中到達了三江。三江是典型的南方小型市鎮,整個鎮只有三條街道,我們到達時,天已經黑了。我和朋友決定,當晚就住在三江。經過一番苦心尋找,終於在鎮上找到了一家有三人房的招待所,看樣子在當地已經屬於條件不錯的那種了,可以洗澡。

 

進入那家招待所,是昏暗的日光燈,服務小姐愛理不理,給我們一把鑰匙,用手指向2樓,說:「在樓上!」我們拿著鑰匙,背著大包,就上了樓。

到了樓上,我們發現,2樓的樓道很短,樓梯緊靠右邊,一上來,左手邊大概只有6米長的走道,整個2樓,只有一個房間,就是我們的三人房。

經過一天的疲憊,我們三個人都覺得很累了,就拿鑰匙開房門。誰知道,一開房門,我們打開燈,就覺得這房間有說不出的奇怪,又一時說不出哪裡奇怪,後來還是我的一個同學說:「奇怪,這屋子裡面為什麼要貼瓷磚呢?」是啊!我們這才發現,這個屋子大概接近3米高,從地到頂都貼著白瓷磚。在屋頂正中,還有一個四五十年代用的那種吊扇。

五月的南方已經開始悶熱潮濕,整個房間感覺濕乎乎的,有些憋悶。我說:「怎麼感覺像個澡堂子改的?」那個同學更可惡,隨口說:「我看像是屠宰場改的。」

 

我們心裡倒是沒有在意,因為一天旅途勞累,草草洗了一個澡,就各自上床睡了。

 

睡前,我把梳小辮的頭花摘了下來,在我枕頭邊上放好。那個頭花是我特別心愛的一個國外名牌,很貴,製作的像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我非常喜歡。

把一切收拾好,我就鑽進睡袋開始睡覺。

睡到夜裡大概2點鐘左右,不知道是蚊子太多,還是太悶熱。我突然醒了過來,聽見有一個女人的抽泣聲,那聲音忽遠忽近,一會像是在窗外,一會彷彿在耳邊,一直在小聲抽泣。

我當時嚇得一身冷汗,閉著眼睛一動不動,支著耳朵聽我那兩個同學的聲音,但是他們睡得很熟,一點聲響也沒有。

只聽那個女人的哭聲,一會到了近前,一會又隱約聽不見,我渾身僵硬,不敢動,就這樣迷迷糊糊又要睡過去。正當累得不行又快睡著的時候,我又聽見門外響起了聲音。

那時候差不多快到3點了,那個女人的哭聲一點一點地消失了。這時候門外突然響起了很多人的腳步聲和說話聲,全是南方當地話,一句聽不懂,但是能聽到拖鞋在地上啪啦啪啦的聲音,還有好多男女老幼嘈雜的說話聲。

因為我們這一層只有這一間房子,不可能是其他房間的客人現在才回來。所以,在暗夜裡,顯得無比詭異。我更是嚇得一動不動,後來不知不覺地又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們訂的是6點的鬧鐘,可是5點剛過,我們就都醒了,大家一言不發在那邊收拾東西。我的一個同學憋不住了,小聲問了一句:「昨晚有一個女人哭,你們聽見了麼?」

靠!我們三個人當場尖叫了起來,瘋了似的收拾東西。臉都不洗就準備奪門而出。

這麼多年在外面走,也去過了很多地方,我從來沒有丟過一樣東西。但是,當我們準備出發的時候,我發現,放在枕邊的頭花,怎麼都找不到了。後來我們三個都在屋裡開始找頭花,那個頭花就像人間蒸發一樣,無影無蹤。

隨後我們可以用嚇破膽來形容,也顧不得許多了,倉皇逃離了那家招待所。

 

ghostbanner-01.jpg

 

後來的幾天裡,我們每到一個地方找旅館,都是千挑萬選。

 

長假結束,我們回到北京,我回家跟爸媽聊天,講起這件事情,在一旁看電視的媽媽突然插嘴,嚇得我又是一身冷汗。

當我說起我的頭花找不到了的時候,媽媽在一旁邊看電視邊說:「呵呵,拿走你一個頭花,就給她吧,都哭了那麼半天了......」

 

 

-[完]-

校正/整理      雲山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