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我的眼

 

李家村來了一個女子,長得極為豔麗,可是誰也沒有見過她的那雙眼睛。

有人猜測她其實是眼睛有問題,不能見光,所以成天帶著一副墨鏡。還有人說她可能只有一隻眼睛所以不敢見人。

但是謠言歸謠言,誰也不知道真實情況。因為那女子自從來到村裡後,從來不與別人交談,也沒有人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十五這天,村長的兒子孫磊因為進城辦事回來的有些晚。此時村中一片寂靜,只聽到偶爾傳來的狗吠聲。清冷的月光灑在靜謐的村莊上,孫磊急著回家,便抄近路回去。

不料在經過村裡的後山時,卻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原來是最近剛搬來的那個女子,她站在後山的一個土山坡上,不知道在幹些什麼?孫磊好奇的走過去,卻見女子原來是在看天上的月亮,而且還去掉了平時一直帶著的墨鏡。

但是因為背對著她,孫磊並沒有看到她的眼睛。可是過了一會他卻看到了讓他驚訝的一幕,原來那女子的眼睛竟然在吸收著月亮的光華,孫磊清晰地看到那女子的眼睛和月亮之間出現了一條明亮的光線。他忍不住「啊」的一聲叫出來。

那女子聽到背後有人,急忙停止自己的動作回過頭來。這一回頭不要緊,卻讓叫出聲來的孫磊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因為她的眼睛如此之美,孫磊從不曾見過這樣一雙眼睛。

在月光下,她的眼瞳發出流轉的波光,嫵媚而動人,彎彎的柳葉眉仿佛可以勾住天上的星空,看著她的眼睛,孫磊覺得自己仿若掉進了深淵,一直沉醉在其中。不料那女子卻大喝一聲:「別看我的眼!」

孫磊這才回過神來,可是已經晚了,他已經看過了啊。

那女子見此,似乎頗為無奈,歎了口氣對孫磊說:「你過來一下。」

孫磊的雙腿竟不聽自己使喚的往那女子的方向走去。然後只聽到那女子悅耳的聲音對他說:「你今天什麼也沒有看到!」孫磊也跟著說道:「我今天什麼也沒有看到!」

然後那女子便消失不見了,而孫磊一個踉蹌醒過神來,覺得自己的頭腦有些混沌,也沒有多想便向家門口走去。

 

第二天,村裡卻到處流傳著一個消息,說是村長的兒子孫磊不知為何竟然一夜之間變得癡癡傻傻,只是嘴裡卻在不停說著:「好美的眼睛。。。好美啊。。。」

大家都以為他是中了邪了。據村裡的老人說過,李家村的後山有修成精的狐狸,經常半夜出來遊蕩害人,這些年來都不曾有人出過什麼事,沒想到現在竟又出事了。

村長為了自家的兒子,花了高價請來了大師為孫磊做法。不料那大師見了孫磊的模樣卻問道:「村裡最近是不是有人打傷過狐狸?」

村長見大師問到這個問題,尷尬的說道:「前些日子,內人在縣城時看到一件狐狸皮大衣非常想要,可是那衣服實在是太貴了,我想著老人們說過後山曾經有狐狸出沒,便在一個月前帶著獵槍進山了,果然遇到一隻白毛狐狸,可是一槍打偏,只打瞎了那狐狸的一隻眼睛就讓它逃走了。」

「原來如此,想來那只狐狸必是已經成了人的,你打瞎了它一隻眼睛,它便來向你兒子復仇。待我做完法後,你把這道黃符燒成灰化給他喝了便可,七天之後就會好了。」大師聽後便對村長如是說。

不料村長聽到那狐狸是來復仇的時候大驚失色,慌忙請求大師幫忙。大師無奈,只好答應。那道長在村裡轉了一圈後指著那名剛搬來這的房子問道:「這戶人家是何時搬來的啊?」

「大約一個月前吧,只是平時都不怎麼見到她,而且這個人出門的時候一直都帶著眼鏡。」村長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那大師聽後一臉了然的樣子,只是什麼也沒有說,逕直敲了敲門。過了一會兒,那女子出來開門了,她果然如同村長說的那樣。

見到來人是個道長後,她沒有一絲的驚慌。只是淡淡的問道:「請問兩位有什麼事情嗎?」清澈的聲音像是一泓清泉直灌人心底。

大師見此,把手中的道具往胳膊上一甩,然後對村長說道:「阿彌陀佛,貧道有些事情需要私下處理,還請村長先行回去。」村長聽此便離開了。



 

村長走後,大師對那女子說道:「孫磊那副模樣是你弄得吧。」

「不錯,難道你想幫他們來對付我不成?」女子依舊淡淡的說道。聲音裡沒有一絲的情緒波動。

「姑娘誤會了,貧道看得出來,姑娘乃是修仙之人,又怎麼會做這種事情呢?」那大師肯定的說道。

「那你來所為何事?」女子問道。

「聽說姑娘的眼睛受傷了,在下有一方可以幫你治好,所以特來幫忙。」大師緩緩的說道。

「我每天吸收日月精華都不見效,你有什麼辦法?」女子聽到有辦法治好自己的眼睛,出聲問道。

「姑娘不必擔心,你每日吸收日月精華並非無效,只是缺少了一劑藥而已,如果我說的沒錯,姑娘的眼睛應該就是百年難見的攝魂勾魄眼吧,而你現在還沒有學會如何使用它們,所以才會使孫磊丟了一縷魂。它們受傷後需要天山雪蓮和日月精華一起發揮效力才能治好的。」說完便拿出一個白玉瓷瓶交給那女子,裡面裝著一些藥丸。

「這是天山雪蓮所製成的藥丸,你每日服用一粒,不出七天眼睛必定會好。」大師對那女子說道。

「即使如此,那雪兒便謝過大師了。」原來她叫雪兒,不過和她的本尊倒是極相符。

「雪兒姑娘不必如此客氣,姑娘心胸寬廣,並未因為村長打傷你而進行報復。實在是難能可貴,這也算是之前我誤會姑娘的補償了,貧道告辭了。」那大師說完便轉身離去。

「大師慢走。」雪兒說道。

 

七日之後,孫磊果然如大師所說清醒了過來,而他對那天後山的事情已經忘得一乾二淨。

雪兒也在眼睛好了之後便離開了,有了天山雪蓮,她已經能夠漸漸控制住自己的眼神了,再也不必擔心一不小心就勾走了別人的魂魄。也再不用對別人說「別看我的眼」,而李家村從此以後也再沒有出現過老人們所說的狐狸害人的事情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