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午夜場--23

——【真實的靈異經歷,讓你明白,鬼,不是故事!】

 

GHbanner-3

 

不速之客

我有兩個朋友一個叫刀刀,一個叫小斌,在同一家廣告公司上班。那家公司是一家臺灣人開的廣告公司,各單位裡面充斥著勾心鬥角,人與人之間各個都想往上竄,相互傾軋,鬧得不亦樂乎。

公司裝修的時候,為了突顯穩重而且貴氣的感覺,整體色調裝成了深棕色,採用了很多的木皮,為了保證私密性,公司裡做出很多的隔間。

臺灣人信風水,找了好幾個大師來看過風水,你改一點,我改一點。就這樣,前前後後裝修了小半年,才弄好。

 

做廣告的人都知道,這個行業加班是家常便飯,熬通宵都是很經常的事。

刀刀懷孕了,於是離開了公司,小斌找到了更好的工作也離開了。

有一天,刀刀回公司,辦理一些手續,順便看望一下老同事,發現原來一個很好的同事不在,於是就問:「倩倩去哪了?」大家半天沒有出聲。

過了一會,可能是覺得太尷尬,一個同事說:「請假了。」刀刀覺得問題不對,又問:「請假了?生病了?」那個同事又說:「不是,嚇著了。」

 

刀刀聽了一冷,急忙問:「怎麼嚇著了??」那個同事說,前一段時間有一天晚上,倩倩一個人加班到夜裡兩點多,為了趕寫文案,她已經被不停修改的客戶弄得頭昏腦脹。

辦公室裡只有她的檯燈亮著,倩倩頭疼的揉著太陽穴,正在為後天就要交的DM文案發愁。這之前半個小時,她一直覺得自己左邊半邊身子一陣陣發冷發麻,此時,她關上檯燈決定站起來活動一下。

她剛一抬起頭,整個人都愣住了。就在她隔著一排的左前方斜對角,在平時阿桑的座位上,坐著一個白衣長髮的女人。看不到正臉,一動不動,非常清晰。倩倩一下子頭皮發麻,猛地打開檯燈,再慢慢轉過頭去,那個影子不見了。

倩倩坐在位子上不敢動,因為如果要走出辦公室,必須要從阿桑的桌前走過。倩倩拿起電話,給老公打電話,讓他馬上來接。

回去後,倩倩就請病假了。

 

倩倩請假這件事,全公司都知道了,有人猜測是不是為了整誰而故意編出來的。

一天中午,大家小心翼翼的談起這個話題,市場部的惠彤說:「倩倩見到的那個,我也見過。」

惠彤是公司裡面可謂資歷最老的員工了,老實謹慎。孩子已經上小學了,儘管不是部門的主管,但是一直兢兢業業,全公司的人,都挑不出她的不好。

惠彤說:「其實半年前,我和小崔加班時,我們就見過。」

小崔是一個非常瘦小的女孩,卻是非常棒的美工設計,但是在刀刀之前就已經離職了。

 

那晚,她和小崔在改設計圖,差不多是快兩點的時候,小崔突然停下手裡的活兒問:「惠彤,你覺不覺得哪兒有點臭?」惠彤說:「早聞出來了。是不是誰帶了吃的東西擺壞了?」

小崔說:「不是,我也聞著了半天,跟死耗子一樣的味道。」惠彤說:「嗯!是挺臭的,估計是廁所傳出來夜裡反味。」

她們沒在意,又過了差不多15分鐘,小崔突然又一次的停下手,很緊張的問惠彤:「惠彤,你聽見什麼聲音沒有?!」惠彤當時心裡一揪,左右看了看,說:「沒有啊!」小崔說:「我怎麼聽著策劃部那邊有人翻紙的聲音?」

惠彤當時心裡一通狂跳,汗毛倒豎,因為比小崔年紀稍大,所以故作鎮靜說:「可能是風吧。」小崔坐在座位上,她倆人幈住呼吸,豎起耳朵聽。

 

嘩啦…嘩啦……就像有人在一頁一頁的翻看桌上的紙張。而且策劃部在辦公室最中間,如果不開空調,絕不會有風吹到那裡。

惠彤讓自己靜了靜心,跟小崔說:「我去看看。」小崔說:「我跟你一起去。」

她們兩個互相挽著胳膊一步一挪,走到策劃部那邊的隔間,剛一探頭,倒吸一口涼氣……

一個白衣服長頭髮的女人,像模像樣地坐在策劃部一個人的座位上,低著頭,頭頂正對著惠彤和小崔。

後來她倆驚叫著就跑出了辦公室,顧不得辦公室沒收拾的文件,身無分文叫了車逃回了惠彤家。

 

徹夜未眠,相互約定說誰也不准透露,因為臺灣人很忌諱這種事件的傳言。

畢竟大家都需要養家糊口,誰也不想失去一份收入還算可以的工作。直到小崔離職,也沒有跟大家提起過。

這次,沒想到,「她」又出現了。

 

ghostbanner-01.jpg

 

這件事在公司掀起軒然大波,倩倩也離開了公司。

有大師解讀說:隔間過多過小,懸掛過多難以解釋的裝飾物或圖案,加之公司裡人際關係緊張,容易招惹不乾淨的東西停留。

但是「她」是為誰而來?為什麼而來?全都無從知曉。

 

現在相熟識的人都已相繼離開這家公司,不知以後會是怎樣?

 

 

-[完]-

校正/整理      雲山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