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午夜場--19

——【真實的靈異經歷,讓你明白,鬼,不是故事!】

 

GHbanner-3

 

病房

我小學同學在北京一家三級甲等醫院做護士長。她給我講過幾個離奇的故事,她叫小奕。

 

北京鬧SARS的那年,做護士長的小奕,無可避免的投入到抗SARS的工作中。經過長達4個月的緊張工作,終於送走瘟神,迎來了安全的衛生環境。

 

後來,SARS結束後,她個人也受到了組織的嘉獎,事後跟我們聊起當時的緊張局面,還是害怕不已。

 

進入4月,北京的SARS患者越來越多,小奕的醫院也不斷收診到SARS患者,一些患者經過治療後,病情穩定,逐漸轉到小湯山醫院進行進一步的療養,一些病人則因為急劇的病情惡化,不治身亡。整個醫院彌漫著死亡的恐怖氣氛,醫護人員很難見到放鬆的神情,人人自危。因為SARS過世的病人,由於還存在傳染的可能,所以一般遺體都不會與家人見最後一面,醫院會直接將遺體火化,避免間接傳染。

 

也因此,患者和患者家屬們的情緒都十分低落,說不定入院就是親人之間的最後一面。

 

護士長小奕,在那段時間裡經歷了更多的生生死死,精神高度緊張。如果讀者身邊認識做護士的朋友,去問一問,每當有自己護理的病人過世,護士們心裡還是很難過的。  

 

就因為這樣,小奕在後來的聚會上跟我們講了這段期間內的一個故事。

 

SARS患者的年齡層比較分散,患者從一二十歲到六七十歲都有,每名患者入院時的情況都不大相同。有很多患者,入院的時候是自己走著來的,但是第二天就突然病發過世,也有的患者,入院後一直搶救,但是後來卻能康復轉院。

 

小奕發現了一個特點,就是,那段時間,在他們醫院,住院的病人中,被分到單數房間的康復機率要遠遠高於被分配到雙數房的病人。換句話說,就是雙數房的病人不知什麼原因,死亡率就是較高。

 

病人的分房,是隨機的,哪有空床位,就分到那個房間。不可能存在什麼特意的調配,但是事情往往就是那樣的巧。

 

當小奕逐漸發現雙數房死亡率高這件事後,就一直期待能有特例打破。直到有一天,一個雙數房被4名已經處於恢復期的病人住滿後,小奕逐漸鬆了一口氣。因為那些病人在留院觀察2周後,就可以陸續轉到康復醫院了。有一天晚上,小奕在經過那個病房的時候,順便進去看了一下,那時候病人都開始準備睡了,但是一個30多歲的小夥子,卻呆呆地坐在床邊,一動不動。小奕過去問了一下:「怎麼了?還不準備睡?快出院了,心情激動地睡不著是吧!」誰知那小夥子表情木木的,轉過身來,對小奕說:「為什麼我覺得我出不了院呢?」小奕一聽,心裡『咯噔』一下。因為那間病房裡的病人幾天來的化驗結果都顯示有明顯的好轉,不知道那個小夥子為什麼那麼說。

 

其實小奕心裡也很不安,她一直對於雙數房的情況耿耿於懷,但是又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這時候,那個小夥子說:「我昨天晚上作了一個怪夢,夢見夜裡有人拉我的手,我使勁想看看他是誰,但是就是看不見,然後就醒了。」

 

小奕聽了心裡很不是滋味,但還是跟那個小夥子說:「你這幾天化驗結果顯示都很正常,不要焦慮,出院之前要對自己有信心,你這種情況,很多病人都有過,只要出院後就沒事了。

 

小奕對這個小夥子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對他呆呆的表情,還有說話的口氣,久久不能忘記。

 

事情就是這樣的巧。

 

ghostbanner-01.jpg

 

就在這次對話的2天後,這個病房的四名病人於一夜之間,病情突然惡化,情況急轉直下,於同一夜裡相繼去世。那個小夥子在搶救的過程中,死死地抓住當時在場的一名護士的手,到死都沒有鬆開。

 

也許這就是巧合,這就是天命。

 

小奕特別羡慕婦產科的護士,可以成天在嬰兒洪亮的哭聲中工作,但是她現在也已經逐漸放下,在工作中追求問心無愧,尊重天命。

 

 

-[完]-

校正/整理      夜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