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裡的月光      音效-褐邊.jpg  

 

 



 

據說,以前有一所大學,校園內有一棟女生宿舍大樓裡面,曾經有一位女生宿舍的廁所上吊自殺。

 

據說,住在這一棟宿舍的女生夜裡都不敢上廁所,很多人都說曾經在廁所裡看見過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孩。

 

傳說中的這一間廁所,是很老式的那一種,從正門進去,先是一個面積不大的空間,空間裡面有一座長長的水槽,水槽的高度大約有半個人高。水槽上有七八個水龍頭,讓學生在這裡洗衣和盥洗。

 

小空間的另一邊,開著一道小門,小門裡面就是公用的廁所,廁所內一共有六個小隔間,分左右兩邊並排,一邊各有三間。小隔間全部由水泥砌成的,每一個隔間都是用蹲的,而且隔間沒有門。

 

前面的小空間,學生都習慣稱為洗衣間,和裡邊的廁所是有區分的。

 

 

 

這一天的半夜裡,某間寢室的一名女生,因為拉肚子,實在憋不住要趕緊上廁所,雖然她不相信廁所鬧鬼的傳聞,確也很怕鬼,不敢上廁所。但是在床上輾轉了好久,終於不能再忍下去了,於是不得已她下了床,一個人畏畏縮縮的,慢慢地朝洗衣間走去。

 

 

 

洗衣間內有一盞小燈,燈光十分微弱,而裡面那間廁所裡則沒有燈,燈已經壞掉了,而且每次修每次壞,一直也修理不好。

 

這個女生走到洗衣間門前先探頭往裡面看看,心裡早已經七上八下。當她硬著頭皮經過洗衣間再往裡面走到廁所門口的時候,只見廁所裡面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她在廁所門口呆站了一下,肚子裡內急的壓力終於使她沒法再猶豫,還是克服了心裡的恐懼,摸黑走了進去。

 

廁所裡雖然沒有燈,但是因為空間很小,她對這裡並不會很陌生,便很自然地摸上右邊第二個隔間—這是她平常在白天裡習慣使用的位置。

 

 

 

從地面到蹲的位置要上一個台階,由於裡面很黑,如果摸進了裡面已經有人在蹲,不但十分尷尬,而且突然間雙方都會嚇到破膽。這個女生在踏上台階之前,很小心地朝台階上看了又看,藉著洗衣間那邊透進來的微光,又故意乾咳了一下,確定裡面沒有人,這才走了上去。

 

小隔間裡雖然沒有門,但是有一道高不及腰的矮門,人蹲在裡面矮門遮住了重要的部位,外面的人只能看見裡面人的頭部,而裡面的人也可以伸長脖子看到外面的事物。

 

可是,這時的廁所實在非常非常的黑暗,根本看不見周遭任何東西,因此這個女生也不能確定在其他小隔間裡,是不是也有人拉肚子半夜跑來上廁所。

 

 

 

她蹲下去之後,只感覺到有一陣涼涼的風從底下吹上來,忽然想到另一個傳聞,說:廁所的茅坑裡,無緣無故會有一隻紅色的手伸出來,找人要衛生紙。

 

她本來是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想起這些事的,但是人的心理就是這麼奇怪,越是害怕,就越是忍不住的胡思亂想,想到全身發毛,更是感覺到陣陣涼意不斷從底下侵襲上來。

 

然後她又忍不住的低頭往茅坑裡一看再看,這間廁所非常老舊,用的不是沖水馬桶之類的現代設備,茅坑也是水泥砌成的。坑裡是一個看起來黑咚咚的大窟窿,越是往下面看越看不到東西,越是害怕裡頭真的有一隻紅色的手突然伸出來,還好這情形並沒有發生。

 

 

 

她為了克制心裡的害怕,便從她所蹲的位置轉頭向外面看,目光游移了一下,雖然四周都很黑,但是洗衣間那一頭有一點點微弱的光線滲透進來,多少有了一點點安慰。

 

她就這樣轉頭朝外看,眼光最先掃過的,自然就是正對面那間隔間。而突然間映入她眼簾的情形,讓她的心猛然地震驚了一下,那一刹那間迸出一身冷汗。

 

 

 

在對面那裡,有一道彎彎的白白的不是很清楚的看起來像女人穿的薄長衫的衣襬一樣的東西,從台階上面由裡向外順著台階拖到下面來,黑暗中可以感覺到那一道白色朦朧的影像,形狀有點像水流一樣的流暢。

 

這個女生心中毛到極點,腦海中似乎忘記了「茅坑裡有紅的手伸出來」這件事,反倒開始擔心起了有關這間廁所裡曾經因吊死的女生而有過鬧鬼的事情。

 

黑暗中她的兩隻眼睛緊緊的盯住著那一束看起來像衣襬又像流水的東西,心想,那確定是真有甚麼東西,或只是自己在黑暗中眼看花了而胡亂想像。

 

可是越仔細瞧,越發現那一道白色的影子好像是布料,越感覺看起來似乎有布料的紋理,又看起來好像布料縐摺起來的層次感,顯然不是眼花看錯。

 

她越是心裡急著要起來,肚子痛得厲害又不能立刻起身就跑,於是心裡想著「冷靜,冷靜,別怕,別怕,世界上當然沒有鬼,不要相信別人亂說的。」她強迫自己鎮靜,不斷的安慰自己。

 

 

 

然後,她又推想也許對面正好也有個女生正在上廁所,但是想著想著自己也覺得不對。如果對面有人,為什麼這一道落下來的衣襬一動也不動一下?為什麼在她進來的時候,對方連個招呼也沒打?

 

女生們膽子小,通常深夜不會上這個廁所,除非像她肚子痛得緊急,就算有人這個時候來上廁所,遇見了同伴,不管對方是不是熟人,總也會打個招呼說兩句話,藉此相互壯壯膽的。

 

還有,如果對面有人,即使是再不愛乾淨的女孩子,穿著這麼白的睡袍,總絕不至於任由衣裙在廁所裡拖地。

 

 

 

想到這裡,她頭皮一陣發麻,腦子開始不受控制地胡思亂想起來,再睜大眼睛專注的看著對面的那片矮門,就怕裡面會突然走出來一個臉色蒼白的白衣女子,又或者從天花板上突然垂下來一雙慘白不見血色的腳丫,在自己眼前搖搖晃晃,那可不是要把自己嚇死??

 

 

 

整間廁所實在是一片漆黑,除了那條流瀉下來看起來很朦朧又很真實的「白色」之外,其他什麼也看不見。

 

這個女生在驚恐的黑暗中眼睛盯得太久了,全身肌肉又僵又緊繃,脖子又酸又麻,但是她的頭連轉向其他地方也不敢轉一下,她害怕轉過去再轉回來之後,面前突然站著一個人,那真的會讓她破膽。她就這樣一直盯著看,看到心裡越著急,肚子裡就越急不了。

 

 

 

為了給自己稍稍壯膽並且分散一下心裡的恐懼,她故作鎮定的想輕輕哼首歌啊甚麼的,可是喉嚨裡又乾又緊,發出來曲不成調的聲音,反而讓四周死寂的廁所內更加的恐怖。連她自己聽得也害怕,只好作罷。

 

然而,對面那一間隔間裡對她發出的聲音一點反應也沒有,這使她更加肯定,對面那裡絕對沒有人。

 

 


折騰了好久,終於解決完了要命的拉肚子,她馬上站起身來,目光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地上的那團白色。但是,當她身體站起來的一刹那,那道白色影子就消失不見了,地面上漆黑一片,什麼也沒有。

 

她嚇得腦門充血,臉色大變,幾乎要立刻轉身就跑。但是,她是個怕鬼又不信鬼的人,她不能想像這廁所真的有鬼這種事。

 

 

 

她呆了幾秒鐘,不信邪的又原地蹲了下去,就在蹲下的剎那,那團白色又出現了,形狀和朦朧的質感與原先絲毫沒變。

 

這一景象讓她立時全身毛孔緊縮,一個寒顫讓她幾乎失去大腦思考,她從上面摸黑跨下來,當走對面的台階前,那一瞬間不知從何而來的勇氣,微微往隔間裡面望了一下;裡面一樣黑暗,空空的。而地上那團白色,自她起身後,也不見了。

 

她在極微弱的光線下,看了看甚至摸了一下,地面上除了殘留的水跡之外,再也沒有別的東西。這個結果,讓她稍稍給自己寬心了一下,她相信剛才是自己眼花了,這裡根本沒有鬼。

 

 

 

因此她認為,廁所裡有鬼的傳聞只是以訛傳訛,如今她已經發現了真相,廁所裡的白影只不過是反光造成的誤解。她必須把事實公布出來,以免人人擔驚受怕,害其他女生都不敢上廁所。

 

但是想了想,反光又是從那裡來的呢?於是,她又回到小隔間裡她原來蹲的位置,蹲下去,果然看到黑暗中白色又出現,起身,白色就消失。她沉住氣,如此試了好幾次,她已經可以肯定這是光的反射現象。只是,那是什麼光造成的反射呢?

 

她邊想邊抬起頭四處尋找光的來源,除了洗衣間透過來一點點不可能造成反射的微弱光線之外,他察覺到廁所牆上開著一扇窗,那窗很高,幾乎接近天花板,銀白的月光從那裡直直的穿過來,她估計了一下角度。月光照射下來,恰好投射在剛才看到白色影子的位置。

 

喔,原來「白色的衣襬」就是這樣形成的,月光灑下來,在台階上形成彎曲的形狀,看起來就像人的白色衣襬。她恍然大悟,是的,一定是這樣的。

 

她一下輕鬆了下來,她想,她讓廁所有鬼的謠傳真相大白了。

 

 

 

只是月光為什麼看起來有那樣的質感?為什有了月光照進來,廁所裡其他的角落還是這麼黑暗,什麼也看不見呢?這女生雖然還有一些疑問,但是她已經強迫自己接受了自己經過判斷的結果,其他疑問不必多想,自我安慰的很快離開廁所。

 

 

 

走在走廊裡,雖然有發現真相的成就感,但是心裡難免還掛著一些疑問。冷風迎面吹來,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導致她的成就感和最後剩餘的一點勇氣在刹那間像河水潰堤一樣,一泄而盡。她顧不得全身寒毛豎起,頭皮發麻,也忘記了全身已經癱軟,三步併作兩步,頭都不回的一聲「媽呀~」淒厲的慘叫奪口而出,拔起腿連滾帶爬的奔回寢室。就在這個時候,整棟樓的人都在睡夢中被她的慘叫驚醒——

 

 

 

因為她突然想起了,廁所裡根本就沒有窗子,自從那名女生在窗子上面上吊自殺之後,窗子便被封死了。還有——今天夜裡根本沒有月光…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