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一直想著你

 

有聲製作 / 夜  帆

 

下課已經快四個小時了,我仍然呆坐在電腦教室裡。

我用顫抖的手點燃了第三十一根煙,大口大口的吸著,又喝了兩口剛買的酒。

「呸,真XX的難喝。」我差點吐出來,但我現在只想麻醉自己,劣酒可能麻醉得更快。

我到底該怎麼辦?

 

「找幫傭嗎?這個怎麼樣?才從中學畢業,想打工賺點錢。」仲介的黃牛口沫橫飛的向我推銷著。

女孩十八九歲的樣子,正怯生生的看著我,一股莫名的感覺湧了上來。「好吧,就是她了,月薪五百,吃住全免,只是洗衣做飯就行。」我付了五十元仲介費後就帶著女孩走了。

 

我今年要考研究所,課程非常緊,女友是我們導師的女兒,她也要考研究所,那沒辦法,只能請個幫傭了,家裡每月會按時匯來三千元生活費,將就點也夠用了。

 

我租的是兩房一廳的公寓,一人一間房,倒也方便。

女孩一回來就開始收拾,整理的挺乾淨,更妙的是飯菜做的竟然都是我喜歡吃的。我那天作了一個好夢,考上研究所後和我們導師的女兒結婚了,我喝得大醉。

 

剛開始兩天感覺女孩還挺好的,只是有時覺得她老是在偷看我,也沒太放在心上,大概是小姑娘對男主人不放心吧,報紙可能看多了。不過這小幫傭長的倒還不錯,一雙眼睛挺有靈氣的。

 

這天,我洗過澡後坐在客廳看電視新聞,感覺她又在看我,我突然想和她開個玩笑,猛的扭身,她卻迅速低下了頭。

但讓我吃驚的是,在她低頭的瞬間,我竟在她眼中看到了一抹幽怨而又熟悉的光芒,我心裡一顫,全身立時覺得發冷,有點像誰呢?

我敢肯定見過這種眼神,但一時卻想不起來。

 

女孩低聲問,「大哥你渴了吧,我去給你倒杯水。」

我呆呆的點頭,暗罵自己的胡思亂想,這怎麼可能。

 

「大哥,怎麼沒見過你的女朋友呢?」女孩的聲音幽幽的傳進耳裡。

我順手接過了杯子,有些神思不寧,「嗯,她正忙著呢!」

「你就談過這一次戀愛麼?」

「嗯,以前還有一個,不過…」我猛然驚醒,扭身看她,「怎麼問這個?」

她把目光轉向了別處,聲音顯得很遙遠,「我想真正愛一個人是很不容易的。」

 

我啞然失笑了,「你還小,不懂。」

女孩定定的看著我,堅決的語氣脫口而出,「不,我比你懂。」

 

一陣衝擊使我驚愕的說不出話了,我終於讀懂了她的眼神,那是我前女友的眼神啊!我自從認識導師的女兒後已經和她分手快半年了,但這女孩比她小了好幾歲,長相也不一樣。

她的眼中彷彿在滴著血,又飄過來一句話:「我還一直在想著你,你呢?可還記得我嗎?」

 

深埋她語中的深情,任是瘋子也能聽得出來,我真的是快瘋了。

我大叫一聲後神志慢慢陷入了虛無中,只是迷茫的聽到了她的歎息聲:「你為什麼不要我,我能侍奉你一輩子,她會比我愛你嗎?」

我終於失去了意識。

 

 

清晨刺眼的陽光將我喚醒,我從床上猛然坐起來,只見女孩笑盈盈的看著我,記起了昨晚,我的面孔不由變得慘白。

女孩感到很奇怪,「大哥你該吃飯了,怎麼了?昨晚睡得不好嗎?

我腦子一時糊塗了,是夢嗎?

夢會如此清晰而印象深刻嗎?

那哀怨的話語,那滴血的雙眼,我……

 

 

我的思緒回到了教室中,我現在已經知道她死了,死了五天了,從女孩偷看我的時候起,已經五天了。

她是病死的,據說臨死前還叫著我的名字。

我知道她是回來找我了

 

我又喝了一口酒,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面,我知道錯了,親愛的,我該怎麼辦?

 

我慢慢走向了四樓的窗邊,遠處一片的漆黑,恍惚中,我看見她對我微笑了。她說:

「我愛你!」

「我也一樣。」我自語喃喃著向她身旁闊步走過去。

 

 

隔日『新聞時報』:X大學生午夜墜樓身亡,死因不詳。

 

【完】

校正/整理     夜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