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午夜場--26

——【真實的靈異經歷,讓你明白,鬼,不是故事!】

 

GHbanner-3

 

紅衣鬼

我的一個朋友叫黃亮,十幾年的朋友。他自幼習武,一米八五的大個兒,又高又壯。

他是個很樸實的人,現在結婚生子,日子過得很不錯。

他從小練拳腳,但他卻是一名古琴老師。他最喜歡彈的曲子叫:憶故人。我們總是感慨,再過個幾十年,就真要開始憶故人了。能做一輩子的朋友不容易啊!

黃亮剛開始學古琴的時候,還是二十啷噹歲的小伙子,跟一名湖北來的也學古琴的朋友建軍在鼓樓合租一間小平房。裡外兩間屋的套間,平日兩個人就彈琴,學習。黃亮沒事就去武館教人家一些拳腳,掙些外快,也貼補些給建軍。

建軍一個人從湖北來北京,隻身一人,分文沒有,只抱著一張琴,平日給人家小孩代課教教樂理知識,掙生活費。

 

黃亮儘管是北京人,但也不願意跟父母一起,倆人一拍即合,跟建軍合租,搬到了鼓樓。

鼓樓的那間小房在一個大雜院裡。房東是個老太太帶著一個傻兒子。老太太跟兒子自己住一個十幾平米的小平房,把這個二十幾平米的裡外套間租給黃亮他倆。一個月300塊錢。

黃亮看老太太挺不容易的,就說:「大媽,要不您倆搬這屋裡住,我和建軍倆大小夥子沒那麼多事,我們住您這屋,房租錢不變。您帶著您兒子,也方便點。」

那老太太挺感動,但馬上說:「不用不用,我跟兒子一直住這房子裡,習慣了,你倆住吧!住吧!」

黃亮也沒多想,高高興興地跟建軍喬遷新居,打掃收拾擇日入住。建軍住裡屋,黃亮住外屋。

剛開始也沒什麼。誰知第四天就開始了。

 

建軍早上起來,跟黃亮說:「以後睡不著覺,也別爬起來拉琴,晚上靜,琴聲聽起來挺響的。」

黃亮一愣,說:「我沒起來拉琴啊!我一躺下就睡著啦!」

建軍說:「不會吧!我做夢了嗎?昨天晚上聽見你外屋,琴響了好幾聲,以為你睡不著,起來拉兩下又睡了呢!」

黃亮沒注意,說:「得了吧!我一躺下就睡著了,肯定你自己做夢彈琴,睡糊塗了。」

建軍一想,也是,這兩天搬家忙活的,估計是做夢。也就沒多想。

這件事就慢慢淡忘了。

 

又過了十幾天,一天晚上。建軍在大半夜裡,腿上突然感覺一涼,那感覺就好像誰在他腿上放了一塊冰。建軍睡眼迷濛中睜開眼睛,他的頭「嗡」的一聲,藉著窗外的月光,他看見床邊上坐著一個男的,穿一身紅衣服,看不見臉,面部是一團黑,正坐在他腿上。

內心一陣無比的驚恐,建軍越慌越感覺腿動不了了,就猛地把腦袋埋進被子裡, 「阿彌陀佛,觀音菩薩…」甚麼的…亂念一通。惶恐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覺得腿不涼了。他還是沒敢鑽出被子,繼續哆哆嗦嗦地念,想起什麼念什麼。盡所能想起的胡亂的念了一個遍。又過了好半天,建軍才把頭露出來,那個穿紅衣服的男的不見了。

第二天,天剛濛濛亮,建軍就把黃亮叫起來,把昨晚的事情說了一遍。黃亮聽了半天沒說話,一口咬定是建軍做噩夢,鬼壓身。還嘲笑建軍,說:「你把能叫來的都叫來了,你說這事兒是讓觀音菩薩先救你呢,還是讓天王老子他老人家先救你?」

 

又過了幾日。

一天夜裡,還是半夜,建軍感覺腿邊一陣一陣的涼,他一下就想起前幾天夜裡的事,不禁一陣恐懼又襲上心頭,他鼓足勇氣偷偷的慢慢的睜開眼皮,啊!差點沒昏過去。

就看見那個紅衣服的男人,站在床邊,一動不動,臉部是黑乎乎一片,啥也看不清,就看見紅色衣角一飄一飄的。

建軍想喊,卻怎麼也出不了聲,這次全身都動不了了。建軍只能再次,心裡念念有詞,緊閉雙眼,過了一會兒,沒感覺了,再睜眼,那個人不見了。

第二天,建軍很嚴肅地跟黃亮說,他要搬走。問黃亮是不是要退房。黃亮說:「你昨晚又怎麼了?」建軍講了一遍。只見黃亮臉色也不對了,就問黃亮。「你又怎麼了?難道你也看見了?」

黃亮說:「我睡到一半,就感覺有人撩我被子,剛開始以為做夢,後來就覺得一陣陣冷得不行,我以為被子被我蹬掉地上去了,剛想要翻身撿起來,一睜眼。看見一個男的,穿一身紅衣服,就像你說的那個一樣,就站在我眼前,看他那姿勢,慢慢彎腰,正是要往我身上坐…我下意識地掄起胳膊就是一拳,那個人就沒了…後來我就再沒睡得著。」

結果,兄弟二人覺得身上一陣冷意,決定找房東談談。

 

ghostbanner-01.jpg

 

黃亮在一再威脅要退租,逼得房東老太太不得不說出了實情。

那房子在這院子裡,這麼多年,沒人敢碰。當這整個院子還在清朝的時候,是個大府邸,解放後分割成了一個大雜院供人居住。但即便這樣,這個大雜院還只是整個府邸的一個東北角。可以想像府邸原先的規模有多大。

傳說那間房以前是用私刑的地方,清朝時就死過人,但這都是傳聞。直到解放後,人們被安置在這裡居住,才發現。先是住進來的一家4口煤氣中毒,死在裡面。後來就是老太太一家,老太太回娘家,她老頭在家被一個闖空門的小賊一刀捅死了,兒子也嚇傻了。從此,就搬到對面的小屋去住,把那間大屋粉刷了出租。

但是租戶們都住不久,生計所迫,不得已,老太太只得不停地往外招租,能租幾個月就租幾個月。

後來,黃亮他倆儘管只住了不到一個月,但給老太太留了兩個月的房租。搬走了。

至於那個穿紅衣服的男人,至今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誰?

 

 

-[完]-

校正/整理      雲山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