繡花鞋—無腳鬼

 

 

從腳步聲她就可以聽出來,「啪達,啪達」的是高跟鞋,阿美的聲音;「咕噠,咕噠」的是男式皮鞋,張強的聲音;「踢踏,踢踏」的是帆布鞋,小王的聲音。

合租的房子就那麼大,四個人,永遠只有高跟鞋、皮鞋、帆布鞋和蔚的繡花鞋。

蔚就是這麼喜歡這種古色古香的繡花鞋。不管是什麼場合、什麼天氣,她都穿繡花鞋。

也許是因為鞋底柔軟舒適。對蔚來說,高跟鞋穿著無論如何都走不了一步路。

前段時間流行復古,阿美曾經對她說過:「咱們來換鞋子穿穿吧!」以為是開玩笑,沒想到阿美真的脫了她的高跟鞋來換。蔚當時就急了,脫口道:「不行!!死都不換!!」

其它人都呆了呆。不過是玩笑吧,幹嘛當真呢?還說出這麼嚴重的話來。蔚真是個古怪的人。阿美尤其尷尬,一張臉紅了又白白了又紅,最後一言不發的看電視去了。

但畢竟都是深諳處世之道的人,就算不能做到面面俱到,表面上的圓滑倒是會的。不出多久,兩個女人又開始說說笑笑,好像剛剛的磨擦都沒有發生似的。

由於前幾天張強彩票中了大獎,所以決定四個人一起去旅遊三天兩夜。這真的是個好機會。阿美充滿了期待,她注意張強很久了,決定利用這次旅行把張強釣到手。張強三十出頭有事業有成,長相雖然一般但是男人味十足。

阿美想自己的障礙只有蔚。這女人平時就一副嬌滴滴的樣子,裝的楚楚可憐誘騙別人,這次難免不和自己抱著同樣的目的。上次還在大家面前讓我下不了台。總是穿那樣的鞋子來裝淑女呢!萬一讓她巴上張強就太便宜她了!哼!管她呢!先下手為強總是沒錯的。

很快到了目的地。一路上車子顛顛簸簸的倒是真的給了阿美不少撒嬌的機會。四個人坐著四個位子,打著三種心思。

阿美的目標是張強。張強可沒把阿美放在眼裡,他的主意和小王一樣,都是鎖定蔚為目標。總是低眉順眼的她溫柔可人,是男人怎麼會不喜歡這種水一樣的女人呢?至於她呢?她望向窗外,白色的沙灘上落滿了紛亂的腳印,海浪一波一波的拍上岸,到處都是女人矯情的尖叫。夏季的海灘並不安靜呢!

反正用的是中獎得來的錢,張強很大方的開了四個標準房間。他當然是有私心的。但每個人都為了四個獨立的房間暗暗竊喜。各人的目的都會因為這樣而更容易達成了。私心??誰沒有私心呢?

雖然是在浪漫的海邊。藍天白雲,碧波粼粼,但是眾人的心好像都有點浮躁。急匆匆的行動起來。張強殷勤的令蔚都要透不過氣來,同時又忍不住好笑,人就是這種動物,為了生殖目的衝動起來連身份都不顧了。那種急色的模樣令人生厭。但是由於是用人家的錢出來旅遊,也就勉強敷衍著。小王甚至連交鋒的機會都沒有就敗下陣來。而阿美也只有站在遠處氣的跺腳的份了。

夜幕終於降臨了,夜的來臨慢的讓人心焦。好不容易看見海平線上的太陽一點點沉下去,最後的一點金光也被黑暗吞噬後,天黑了

房門悄悄的打開,阿美穿著半透明的睡衣就閃了出來。迅速的竄到了張強的房間前。「嘟嘟」敲了敲,沒有反應。再敲敲,還是沒有反應。裡面似乎是沒有人的樣子。

一股怒火猛然竄上阿美的心頭:他不在房裡,還能去哪??一定是去蔚那個賤人的房間了。

 

憤怒瞬間控制了阿美,好不容易逮到的機會怎麼能白白喪失??好吧!就算是他看上你,我也不會就此罷休!!難道就讓你揀現成的便宜??我得不到的東西,你也別想完整的吞下去!!

阿美怒氣沖沖的撲向蔚的房間,正要敲門。門居然是虛掩著的。

怎麼這對狗男女偷吃也不關好門?阿美疑惑的推門進去。房裡一個人都沒有。一切都像從沒有人進來過一樣所有物品都是整整齊齊,絲毫沒有被人動過的痕跡。一點痕跡都沒有。

阿美忽然覺得有股涼意從腳底升起,漫延到了全身。她打了個冷戰。她猛一回頭,蔚出現在眼前。夜色清冷的布在她臉上,發著幽幽的青光。她面無表情的站著

阿美覺得雞皮疙瘩都站了起來,顫抖的聲音從她的嘴裡吐出來,連她自己都奇怪為什麼自己那麼害怕:「你你要幹什麼?」

蔚向後退了一步,邊鎖門邊問:「幹什麼?這話應該我來問你才對。你來我房間幹什麼?」聲音冷冷的沒有一點感情。

阿美不敢盯著她的眼睛,把視線移到了她的腳上。紅色的繡花鞋,金線繡花,華貴的和她的衣服不相稱。冷冷的月光灑在這雙鞋上,紅色變的發紫。咦?看上去怎麼覺得有點黑點?斑斑駁駁的布在鞋面上。蔚從來不會讓她的鞋弄髒的啊?!

「我問你來我房間幹什麼?」

她又問了一遍。

「我我睡不著就來看看你睡了沒有...想和你聊聊天

完全沒有說服力的回答。難道穿著這種半透明的睡衣來找她聊天嗎?但情急之下,實在想不出什麼借口了,擅自進入別人房間的確是自己的不對,所以才這麼心虛。對,我不是害怕,我只是心虛而已

可是她竟然笑起來,好像是相信了阿美的謊話。走上前去,微笑的執起阿美的手。

被她的手一碰,阿美緊張的全身肌肉一跳。反應過來自己的失態,反而有點不好意思起來。蔚看上去沒什麼敵意的樣子。

阿美隨她坐到床沿,蔚在她耳邊輕輕的說:「聊天嗎?好啊!你想聊什麼呢?」

她的聲音輕輕軟軟,絲一樣撫摸著阿美的耳垂。身體都酥軟了。懶懶的什麼話也不想說。

「我知道了,你想問我張強的事情對嗎?呵呵,你喜歡他吧?」

她的手涼涼的,慢慢摩挲著她的腿。好舒服她緩緩的躺到床上,只覺得身體完全放鬆下來,幾乎不聽自己使喚了,鞋也被褪下了。恍惚間只聽到她說:「你想穿穿我的鞋嗎?」

「我的繡花鞋哦!你以前不是想和我換鞋子穿嗎?」

「那就讓你穿穿看吧!雖然今天已經好飽,不過,沒關係呢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嘛呵呵

迷迷糊糊的聽她說話,意識裡似乎被針扎了一下,突的跳動過一個念頭。但是什麼呢??只懂問了一句:「什麼好飽?」

還沒聽到回答,她的繡花鞋已經脫下來了。

阿美聞到一股腥氣,忽然想吐。不能吐在床上啊,雙手撐起身體,上身趴到床沿上。似乎有到什麼不對勁??努力集中注意力,一看。

就這么一看。阿美整個人都打了個寒顫,清醒了。

那是一雙什麼樣的鞋阿!鞋口上不,是血口才對。居然有白森森的牙齒,甚至還在蠕蠕而動,向外散發著一絲一絲的腥氣。蔚的臉上笑盈盈的,正抓起她的腳往那猙獰的血口中送去。

「啊!!!」阿美尖叫一聲,拼命掙扎的想縮回腳,但是蔚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她的掙扎只是徒勞而已。忽然猛的一拉,阿美啪的摔在了地上。

蔚浮在阿美的眼前。浮??為什麼是浮著的??她的腳呢??

她裙子下空空蕩蕩,一雙腳不知所蹤。

「你你的腳呢?」驚訝甚至掩蓋過了害怕,阿美脫口問道。

「嘻嘻,奇怪嗎??我本來就沒有腳阿。但是為什麼平時我會有腳呢??呵呵…..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她抓著阿美的腳,一下送到鞋口中去。「啊!!」阿美撕心裂肺的慘叫著,雙手無助的在空中亂揮亂抓。由腳開始,身體一寸寸的被那紅色的繡花鞋吞噬了進去。疼痛雖然劇烈,可是聽覺卻特別的敏銳。耳邊仍然清晰地聽到鞋子咀嚼時的「喀吱,喀吱」聲。

「呵呵呵,別急嘛,剛剛才吃過兩個,又餓了嗎?慢慢吃

「你知道了吧,因為你馬上就要變成我的腳了。」

無腳鬼。古代傳說中的索命鬼之一。本來無腳,吃人之後將精血幻化成它的腳。

 

文章轉自   鬼故事網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