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陰間的長廊13

 

 

 

聲音製作/ 夜  帆

 

小時候奶奶帶我去算命,那個算命先生說我的命很陰,大抵上就是說容易招來鬼魂。奶奶很不高興,於是轉頭就要走,那算命先生卻找她要錢,奶奶是不太願意給,那先生卻說,他講的話是真的,因而一定要付錢。

奶奶反正最後是相信了,於是從小我就帶了一只長命鎖,但只是上了高中以來,我就不再把長命鎖放在身上了…

 

那天父親很高興,臉上掛滿了笑容,一進門就說:「分到房子了,是新樓!」媽媽放下手中的活,雙手摟住父親,臉上迸出了淚水,我知道,媽媽的高興,在終於擺脫這漏水的瓦房

奶奶耳朵已經不中用了,聽不清我們的對話,只是從我們的表情看得出來,家裡有好事情發生。所以她從原來躺著的床上下來,好奇的問了問。知道了緣由後,奶奶也非常的高興,於是第二天給了爸爸媽媽,還有我,每人一個紅包,她說這叫喜上加喜

可是,卻沒想到,就在我們搬家的前一周,奶奶就過世了。全家人都沉陷在悲哀的情緒之中,但家還是要搬的。

 

 

新樓挺高的,足足有15層樓高,但要把傢俱搬上去卻不容易,父母只好請了搬家公司來幫忙。其實,不用說傢俱,人上去也夠困難的了。原因就是電梯還沒開放使用…

 

說起來,我也真不喜歡使用電梯,因為總覺得有恐懼感,好像隨時有掉下來的感覺。人的生命可只有一次。每每想到這,我就想起了奶奶,她是從我小就最疼愛我,可是,人卻走了。原本給奶奶準備的房間,空蕩蕩的只供了一張灰白色的遺照在牆上。

家是住在14樓的,父親總嫌我爬樓梯爬的慢,總說:「嘿,我都到家了!你還在12樓磨蹭什麼?」

我覺得很可笑,我都已經爬到13樓了,父親老是以為我還在12樓。

按理來說,13樓是我們的樓下鄰居,和我們家是關係比較密切的,可是父母拜訪了15樓,又拜訪了12樓,唯獨就13樓不去,這是讓我感到很不解的。

不過,管他呢?我想我是一個比較自閉的人,不會和他們有任何瓜葛。

每次放學回來,總是六點多的時候,父母都要加晚班,這時間通常不在家,只給我留下了飯菜,讓我自己解決晚餐,於是偌大的屋子裡就剩我了。原來夏天白日長一些還好,但剛剛一入秋,太陽出的短,這裡黑夜的時間便來得早了。

 

九月底的一個晚上,在我們搬進這棟樓的第五周之後。我放學回家,顯然,樓梯間一片漆黑,我真不明白,為什麼這棟大樓的管理這麼差。讓我摸著黑爬著梯道走過了十三樓,將開自己家門的時候卻發現鑰匙竟然遺忘在樓下的儲藏間了,於是沒辦法,又折回去拿鑰匙

走過十三樓,墨黑色的走道中,隱約聽到有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我把耳朵貼在東側這一戶的門上,裡面的確是有聲音的,好像是鐵鍊拖地的聲音—那會是什麼呢?我問自己。

四周寂靜無聲,東門的鐵鍊聲逐漸地向遠處消逝,彷彿是犯人被押上了刑場一樣,越走越遠。

我對自己這個幼稚的比喻覺得好笑,什麼越走越遠,房子空間一共才幾十坪這麼一點大,能走到哪去呢?我正在對自己笑的時候,卻冷不防聽到東側屋裡傳來一句:「鄰居,進來看看呀!」

漆黑中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讓我驚嚇不已,立刻拔腿便跑,下樓拿了鑰匙,便趕忙回家。氣喘吁吁的經過十三層樓的時候,我放慢了腳步,又聽到西側那一戶的地方有鐵鍊的聲音漸漸向這裡靠了過來,慢慢的,那聲音越來越近。

黑暗中,我就感覺他正在我的對面,我問道:「是誰?」沒有人回答我,鐵鍊仿佛繼續在地上拖著前進,到了我的近前穿過我的身體,然後進了東側那一戶屋子。

我有一種不可名狀的恐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因為不管是西側還是東側,兩邊屋子的門都沒有開。

 

第二天醒來,已是早晨八點了,我心想,自己肯定要遲到了,幸虧父母下早班還沒回來,趕快收拾一下,立刻匆忙的走了。下過二十級台階,來到十三樓的拐角處,我突然浮現出昨日夜裡的奇遇。

我仔細端詳了一下東側屋的門,上面沒有貼門神什麼的,也沒有很漂亮的花紋雕飾,甚至連貓眼都沒有。對!甚至連貓眼都沒有那麼,裡面的人是怎樣看到我的!

「鄰居,來了就進來坐坐嘛!」天啊!又是像昨天那個聲音,我嚇得往後退了一步。「門開了,自己進來吧。」

  

我戰戰兢兢的往發出聲音這邊向前走,才走到門前,門就自己打開了。

房子裡面很黑,伸手不見五指,好像窗子都用厚重的黑色窗簾包起來了似的。裡間裡亮了一盞血紅色的燈。裡面肯定有人,我告訴自己。

於是就走了進去,就在那一刻…嘭!門自己扣上了,門發出沉悶的碰撞聲。我趕忙轉過身子去推門,可是門卻怎麼也開不開。

我穿過狹長的中間那間房間,推開裡間的門。只見房裡面有一個身穿紅色衣服的女人對著鏡子正在化妝,但由於背對著我,我一點也看不到她的長像。

在我正徬徨猶豫間,突然她開始扭動脖子回頭來看我。但但是,她的脖子竟然扭轉了180度,身體一動也不動。我的心裡受驚嚇程度霎時達到了極限,然後就暈了過去。

 

有鐵鍊的聲音,很近,好像就從我耳邊過去,慢慢的,消失在遠方…我感覺頭痛得很厲害。但還是努力的睜開眼睛,這是哪裡?十三樓?我問自己。

可是,映入眼簾的一切景像告訴我,這裡肯定不是十三樓。前後左右都是看不到極限的大空間,遠處又飄了迷濛的霧,整個還是那樣的黑。

後方又傳來了鐵鍊的聲音。慢慢的,慢慢的,靠近了我。我終於看清楚了,那是一個老人,他的腳被鎖了鐵鍊。

此時我的心中的大石頭一下放了下來,感到一些安慰,畢竟這裡並不只有我一人!

 

於是我走了過去:「老伯伯,這是哪裡?」那老人疲憊的看了我一眼:「陰間,別打擾我,我還要趕路。走過這段路,就好了。」說罷,就往前一直走去。

「陰間?別開玩笑。」我對自己說道,要知道我還年輕,還沒到死的時候。

「心兒。」我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小名—是奶奶!

奶奶從霧中一點一點的顯現出來,我興奮極了,但又不敢向前靠近。奶奶步履蹣跚的走了過來,很詫異的說:「剛才聽到一位舊友說看到一個少年,我很是奇怪,就過來看看,竟然沒想到是你。」

那絕對是奶奶,這樣慈祥的聲音沒有第二個人有。

「這地方不是你來的,趕快回去吧!」

我撲進奶奶的懷抱,道:「奶奶,想死你了。但我也不知道怎麼進來的。」

她笑了,擁緊了我,道:「乖孫子,不要想那麼多了,聽奶奶給你唱支曲子。」

奶奶開始唱了,我一聽就知道這是小時候她經常給我唱的催眠曲。但不知怎麼,聽到它,就讓我好像感到時光倒流一樣,眼前浮現了好多以前的光景,慢慢的,竟有些睏意,睡著了…

 

 

鬧鐘刺耳的聲音在耳邊乍起,母親跑了進來把我從床上叫了起來:「再不起來,遲到了呀!」我恍忽的記起,母親應該在凌晨就下晚班了。

我懶散的從床上起來,母親給我端來了牛奶和麵包,我怔怔的問她:「媽?十三樓住的是誰啊?」

媽媽很奇怪的望著我:「我們這兒,那來的十三樓啊?你沒聽你爸說?十三這個數可不吉利,所以,房子蓋好的時候,跳過十三,十二樓再上就是十四樓啦。」

一下間,我震驚得啞口無言。

 

後來,班裡的「小巫仙」跟我說:「莫須有的十三樓是通往陰間的長廊,命中帶陰的人就會走進去。可究竟如何誰知道呢?反正我不住在13樓…」

從此,我進出家門決不再爬樓梯,不能不走樓梯的時候,爸媽帶著我走。對了,忘了問你,你家住幾樓啊??

 

嘿嘿...故事完了??還沒耶,更刺激的還在後頭。不過,你要到留言框裡留了言才看得到

 

[]

文章來源:網路               校正/整理:夜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