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兩則

 

你到底要扯幾次?

這是我上中學的時候發生的事,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害怕。

我們上課的教學大樓,廁所和教室是分開的兩棟建築,用一條大約十米長的走廊將它們連接起來。因為走廊不是很長所以沒有燈。

一樓的走廊外有兩個墳,沒有墓碑。據說當年學校蓋教學樓的時候,一家姓張的住戶說什麼也不肯搬走,最後政府出面做了協調,答應他們絕不移動這兩座墳墓,他們才肯妥協。

 

那個時候我們班有個叫「許二」的同學,讀書倒是很用功,但是成績卻不怎麼好。每天晚上他都是自習到最後一個才離開教室。

期考的前一天,他照常在教室自習,突然拉肚子,於是他趕緊往廁所跑。跑不到一半路程,他感覺馬上就要「爆」出來了,剛好走廊那邊又沒燈,於是他就乾脆在墳墓邊就近解決了。

 

一陣風狂雨急之後,終於完事了,他剛擦完準備起身,肚子又翻攪了起來,於是他只好又蹲下。突然他覺得屁股癢癢的,他想可能是地上的草搔著吧?

於是用手一抓,但是怎麼扯也扯不斷,只好往旁邊一推,但是一會兒屁股又癢起來,他還是用手一抓…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過來:「你到底要扯幾次啊,我很疼呢!」這聲音把許二嚇得腿都軟了,想站但是站不起來,從額頭到背後直冒冷汗。

他緩緩把頭往後一扭,除了兩個墳包什麼都沒有,他剛想鬆口氣以為是自己嚇到了自己,結果聲音又傳了過來:「你往後看幹什麼?我在你下面呢!」

許二這下回過神了,頭皮一麻提了褲子就跑,一直跑到宿舍。他想這下總該沒事了吧。

結果那可怕的聲音又來了:「你把我帶到這兒來幹什麼?」許二回頭一看,一個黑嚕嚕人頭一樣的東西漂浮在空中,它的頭髮很長很長,其中幾撮就抓在自己的手上……

 

 

酒鬼打劫

劉四回是一家酒類批發店的老闆,就像那個什麼「XX桶」之類的。他憑著勇氣和機智一步一步的白手起家,十年裡打下了現在的規模。雖說自己當了老闆,但是他還是自己上山下海去送貨收款,絕不肯把這些事情交給別人做。

 

一個秋天的下午,他像往常一樣,開著小貨車去鄉下送貨。本來送了貨就該回來了,可是這天客戶家裡殺了一頭豬,非要留住他吃一頓。

等到他吃飽喝足,開車往回城的路上走,走到路邊一座廢工廠邊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他回想著下午打碎的那瓶白酒,心裡隱隱作痛,那可是好幾十塊錢啊。雖然他一天能賺好幾百塊,仍然萬分心痛。

突然,他感覺一陣內急。就下車去小便。

由於是一條鄉間道路,又沒有路燈,所以根本沒有別的行人,很長時間也過不來一輛車。

 

一陣涼風刮過,樹上的枯葉沙沙的響著,有的葉子成片成片的落下,輕輕的飄向地面。天上的星星都躲到雲層裡去了,月亮也不見蹤影。

小貨車昏暗的車頭燈光照在路邊那座廢工廠的大門上,投出一個古怪的影子,像一張大大的嘴。說是大門其實早已廢棄多年,門早已被不知哪裡的頑童拿去換糖吃了。

 

在劉四回準備回車上時,他看到了一個人站在車門邊,他納悶道:這路上沒見人啊,哪裡冒出來的?於是他朝著車門走去。

這時他聽到了一個聲音:「小子,把你車上的酒留下,人滾蛋。」劉四回一愣,想是碰到搶匪了。他一邊四處看了看,一邊抽出自己的皮帶拿在手裡。

那人這些看在眼裡,似乎楞了一下,然後說:「嘿嘿,小子,你走近看看我,再決定打不打也不遲。」說著,身影刷的一下就飄到了劉四回的眼前。

劉四回看到了一張臉,這張臉上,皮包著骨頭,眼窩深陷,看不到眼珠,鼻子塌了,兩個孔黑乎乎的,嘴斜咧著,好像閉不上似的,露出裡面一顆顆牙。再往下看,是脖子,不,也不像是脖子,倒像是一根棍子上面包了一層皮,直愣愣的頂著頭顱。

劉四回轉身就跑。這鬼倒也沒追,只是在那裡嘿嘿的笑。可是沒跑兩步,他就定住了,因為他看到了另外一顆頭顱,這顆頭顱是兩半組成的,只是上半部和下半部擺錯了位。

然後他感覺背後有什麼東西飛了過來,接著後腦勺一陣劇痛,就暈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可憐的劉四回醒了過來,他隱約聽到有人講話,聲音很熟悉。不對,應該是鬼講話。他沒敢動,就在那裡靜靜的聽。

其中一個鬼講:「老哥,咱倆死了有十幾年了吧,連一滴酒都沒沾過。這回咱倆喝個夠,不醉不歸。」另一個鬼說:「不能多喝,一人再喝一箱,別誤了時辰,否則又要躲在這個破屋裡不見天日了。別忘了,咱倆當年是怎麼死的了。」

「來乾了這一瓶,提當年幹嘛,我不就是喝的多了,下雪了,凍死在這條路邊。」然後是一陣咕嚕咕嚕的喝酒聲。

「這酒不錯,我乾了啊,想當年咱倆就是老夥計,你死了沒幾天,我就因為喝了酒騎車被撞死在路上。」

「是啊,咱哥倆還真有緣,死了還能做伴。」

「來,乾了。」

 

劉四回在那裡裝死,鬼倆你一瓶我一瓶,我一瓶你一瓶的,一會兒就喝掉了三箱酒,劉四回那個暗想真心疼啊!

忽然,劉四回聽到了呼嚕聲,他偷眼一瞄,一個鬼躺在地上睡著了,另一個鬼獨自拿個瓶子在那裡喝。

又過了一會,那個鬼也躺下了,一動不動的打著呼嚕。

 

劉四回一個翻身爬起來,像兔子一樣,衝進了車門。他起動了引擎,一腳油門準備走時,他看到了路邊一箱鬼們沒來得及喝的酒。他猶豫了一下,看到倆鬼都一動不動的,鼓起勇氣躡手躡腳的去把那箱酒搬回車裡。

 

當他抱著酒到了車門口的時候,背後傳來了聲音:「不准偷我的酒。」啪的一聲,劉四回手裡的酒掉到了地上,估計是摔了個粉碎。他轉過身,一看,倆鬼還在那裡躺著,有一個鬼好像在做夢,嘴裡說著:「別偷我的酒。」

劉四回心裡那個恨啊!明明是你們搶我的酒,做鬼也不能這麼沒天理吧。我跟你們拼了。

 

劉四回抓起路邊的一根棍子就朝倆鬼衝了過去,這棍子就是剛才打暈他的那根。到了跟前,鬼還沒動靜。他使勁的朝其中一個鬼砸去,鬼叫了一聲,睜開了眼睛,但是一動也動不了。

劉四回不停的朝那個鬼身上打去。鬼不停的變化著,先變成一幅骷髏,然後變成老虎,再變成蟒蛇,可是無論他變成什麼都只有挨揍的份。

最後,鬼被打的實在受不了了,就說,他也喝了你的酒,你怎麼不打他?劉四回眼一瞪,打就打,誰怕誰。棍子就朝另外一個鬼身上掄去。

另外那個鬼哎呦一聲,然後就破口大駡:「你他X的,自己挨揍就算了,幹嘛拖我下水,不講義氣。」

「哎呦。哎呦。」劉四回左一棍子,右一棍子打得倆鬼哭爹叫娘的,不停的哀求。

 

打了一會兒,劉四回打累了,他想,以前不是有個人捉了個鬼,那個鬼變了個羊被賣了,我為啥不能把他倆賣了。他又一個鬼打一棍子,然後說:「你倆變成羊,算是賠我酒錢,要是不同意,我就一個再打一百棍,然後等天亮了,把你倆扔到太陽下遊街。」倆鬼連聲的說好,然後變成了兩隻羊。

劉四回到車上找了根繩子,羊腿一綁,往車上一扔。開上車就往城裡跑。

 

車子一路無事,再有一會就到城裡了,這時劉四回想到,去哪裡賣羊呢,不對,我把鬼當羊賣了,這不是坑人嗎?這羊肉不能吃吧。

他停下車,從車上把兩個鬼搬下來,正好路邊有個水塘。只聽撲通撲通兩聲落水的聲音。劉四回大聲說:「把你倆扔下去清醒清醒,損失的酒就算我倒楣。」

 

劉四回開著車揚長而去,留下倆隻被綁了腿的羊在水裡一蹭一蹭的掙扎。

第二天早上,有熟人看到劉四回車上的那根繩子被丟在了水塘裡。

 

再後來,坊間裡都傳開了劉四回打酒鬼的故事。

 

[]

資料來源:網路              校正/整理   夜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