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號女生宿舍       

那個學校的女生宿舍之所以會出名,完全是因為其中一個寢室。

傳言在五年前,有一個女生因為憎恨男友的背叛而在寢室裡跳樓自殺。從那事件以後,五年中聽說不斷有女生在那個房間跳樓。有人說是巧合,也有人說是那個女生的冤魂在作祟。可是,學校卻否定了這一連串事件。但兩年前的一個夜晚,確實有一個女生從那個房間的窗戶跳了下來,當場摔死在眾人面前。死者自殺的原因至今仍未查明。

今年春天,我轉來了這個學校,住進了這棟神秘的女生宿舍樓,住進了這個房間-404室。

我提著行李走在校園裡,心中有幾許興奮,因為今天是我第一天報到。這個學校的環境真不錯,剛剛翻新的教學大樓整齊地矗立在一片濃綠之中,樹蔭下是乾淨寬廣的大道,大道旁的花壇裡整片整片的鬱金香競相開放著。也許是剛開學吧,大道上來來往往的學生還真多,不過並不擁擠。我心情很好地邊欣賞風景邊向前走。這個學校真大呀,一條路看不到盡頭,滿眼是絢麗的花花草草。我停下腳步,怎麼還沒有看見宿舍樓?該不會是走錯了吧?

正巧有個女生經過,我忙迎上去:「同學,請問第四宿舍樓怎麼走?」

「那邊。」她滿不經意地手指著前面,「看到那個白色的頂了嗎?那裡就是女生宿舍樓。」

我順著她指的方向望去,綠蔭中確實有一些白晃晃的房子的影子。「謝謝。」我剛要往前走,卻被她喊住:「你等等!」

「什麼事啊?」我回頭。

「你剛才說你要去幾號宿舍樓?」

「四號啊。」

聽我說出「四號」,她的神情似乎有點緊張:「那,那不能往這條路走,那邊只有一到三號宿舍樓,四號樓在另一邊。」她用手指著左邊的一條小徑。

「呃?」我被弄糊塗了。

她看我一臉茫然的樣子,歎口氣道:「算了,從這裡到四宿挺遠的,我帶你過去吧。」

我感激地點點頭:「麻煩你了。」

這個女生挺好,還幫我提了一袋行李。攀談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李娜,是大四的學生,住在二宿。

「我不懂,為什麼四宿會建在這裡?」一路上東拉西扯的,我還是忍不住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李娜怔了怔,回答:「聽管宿舍的阿姨說,我們學校原本只有三棟女生宿舍,大概因為我們是理工學校,男生特別多,光男生宿舍就有十二棟。後來,不知怎麼的考入我們學校的女生猛增,學校不得已只能再蓋一棟宿舍樓。可是,原來宿舍樓那邊沒有空地了,所以女生四宿只好蓋在學校最後面的一小塊空地上。」

「原來是這樣。」

李娜帶著我七拐八拐的,她說這是到四宿的捷徑。一路上都是羊腸小徑,小道兩旁是參天的大樹把頭頂上方的天空密密實實地遮蓋住了,偶有幾縷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落下來。我注意到四周沒有路燈,我想,晚上這裡一定伸手不見五指。

穿過一片樹林,眼前赫然出現一棟老式的工房,不高,只有四層,是用那十分土氣的淡綠色油漆刷的外牆。我們正對大門口,門口掛著牌子:第四宿舍。

「就是這裡了。」李娜停下腳步。

我接過她手中的行李,感激地謝了她。望著那黑洞洞的大門,我的心中隱隱掠過一絲不安。

「怎麼了?」李娜推了我一把,「幹嗎發呆啊?」

「這房子

「是很舊的樓了,去年學校翻修宿舍樓,竟然把這裡的四宿忘記了!所以那邊的三棟和男生宿舍全翻新了,只剩下這棟四宿還是七年前的樣子。」也許是我無奈的表情引起了她的同情,她拍了拍我的肩安慰道,「你是剛轉來的,只能住在這裡,到了大三,就可以搬到那邊去了,忍耐一下吧。」

「謝謝你,學姐。」

「不客氣。對了,我還沒問你住哪個寢室呢?」

我從口袋裡掏出分配表看了看:「是…404室。」

我看到李娜的神色明顯變了,那分明是害怕,她在害怕!可是,為什麼呢?為什麼一聽到我說「404室」,她就害怕呢?

「學姐,有什麼問題嗎?」我疑惑不解。

「沒沒有。」李娜定了定神,湊到我耳邊低聲說,「難道你沒有聽過傳言嗎?」

「什麼傳言?」

「就是關於404

突然,一個嚴厲的聲音打斷了李娜的話:「你們兩個,鬼鬼祟祟的在幹什麼?」

我和李娜嚇了一跳,回頭,只見一個四五十歲的女人正插腰看著我們。看樣子,應該是宿舍管理員了。在我以前讀書的那所學校,裡面的宿舍阿姨也是這般年紀,這副兇神惡煞的表情。大概,所有大學裡的宿舍阿姨都是這副德性吧。

果然,李娜叫了一聲王阿姨好,然後同情地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王阿姨看了看李娜遠去的背影,轉向我:同學,你是新來的吧?到我這裡登記領鑰匙,別慢吞吞的!」

我在心裡歎了口氣,雖然對李娜剛才沒說完的話很感興趣,但現在只好跟著這個凶巴巴的阿姨走了。

辦完了一切手續,這個嚴肅的大媽冷冰冰地告誡我:「晚上10點鐘以前必須回到樓裡,我們要鎖門的。」

我傻傻地點頭,初來乍到,什麼都要先聽著。大概她見我還老實,就轉過頭幹別的事去了。我暗暗鬆了口氣,提起大包小包朝走道裡走去。

404室啊我心裡叨念著。我發覺即使是白天這樓裡也是十分昏暗,也許是太老舊的緣故,樓梯口的燈都很殘破,光線忽明忽暗的,彷彿總有個影子在你頭頂上晃動,讓人感到不舒服。想到以後三年我就要在這裡生活了,心中不免感到幾許悲哀。現在唯一指望的就是我的室友可以盡如人意。

好不容易爬到頂層,一條狹窄的走廊黑漆漆地鋪在我面前。這個樓層很安靜,安靜得不像一個寢室樓。我小心翼翼地挨著門牌找去,401402403……404室!是這裡了!這個房間在走廊的中間,和其他寢室一樣沒什麼特別。灰色的門虛掩著,我定了定神推開門。

房間並不大,四四方方的就像任何大學裡的寢室一樣。一邊是四張連著櫃子的桌子,另一邊是上下鋪的床。不知是因為窗子朝北還是因為別的什麼,房間裡是光線很差,似乎還有點冷,四月天裡我竟然打了一個冷顫!還好,最靠門的那張桌子前坐著一個女生,此時,她已經轉過頭直愣愣地打量著我。

「對不起,我是新來的轉校生。我叫安琪拉。」我對她笑了笑,並被她的漂亮所吸引。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美麗的女孩子。

不過,這個絕世美女倒沒有什麼反應,只用手指了指旁邊的桌子,冷冰冰地說:「你的位子在這裡。」

我心中無奈地歎了口氣,走到那桌子前開始整理行李。那冷漠的女生拿出鏡子梳起頭髮來,我從鏡子裡看到她秀美的臉龐。我讀的是影視表演專業,我想,像她這樣有資本的女生肯定是班裡的佼佼者,前途無量。

「阿芳,你在嗎?」隨著一聲叫喊,門外又闖進一個女生來。天啊,我感歎命運的不公,這個女生的相貌簡直就是天生的明星,完美得無話可說了。同時和兩個美女在一個寢室,我開始有點不自在了。

後進來的女生看到我,熱情地拉住我的手說:「你就是安琪拉吧?我叫高玟玟,你叫我玟玟就可以了。一直想著你能快點來,寢室裡只有三個人悶也悶死了!」

然後,玟玟熱心地幫我理東西,還告訴我一些學校裡要注意的事項,她的開朗活潑我們很快成為了朋友。可是,先前那個女生始終沒有加入我們,也沒有說一句話。同是美女,性格卻天差地別。

我小聲問玟玟:「她是叫阿芳嗎?」

「阿芳?」玟玟咯咯地笑了,「阿芳是我們另外一個室友,她的名字叫蘇可沁,自以為是的很!」

玟玟說得很大聲,我還來不及阻止她,就聽見蘇可沁氣憤道:「自以為是總比某些人亂搞關係好。」說完,她就離開了寢室。

「你!」玟玟氣不過,想追出去,我一把拉住她:「算了。」

「她就這個德性!她以為她是誰啊?」

我苦笑,這兩個女生看來相處得並不好,可見我以後的生活一定不得安寧了。

後來,我在食堂才認識阿芳。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不過和美女級的玟玟,蘇可沁比起來就很普通了。她不像玟玟那樣開朗也不似蘇可沁那樣冷淡,是一個溫溫柔柔的女生,有好聽的聲音。她偷偷告訴我說,玟玟和蘇可沁的關係很不好,因為兩人都是系裡的才女,有一大堆男生追捧著,誰也不讓誰。

總之,有了我加入的這個404寢室,除了偶爾的吵鬧外並沒有發生什麼事。平靜的日子使我淡忘了那些傳言,可是一個月後,我第一次在這個房間裡看到了異象!

那是一個月色很好的夜晚,玟玟去約會了,我們三人自修完回到寢室,和平常一樣梳洗完就上床睡覺了。迷迷糊糊中,我竟然感到一陣發冷!現在是四月天啊,沒有開電扇,還蓋著被子,怎麼會冷呢?而且,我覺得被子裡涼颼颼的是一種陰冷。突然,我清醒了不少,拿過身邊的手錶一看:剛過了午夜。

我的床是對著窗子的,我能很清楚地看到月光透過玻璃灑在窗臺上,只一眼,我差點叫出聲來,那窗臺上分明站著一個人!

那是一個女孩子,有著美好的身形,頭髮長得不可思議,我能看到的就是她的頭髮。她是誰?我慌亂地看向周圍,除了還沒有回來的玟玟,蘇可沁和阿芳都很安靜地熟睡在自己的床上。那麼,我眼前的這個女生是誰呢?

「嘿嘿」我聽到毛骨悚然的笑聲從她那個方向傳來。我幾乎快停止呼吸了!「嘿嘿嘿嘿」她一直在發出那樣怪異的聲音,周圍的空氣更陰森更冰冷了!

我忽然想起關於404寢室的傳言,難道,眼前的女生會是這時,她突然回頭,天啊!她的臉竟然插滿了玻璃碎片,在她長髮下面是無數的傷痕和正潺潺流出的鮮血!她用插著鋒利碎片的眼睛看著我,我能清楚看到她左眼下方一顆黑痣。在我尖叫出聲的同時,她從窗戶跳了下去!

「小安!你幹什麼呢?」寢室的燈大亮。

我感到手臂被人用力抓住,回頭一看,是玟玟!

「我剛回來就看你這樣子,你想死啊?」玟玟氣喘著大喊。

什麼?死?我看腳下,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我竟然站在了窗臺上,一隻腳正想跨出去!怎麼會有這種事?我怎麼會想要自殺?玟玟扶著驚魂未定的我從窗臺上下來,此時,阿芳和蘇可沁已經醒了過來,正疑惑地看著我。

「大半夜的,你叫什麼?」蘇可沁揉著惺忪的眼睛責怪地說。

阿芳走過來扶我坐下:「你沒事吧?」

「我我看到了有一個女孩」我只感到思緒一片混亂,說出的話也開始語無倫次起來,「她窗臺上跳下去了!」

「什麼女孩?」玟玟探身看了看樓下,「什麼也沒有啊。我回來的時候就看見你一個人站在窗臺上。我看你是不是在做夢啊?」

是做夢嗎?我知道,除了我,沒有人看到那個女生,所以也沒有人相信我說的話。而且,我確實也不能肯定那是不是我的幻覺。

後來,她們見我沒事了,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很快,我聽到了玟玟打呼的聲音。可是,我卻怎麼也睡不著了,我一直死死盯著那個窗戶,生怕又有什麼出現在那裡。不過,第二天醒來,我才知道,我還是睡著了。

我沒有再提起昨晚的事,我決定自己去調查。404室,究竟有什麼秘密?我想到去找李娜,那天她似乎要說什麼,可見她一定知道一些事情。

我特地趕到二宿門口等李娜。一個小時左右,我看到她從樓裡走出來,手裡還提著一個熱水瓶。

「學姐!」我叫她。

她打量了我一會兒:「你是哦,我想起來了,你是小安!」

「學姐還記得我,太好了!」我說,「我有一點事想請教你,能不能到後面的樹林裡去?」

李娜考慮了一下,同意了。

「什麼事那麼神秘啊?」樹林裡一個人也沒有,正合我意,李娜已經忍不住問了起來。

我猶豫了一會兒,低聲說:「是關於我的寢室,404...

果然,李娜又露出了第一次見面時害怕的表情:「那那裡出什麼事了嗎?」

「沒有。你別害怕。」我不打算告訴她我看到的,「我只是想知道,404寢室有什麼秘密嗎?為什麼大家一聽到404就害怕呢?」

李娜開始遲疑不決,在我再三懇求下,她還是說了:「你大概不知道,在你們之前,那個寢室是我們住的。」

「原來,你也住過404寢室?」

「是的。這是兩年前的事了。」李娜就著草地坐了下來,「在我們四個女生住進去之前,我們就已經聽說那個寢室是凶宅,好幾個女生在那裡跳樓自殺。可是,我們都不相信什麼鬼神之說,還開玩笑說如果真的看到鬼就把她推下去讓她再死一次。那時,我們四人確實沒有任何擔心。可是沒想到,真的會發生那樣的事

「發生什麼事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在我們寢室裡,和我關係最好的女生叫裴雲霏,她是一個善良溫柔的女孩子,人緣很好,我實在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使她自殺

「她自殺了?!」

李娜直愣愣地看著我,聲音開始發顫:「對,裴雲霏自殺了,就是從404寢室的窗戶跳下去的,樓下正好在清除碎玻璃,她摔在了那堆玻璃上。當我們趕到樓下時,她已經死了,滿臉都是玻璃碎片,血肉模糊。我至今還忘不了她那雙死都沒有閉上的眼睛,直直地瞪著天空」說到這裡,李娜哽咽起來。

玻璃?玻璃碎片?昨晚我看到的那個女生的臉也是這樣!難道,那真的是裴雲霏的鬼魂?想到這裡,我急切地喊到:「你的同學,裴雲霏她長什麼樣子?」

「她很漂亮,有著一頭烏黑的長髮,喜歡穿紅色的裙子。對了,她的左眼下有一顆黑痣。」

我簡直快要昏倒了,確實是她,因為我很清楚地看到了那顆黑痣!雖然我們站在陽光明媚的草地上,可是,我還是感到寒冷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

「自從裴雲霏自殺以後,就有人在晚上上廁所的時候聽見女孩的哭聲和玻璃碎掉的聲音。所以我們都搬了出來,沒有人敢住在那棟樓了。封樓了一年後,才又開始讓新生住。」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打發李娜走的,總之,當我頭腦清醒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坐在寢室了。404室,真的有不乾淨的東西,可是告訴玟玟她們,又沒有證據,我該怎麼辦呢?天色漸暗,整個寢室變得詭異起來,忽明忽暗的光線照在水泥地上,彷彿搖曳的眼睛,正死死盯著我看。昨晚的景象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我之所以會爬到窗臺上去,一定是受她的引誘,或者就是被她附身了。如果玟玟沒有及時趕回來,那我不就跳下去了嗎?我不敢再往下想。

「小安!」是阿芳回來了。

「啪!」的一聲,房間的燈大亮。「你幹嘛不開燈啊?」阿芳走到我身邊坐下,關切地問,「你的臉色很不好,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沒有。」我還沒有準備好把今天的事告訴她。

「那就好。」阿芳開始削蘋果,「你還不知道吧,蘇可沁和玟玟吵架了。」

「她們兩個不是一直都不和嗎,有什麼奇怪的。」我不解。

「這次吵得特別凶,上午你出去了沒有看到,兩個人什麼難聽的話都罵出來了,就差沒有打起來。」阿芳小聲說著,並把削好的蘋果給了我。

「有那麼嚴重?到底是什麼事才吵的?」

「是蘇可沁,她不是有一條很漂亮的水晶項鍊嗎,是她男朋友送的,她還在我們面前炫耀過好多次呢,玟玟看了可眼紅了。今天早上,蘇可沁發現那條項鍊不見了,急得到處找,最後竟然在玟玟的抽屜裡找到了!她就一口咬定是玟玟偷的,玟玟死也不承認,所以兩人就」阿芳歎了口氣,「玟玟說她要申請換個寢室,唉。」

阿芳在寢室裡坐了一會兒就去自修教室了。我早早鑽進了被窩,猶豫著晚上她們回來要不要告訴她們關於404的秘密。突然,我感到背脊濕漉漉的,伸手一摸:天!竟然是殷紅的液體!這是什麼?讓人看了不舒服的顏色難道是人的血?!我翻身掀開被子,眼前的情景使我屏息:淡藍格子的床單上赫然四個血色大字,還我命來!

我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我告訴自己,這一定是幻覺,是幻覺!我拼命揉眼睛,當我再次看去,床單上什麼也沒有了!哪裡有什麼鮮血?哪裡有什麼字?還是原來乾乾淨淨的床單。

我戰戰兢兢爬回床上,蓋好了被子。我自認為不是膽小的女孩,可是經過昨晚和剛才的驚嚇,我覺得我快要崩潰了。

後來的兩天裡,平安無事。我考慮再三,還是沒有把秘密說出來。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更可怕的事還沒有發生!

那是第三天的夜晚,我被輕微的晃動所驚醒。是睡在我上鋪的玟玟正在下床。我以為她是去廁所,所以並沒有在意。可是,玟玟並沒有開門,我聽到她的腳步聲似乎朝著窗戶的方向走去。我一下子驚跳起來,翻身下床,只見玟玟已經爬上了窗臺,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

「玟玟!你在幹什麼?」我大叫起來,她沒有任何反應。

這時,蘇可沁和阿芳被我吵醒,一看到眼前的情景嚇得說不出話來。我咬了咬牙,衝過去想把玟玟拉下來,可是,只走了一步,我的腳就像釘住似的動不了了。因為,我看見了,漆黑的窗外晃動著一個人影!不,那是一張女人的臉,詭異地浮在空中,青綠的皮膚上是一道道還淌著鮮血的傷痕,她咧開嘴衝著我笑,我看清了她左眼下方一顆黑色的痣!

是她!真的是裴雲霏的冤魂!她是要來帶走玟玟的!

「阿芳!你們看到窗外的人影了嗎?她她是鬼!玟玟被她附身了!」我指著窗戶喊。

阿芳和蘇可沁看向窗外:「小安,你說什麼?窗外什麼也沒有啊?」

「小安,你快叫玟玟下來,你們兩個深更半夜搞什麼鬼?」

什麼?她們竟然都看不到?可是,她明明就在那裡啊!為什麼只有我看得到?來不及我多想,本來關著的窗戶竟然自己打開了!一陣陰冷的風吹來,玟玟披散的頭髮和睡衣裙擺在風中亂舞。

「玟玟!」我幾乎發不出聲音了。

玟玟慢慢轉過頭,對著我們一笑。天啊!那黑痣!那不是玟玟的臉,那分明是裴雲霏的臉!

下一秒,玟玟縱身一躍,竟然從窗戶跳下去了!

「玟玟!」所有的人都叫了起來。

 

當我們奔到樓下的時候,值班室的燈已經大亮。在404寢室窗戶的正下方,已有很多人圍著。看到我們來了,人群自動讓出了一條路,我第一個衝進去,緊跟著的是阿芳。

在我們眼前,是玟玟癱軟的身子,她死了。可是,最讓我感到恐怖的是,玟玟渾身上下竟然插滿了玻璃碎片,殷紅的鮮血染滿了附近的草地,她就像一隻鮮紅的刺蝟,讓人觸目驚心!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抓著阿芳的手已經被汗水濕透。我也能感覺到阿芳的害怕,她的手抖得比我更厲害。只有蘇可沁,她遠遠地看著,神情冷淡。

忽然,我記起了什麼,我拉著阿芳飛奔回寢室,扯下玟玟的床單。屋子裡一片漆黑,我拿過節能燈一照,頓時,我和阿芳同時跌坐在地上,因為那條床單上清清楚楚寫著四個字:還我命來!

我再也忍不住,把事情原原本本都說了出來,阿芳已經害怕得不行了:「小安,這404室,我們我們不住了!我害怕呀!」

窗戶還大開著,風吹得我全身發冷,我和阿芳抱在一起,看著地上血紅的床單,不知所措。節能燈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熄滅了,房間裡又恢復了黑暗,窗外的樹影映在地板上,彷彿鬼的手在亂舞,在向我們撲過來。

忽然,走廊裡傳來腳步聲,「篤,篤,篤」,由遠而近,在我們寢室的門口停住了。我只感到寒氣逼人,可是,我的冷汗已經把我背脊的衣服都濕透了!不要過來,千萬別過來!裴雲霏你陰魂不散,為什麼要害我們?你的死不是我們造成的呀!

門,還是慢慢地開了。

「你們怎麼了?」原來是蘇可沁!

「啪!」她打開了日光燈,因為出了人命,宿舍樓的電閘恢復了。

「蘇可沁,我們的寢室真的有鬼!」阿芳衝過去拉住她的手喊,「你看!」

蘇可沁看了看地上的床單,想了一會兒,說:「這不過是惡作劇而已,有什麼好怕的?」

「可是,玟玟她真的死了呀!」

「她喜歡跳樓是她的事,我才不相信什麼鬼附身呢。」蘇可沁輕描淡寫地說完,竟然旁若無人的爬到自己的床上睡覺了!

我和阿芳面面相覷。

 

當晚,我們兩個睡到了別的同學的寢室。可是,發生這樣的事,大家怎麼睡得著?

「蘇可沁一個人睡在404那個鬧鬼的房間?」

「她膽子可真大呀!」

「玟玟死了,對她來說是一件好事還說不定呢

大家都在議論著,可是我卻十分擔心蘇可沁,一般人遇到這種事怎麼可能那麼冷靜?這太奇怪了!難道她也

清晨的時候,我們的樓下便停了好幾輛警車,404寢室也被暫時封鎖起來了。警方調查了兩天,沒有發現任何線索,就以自殺結了案。他們都是無神論者,對於我和阿芳的說法,他們根本就不相信,還說我們是驚嚇過度,產生了幻覺。我們本想給他們看那條染了血的床單,可是卻怎麼也找不到了!

學校為了不引起更大的騷動,馬上息事寧人,讓我們回寢室照常生活。可是,我隱隱感到事情還沒有結束,裴雲霏的冤魂會這麼輕易放過我們嗎?         

果然,第二天發生的事證實了我的預感:蘇可沁失蹤了!

她一整天都沒有來上課,我和阿芳分頭去找她,可是一直到了晚上十點,還是不見她的蹤影。

「阿芳,我們先回寢室吧。」我看了看天色,「說不定蘇可沁已經回去了。」

「小安,我怕!」阿芳緊緊抓著我的手,「你說今天晚上那個鬼會不會又來找我們?」

「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賭一賭運氣。走!」我拉著阿芳朝宿舍走去。

今天晚上沒有月光,我們走在漆黑的樹林裡,四周安靜得可怕,可是我老是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跟著我們。回頭,卻什麼也沒有。我想我們是太緊張了,現在有任何動靜都可以把我們嚇得半死。

還好,一路上的詭異氣氛雖然把我們弄得心驚膽戰,我們畢竟還是平安走到宿舍樓下了。王阿姨懷疑地看了我們一眼,沒說什麼。

掠過王阿姨陰冷的眼神,我們走進了宿舍樓。每一步都是那麼沉重,彷彿在上刑場。自從玟玟死後,很多住在這棟宿舍樓裡的女生都搬回了家,特別是四樓,在404室左右的寢室幾乎都搬空了。所以,樓道裡更靜了,靜得連我們的呼吸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404室的燈黑著,蘇可沁並沒有回來。

現在這個寢室在我看來,就好像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黑洞,隨時都可能把我吸進去。

阿芳開了燈,朝窗戶看去,突然她的臉變得煞白:「小安!小安!你看窗戶!我明明關了,可是它,它現在

窗戶大大地開著,那樣肆無忌憚,外面漆黑一片,陰森而又恐怖!誰也不知道窗子是什麼時候打開的,可是它現在確實是開著,就在我們的眼前。難道那樣的事又要重演了嗎?

我覺得我很快會再次看到她,裴雲霏的冤魂。她在呼喚我,她還要我們的命!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我的心情竟然平靜下來了,這次,我一定要保護自己還有阿芳!

「阿芳,快到我身邊來!」我叫道。

阿芳毫不猶豫地緊緊抓住我的衣服。我小心地探出身子,伸手去關窗,我甚至做好了被拖出窗外的準備,還好,什麼也沒發生,這使我又鎮定了不少。

我和阿芳在窗前坐下,死死盯著窗外。我想起一本書上說過,如果有厲鬼催命,只要一次沒有成功,那它就不會找你第二次。換句話說,只要今晚沒出事,我們就平安了!

我看了看表,快到午夜了!我和阿芳的手死死握在一起,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沉住氣,沉住氣!

 

「啊!」一聲慘叫把我們嚇得魂飛魄散。緊接著,一張慘白的臉從窗口一閃而過!與此同時,是一聲沉悶的聲響。

「那是!」阿芳愣住了。

「是蘇可沁!她掉下去了!」我攤坐在地上。

我們掙扎著站起來,恐懼使我們只能相互扶持才站得穩。當我們好不容易來到樓下,蘇可沁已經死了。她跟玟玟一樣,渾身插滿了玻璃碎片,鮮血淋漓。唯一不同的是,在她白色的襯衫上四個觸目驚心的紅字:還我命來!

阿芳當場就昏了過去,而我,卻感到我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

*******************************************************

三天的恐怖之夜終於結束了,404寢室真的有鬼嗎?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的計畫完成得非常順利,第一天晚上的異象我是故意裝出來嚇她們的,讓裴雲霏的冤魂似有似無地充斥在404室。可是,她們竟然不相信我的話,倒出乎我的預料。不過沒關係,接下來她們誰也逃不掉。

我偷了蘇可沁最喜歡的項鍊放進玟玟的抽屜裡,成功的使她們的矛盾激化到極點。我故意站在玟玟那一邊,並慫恿她裝鬼從四樓跳下去,嚇一嚇蘇可沁。

當然,我會在下面放好墊子,肯定讓她平安無事。為了得到玟玟的信任,我在她面前示範了好幾次,玟玟報復心切,同意了。當天晚上,她便開始裝神弄鬼,還按照我的指示在床單上留下「還我命來」幾個字。不過,誰也不會知道,我原本的計畫就是要讓她死,我告訴她因為晚上很黑,我會在墊子那裡放上反光鏡,你只要朝亮光的地方跳就可以了。

玟玟真是聽話的孩子,她果真朝那裡跳下去了。呵呵,在她死的一刹那一定知道我騙了她,因為我根本沒有放墊子,我只放了一堆碎玻璃而已。

接下來就是蘇可沁了。那天她並沒有失蹤,而是被我下了安眠藥在天臺上睡著了。那個天臺沒有人會上去,就算有人上去,我讓蘇可沁躺在了天臺欄杆外側的水泥地上,沒有人會看見。等藥效過去,她一翻身就會摔下去。我算好了時間,果然她在我和阿芳的眼前直直掉落下來,摔在了我事先準備好的玻璃上。

我之所以沒有殺阿芳,是因為我必須為我留一個證人。一個跟我在一起看到過鬼的證人。

我為什麼要殺害蘇可沁和玟玟?其實,我的目標一開始就只有蘇可沁一個人,可是如果只殺了她,那警方一定會懷疑和她同個寢室的我,所以,我必須使一個障眼法,讓玟玟做了替死鬼。

 

這一切,只為了我的姐姐,裴雲霏。

姐姐沒有向任何人提過我是她的妹妹,所以沒有人知道我和她的關係。姐姐確實在404跳樓自殺了,而她自殺的原因只有我知道:她的男友被另一個女生引誘而背叛了她。那個女生,就是蘇可沁。

所有的事都在我的計畫之中。事發後,四宿女生寢室再次封樓,而警方對於這次事件也不了了之。我和阿芳堅持轉校,學校同意了我們的請求。

走之前,我回頭看了看這棟陳舊蒼老的宿舍樓,不覺笑了。我想,即便真的有自殺者的冤魂徘徊在404寢室,那也與我無關。

[全篇完]

雲山客  校正整理

 

 

按這裡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