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美感人的故事:朱砂痣

 

GHbanner-3

 

朱砂痣

去年五月,因為業績突出,老總開恩,特批准我帶薪休假十五天。欣喜之餘,我決定帶著妻子蘭薇自己駕車遊西藏。

 

一個周日的黃昏我們從家裡出發,第二天早晨才駛上了川藏公路。路況開始陡峭了,我也小心翼翼的緊握著方向盤,一路帶著愉快的心情。

突然蘭薇一聲驚呼:「你看,杜鵑花!」我順著蘭薇手指的方向看去,在左前方稍遠一些的峭壁上,一大片杜鵑開得爛漫絢麗,瞬間就醉了我的眼我的心。

見蘭薇拿出相機準備拍照,我加快了車速,想離杜鵑花近點兒,那樣好讓蘭薇拍起照片來更方便。突然間,一塊大石頭毫無預警地從山坡上滾落下來,眼見就要砸到車子了。我急忙往右打方向盤。結果,我的車就在一片漫起的塵煙中翻下了右邊的山坡。

蘭薇在車的翻滾中尖聲而恐怖地驚叫著,這是我昏迷前最後一刻的記憶。

 

等我再次恢復知覺已經是幾個小時之後,救援人員趕到了,耳邊嘎嘎的噪音,我知道他們正在用工具拆解我的車,以便救出被卡在駕駛座裡的我。

「蘭薇呢?蘭薇?」我費力地轉著頭,發出微弱的呼喊。

「我在這兒。」原本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蘭薇此刻蹲在我的腦袋旁邊,伸手撫摸著我的臉。看到她已經被救了出來,而且安然無恙,我喜悅的淚水頃刻之間流淌了下來。

我帶著幾分慶幸地說:「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就放心了。」

「放心,我會永遠在你身邊,我會是你心口上的朱砂痣,永遠都不會離開你。」蘭薇慢慢地說。

 

駕駛座終於被拆解開了,我被眾人抬了出來。我的雙腿粉碎性骨折,肋骨也斷了兩根,最要命的是其中一根斷裂的肋骨扎進了肺裡,導致胸腔裡全是血。

我命懸一線,救護人員給我戴上氧氣罩後,快速地把我推進了救護車,準備把我送往醫院。我的視線緊跟著蘭薇,看她也上了救護車。坐在我的身邊,幾乎忘卻了身上的疼痛,我欣慰的望著安然無恙的蘭薇。

這時我感覺疲憊極了,很想閉上眼睛睡一會兒。但蘭薇不讓我睡,她不停地跟我說話,說我們那些甘苦與共的歲月。還說我的糗事,說我為了出去打牌偷偷攢私房錢,錢藏在馬桶的水箱裡,被她給搜刮了。說我找不到錢,急得滿臉通紅的去問她,她咯咯地笑了起來,我也笑了起來。這一笑,全身似乎都不疼了。

 

終於到了醫院,我被快速地推進手術室。蘭薇也跟進了手術室,她一直拉著我的手,安撫著我。我感歎這個醫院的人道精神,想著我若能出院一定送一面錦旗來表達感謝的。

我堅信麻醉後我沒有睡去,因為我一直在聽蘭薇柔柔細細的說話聲。還聽見手術結束時醫生和助理說的話…他說,真沒想到,傷得這樣重,一路送來醫院竟然沒昏迷,真是奇跡。

我暗笑起來,我知道我的奇跡是因為蘭薇。

 

但接下來一連三天我都沒有再看見蘭薇,我想她一定是累壞了,的確應該讓她好好休息一下。可又過去了三天,我依然沒見到蘭薇。我開始著急了,擔心她是不是也受傷了呢?

看見護士進病房來,我便問她我妻子蘭薇怎麼樣了?人在哪裡?傷勢怎麼樣?

那護士好像一時也想不起來我在說甚麼,直愣愣的不知怎麼回答我。我還提醒,就是我被送進醫院的那天,一直跟在我身邊的女人啊,而且還一直跟進了手術室的那一個。

護士的表情變得又是吃驚又是疑惑,呆了好半天才緩過神來說:「那天只有你一個人被警察送進來,沒有女人跟著啊。況且更沒有哪家醫院會允許家屬陪伴進入手術室,你是不是產生幻覺了?」

「不可能啊!怎會這樣?」,我開始有點歇斯底里了:「叫醫生來,我要問醫生!」

 

ghostbanner-01.jpg

 

醫生來了,和醫生一起來的還有我單位裡的主管,他們沉痛地告訴我,蘭薇在事故發生時當場就往生了。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我搖著頭,痛哭流涕地說:「我不相信蘭薇死了,我記得事故發生後,蘭薇還好好地在我身邊,還對我說她是我心口上的朱砂痣,她永遠都不會離開我。」

「朱砂痣?」主管喃喃自語著,突然大叫:「真的,你的心口上什麼時候長了一顆朱砂痣?」我低頭,果然,透過敞開的病人服,我看到一顆圓圓的朱砂痣就長在胸口,而以前我是沒有這顆痣的。

明白了,我明白蘭薇為什麼說永遠不會離開我了。看著那顆朱砂痣,我再次淚流成河……

 

 

-[完]-

校正/整理      夜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