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奇譚-還陽

 

古槐村是一個很落後的地方,這裡甚至連電燈也沒有,幾乎是一個與世隔絕的獨立世界。

村子不知已經存在多少年了,這裡仿佛亙古不變的保持著它一貫的祥和靜謐,可以算得上是世外桃源。可是它也不是絕對的風平浪靜,這一點從村口老槐樹下那口被畫滿符咒的石棺就可以看出一絲端倪。 

這口棺材在那棵老槐樹底下躺了不知多少年,村子裡的老人們都說他們在自己剛懂事的時候就有那口棺材了。關於這口棺材有一個傳說,村裡的人大多不識字,所以這個傳說是純粹的口耳相傳下來的。

 

這天村子下大暴雨,九歲的虎子不能像往常一樣漫山遍野的跟夥伴們出去玩了,所以他就纏著爺爺講故事。虎子的爺爺一向很疼孫子,對於虎子從來都是有求必應,今天虎子纏著他要聽故事,老頭子也樂不得孫子能在自己跟前多呆一會,於是就一邊吧嗒吧嗒地啜著他的大煙袋,一邊瞇著眼睛給虎子講故事。

可是他的故事翻來覆去總是那幾段,什麼豬八戒背媳婦啊、三打白骨精之類的。這些故事虎子根本就不愛聽,於是他就嘟著小嘴,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虎子的爺爺突然想到了什麼,就問:「虎子啊,爺爺給你講個關於村口的那個棺材的故事咋樣?怕不怕?」

果然,虎子一聽爺爺要講棺材的故事,眼睛一下子就睜大了,嚷著:「爺爺快講,爺爺快講,我不怕!」

老頭子見虎子這麼來勁,呵呵地笑了,接著,他那雙渾濁的眼睛瞇的更小了,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憶,過了好一陣子,他才開口講了起來,外邊的風雨和他蒼老略帶沙啞的聲音交織在一起,顯得十分詭異。 

……

那口棺材在我小的時候就擺在那裡了,我的爺爺給我講,他小的時候,那棵老槐樹下邊是沒有棺材的。那口棺材裡躺著的人,跟我的爺爺還是從小到大的玩伴哩,他叫「狗子」。 

當年,狗子在村裡是出了名的能幹,人長的又結實,所以狗子十七歲剛過,他爹就給他張羅了一個媳婦,媳婦那年十五歲,模樣在村裡也算是數一數二的標緻。 

他們結婚那天,我的爺爺,也就是你的太爺,還去參加了他們的婚禮。村子裡總也不出什麼大事,所以趕上誰家結婚,大家都樂意來湊這個熱鬧,而且大家會把這個當成話題,一直談論到下一次村裡有事。 

當時村裡人提到這樁婚事的時候,沒有一個不羡慕的,而且小倆口結婚以後日子過的也很美滿。這樣過了一年多,狗子的媳婦就生了個兒子,好像所有的災難都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說來也巧,狗子的兒子正趕上七月十五那天半夜出生,那是一年當中陰氣最重的一天。那天也像現在這樣,下著傾盆大雨。狗子知道女人生孩子的時候很虛弱,外邊是大雷大雨的,邪魔妖怪都怕打雷,它們為了躲雷就會闖進人家的屋子裡,如果有什麼邪魔妖怪沖到自己的媳婦就不好了。 

他聽人說過,只要在家門框上掛一把菜刀就可以避邪。不過這也不是絕對的,因為如果因此惹惱了那種東西會後果更麻煩。 

當時狗子就掛了一把菜刀在門框上。裡屋不時傳來接生婆細碎的念叨和媳婦撕心裂肺的叫聲,狗子就在門口轉來轉去的。 

突然,門外發出一聲巨響,好像什麼東西撞到了門上。這一震正巧把門框上的菜刀震了下來,菜刀掉在了狗子的肩膀上,把狗子的肩膀劃了一道傷口。

恰好在這個時候,裡屋傳來了嬰兒的啼聲。狗子顧不得肩膀的傷口疼痛還淌著血,一頭就撞進了屋子。 

媳婦已經昏睡過去,產婆懷裡抱著一個男嬰,因為那天正下著大雨,所以狗子就順口給孩子起了個名字,叫「大雨」。

 

 

大雨滿月那天,村子又因為狗子家而熱鬧了一天。足足一個月了,狗子肩膀上的刀傷還是一點癒合的意思都沒有,那天去喝滿月酒的人分明都看見,狗子身上包紮傷口的那塊布上一直有血滲出來的痕跡,而狗子的臉色也顯得很蒼白。 

大雨那雙黑溜溜的小眼睛一直眨巴眨巴的盯著狗子的傷口,給大雨過滿月的鄉鄰們吃飽喝足離開以後,筋疲力盡的狗子一頭就攤倒在床上了,當晚就開始發燒,燒的很嚴重。

媳婦又急又怕,趕緊去請來了六叔。

六叔是村子裡為數不多出走過外地的人,聽說他年輕的時候在五臺山修行過一陣子。後來不知為了什麼原因又回村子來,他懂得一些醫術,又自稱通曉陰陽,村子裡不管誰家有個大小事情都一定會請他去。

六叔到了狗子家一看,又是搖頭又是歎氣,狗子媳婦見六叔這樣,知道狗子的傷肯定不同尋常,當下就給六叔跪下了,求他救救狗子。

六叔從隨身帶著的匣子裡掏出來一個小瓷瓶遞給了狗子媳婦,說這裡裝的是治傷的靈藥,要在每天的子時和午時用水化開敷在傷口上。六叔說他只能做這些了,好得了好不了就要看狗子的造化了。

狗子媳婦千恩萬謝的送走了六叔,又按照六叔的吩咐,每天都按時給狗子敷藥。可是狗子不但沒有好轉,反倒一天天越來越嚴重了。

又過了四個多月,狗子已經瘦的皮包骨了,往日的精神一點也沒有了,樣子活像一個一個死屍!

這天,狗子的娘也來幫著媳婦照顧狗子。老太太跟媳婦說:「大雨他娘啊,也難為你了,孩子剛生下來,你就要又管大的又顧小的,唉

狗子媳婦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說:「沒事,娘,早晚會好的。」眼看就要過年了,可是狗子的一家老小卻都籠罩在對死亡的恐懼中,一點過年的喜慶氣氛都沒有。

年三十的那天晚上,在家家戶戶的鞭炮聲中響起了狗子的娘和狗子媳婦淒厲的哀嚎,狗子終究熬不過撒手而去,這聲音傳遍了村子的每一個角落,聽到這哭聲的人都不免替狗子家惋惜。

 

按照村裡的規矩,人死之後不能馬上下葬,屍體要在在家停放七天,受七天的香火,然後再抬到自家的祖墳入土。

這七天裡,狗子娘和狗子媳婦哭的昏天黑地,就連在外人看來鐵石心腸的狗子他爹也泣不成聲。

到了第七天,天有些陰,狗子媳婦抱著兒子大雨,給狗子送葬去了。老話講白髮人送黑髮人不吉利,所以狗子的爹娘不但不能給狗子送葬,還要在送葬前用柳枝在狗子的棺材上抽打幾下,意思是狗子不孝,不能給二老養老送終。

送葬的隊伍到了狗子家的祖墳那裡,六叔主持儀式,折騰到了辰時,六叔說道:「吉時已到,可以入土了。」

怪事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棺材剛一下到穴裡,還沒填土的時候,突然從棺材裡傳來一陣響聲!那聲音就好像是棺材裡的死屍在用力的撓著棺材蓋!

大家都聽見了這聲音,膽子小的已經失聲叫了出來:「詐屍!是詐屍!」

就連狗子媳婦也忍不住哆嗦了起來。只見六叔把陪葬的大公雞一把扔到了墓穴裡,公雞不安的撲騰著翅膀,拼命的想飛出來,可是墓穴挖的太深,公雞根本就不可能飛上來。過了一會,公雞也折騰累了,於是安靜了下來。這時,六叔說:「沒事,不是詐屍,棺材裡如果是僵屍的話,屍氣早就把雞沖死了。」

接著,六叔又對幾個壯小夥子說:「把棺材抬出來!開棺!」

幾個抬棺材的小夥子面面相覷,都不敢,可是六叔在村子裡一向很受人尊重,幾個年輕人也不敢不聽,於是他們提心吊膽的把棺材從墓穴裡抬了出來。幾個人鼓足勇氣把棺材蓋給撬了起來,隨後邊撒腿竄出去老遠。

大家都盯著六叔,六叔小心翼翼的靠近那口棺材,他看見裡邊的狗子已經把眼睛睜開了!躺在棺材裡有氣無力的呻吟道:「回家我要回家

狗子媳婦一見,不顧一切就要衝過去。六叔伸手把她攔住,說:「狗子媳婦,先別過去,這事邪得很。」

可是狗子的媳婦像瘋了似的,甩開六叔的手,撲倒在棺材前,哭喊著;「狗子!我的狗子!你醒醒!醒醒啊!咱回家去!走,咱們回家去!」

說完,狗子媳婦就昏了過去。

 

狗子媳婦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入夜了,她已經昏睡了整整一天。旁邊躺著狗子,狗子也已經醒了。

狗子的爹和娘已經把飯做好了,看見狗子媳婦醒了,狗子的娘很高興,激動的說著:「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狗子媳婦把大雨抱了過來,想讓狗子看看自己的兒子,可是大雨一靠近狗子就大哭不止,狗子媳婦只好把孩子抱到了一邊。狗子顯得很不高興,眼睛裡似乎還有一絲絲隱約的殺氣。

不過這只是一個小插曲,畢竟狗子能活過來是件天大的喜事,一家人劫後餘生般的吃了頓團圓飯,可是狗子的爹眼睛裡卻似乎始終有著一種莫名約的擔憂。

吃完晚飯,狗子的爹娘看時間也不早了,就讓狗子兩口子休息去了。

 

狗子媳婦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裡,狗子一個人躺在黑洞洞的棺材裡,突然,棺材裡的狗子猛的睜開了雙眼!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猙獰的笑,然後幽幽的說:「我回來了我要回家」接著,他爬出了墳墓

狗子媳婦被嚇醒了,滿頭滿身的冷汗。她也覺得事情有些蹊蹺,因為她看見剛才狗子脫衣服的時候,肩膀上的刀傷不見了!甚至連一點疤痕都沒有留下。

狗子媳婦轉過頭去,想看看睡在身邊的狗子,可她差點被嚇的喊出聲來。那個晚上的月光很好,狗子媳婦分明看見了在月光映照下的狗子,正惡狠狠的瞪著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她!就像剛從地獄裡爬出來的餓鬼躺在身邊一般,那種猙獰的眼神讓狗子媳婦不寒而慄。

狗子媳婦聲音顫抖的問:「狗子,咋還還沒睡呢?」但是狗子似乎沒有一點反應,連呼吸聲都沒有

隔天早晨,狗子媳婦起床很早。雖然事情十分蹊蹺,但日子還要過。她熟練的煮著早飯,公婆都已經起來了,正在跟狗子說話。一家人都隱隱覺得狗子有些不對勁,但誰都不願說出來。

吃過早飯,狗子的爹娘就帶著自家養的雞鴨到六叔家道謝去了,家裡只剩下狗子小倆口和大雨。

狗子媳婦去河邊洗衣服的時候,家裡的狗子莫名其妙的翻出來一堆白布,他用剪刀把白布剪成一個一個的小人,又在門口挖坑,把小布人都埋到了坑裡。狗子一邊做著這些奇怪動作,還一邊吃吃的笑著。

狗子媳婦洗衣服回來,正撞見狗子往坑裡填土,她緊緊的抱著大雨,驚恐的看著狗子做著這一切,一句話都不敢說。 

又到了晚上,吃過飯,狗子早早就去睡覺了,狗子媳婦說她還不睏,要等會再睡。 

 

已經很晚了,狗子媳婦猶豫了半天,終於決定把這兩天的事都跟公婆說說。她告訴了公婆昨晚狗子整夜不睡覺盯著她看,還有今天早晨狗子的怪異舉動。

狗子爹長長的歎了口氣,說:「唉媳婦啊,你不知道,下葬那天,你們走了之後,我和你娘就在家裡坐著,可是突然就覺得有人在拉我們的褲腳,力氣出奇的大,這不,現在褲腿上還有手印呢。當時我和你娘都嚇壞了。過不一會,六叔就帶人把你和狗子背回來了。就在狗子到家的時候,咱家的大黃狗就沖著狗子拼命的叫,大黃狗看見自己家裡人從來都不叫的,那天也不知怎麼回事,可是叫著叫著,突然它就像看到了什麼嚇人的東西似的,嗚嗚的哼兩聲就夾著尾巴跑了。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啊!唉,今天早晨我跟你娘去六叔家,一進門六叔就說他知道咱們肯定會來,他說狗子不應該回來,如果狗子在家,遲早是要出事,搞不好還要連累整個村子呢!可是咱們又能怎麼辦啊

說到最後,狗子的爹有些哽咽,狗子的娘也一直在旁邊擦眼淚。 

狗子媳婦的衣服幾乎被汗水浸透了,她一想到要跟狗子睡在一張床上就毛骨悚然。狗子的爹娘也理解,就讓她帶著大雨在外屋睡。

 

第二天一早,狗子媳婦一起床就發現家裡的大黃狗死了!整個肚子都被什麼東西撕開,內臟已經都被掏空,大黃狗瞪大了眼睛,嘴也半張著。狗子媳婦當時就嘔吐不止,狗子的爹娘聽見動靜也趕緊走了出來,三個人對著狗的死屍無言相對

又過了一個月。這一個月裡,整個村子家家戶戶的狗都難逃厄運,幾乎無一例外的被掏空內臟而死。因為這一切都是發生在狗子死而復生之後,所以大家不免把這件事聯繫到狗子身上。 

小村子的平靜被打破了,從此以後,只要一到晚上家家戶戶就都會早早的把門插上,吹燈睡覺。有小孩的人家更是把孩子看的緊緊的,連門都不讓孩子出去一步。

恐懼籠罩在每一個人的心頭,大家都在背後議論這是狗子的鬼魂從地獄裡逃了出來,所以地獄裡派出了更多的厲鬼來追索狗子的魂魄。

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些議論被狗子的爹聽到了,他又驚又怒,跟狗子的娘和狗子媳婦商量了一下,於是去請六叔來家裡驅邪。

 

六叔挑了一個日子,那天陰天,風很大。 

到了狗子家,六叔讓狗子爹把狗子綁在椅子上,狗子掙扎著不肯被綁,於是狗子的爹一狠心,用擀麵杖把狗子給打暈了過去。 

等狗子醒來已經被綁的結結實實。外邊的風呼嘯著,聲音像鬼哭一樣。六叔抓來一隻大公雞,一刀剁掉了雞頭,雞的身子沒有馬上倒下,在屋子裡上躥下跳,終於,雞的身體撞到了狗子的腿,腔子裡噴出來的雞血濺了狗子滿臉滿身。

滿臉是血的狗子表情十分猙獰,他在淒厲的嚎叫著,場面分外的詭異。

這時,六叔手裡的雞頭突然啼叫了一聲!屋子裡的人除了六叔之外,都嚇的臉色慘白。狗子媳婦的臉上豆大的汗珠正往下滑落。六叔公拿著雞頭走出屋子,一揚手把雞頭扔到了屋頂上,嘴裡還在喃喃的念叨著什麼。

接著又走回屋裡,把殺雞的菜刀擦乾淨,放到了狗子的枕頭底下。這時,狗子突然狂笑了起來,六叔忙抓起兩把桃木劍,一把刺向他的鼻子,另一把刺向他的肚臍,嘴裡高聲念道:「天行健,步其道,剛離不牽,首尾不顧,臂自道中,大勢急動,動不動,八不八,寧不寧,少不少,有懲!」

這時,外邊的風聲更大了。狗子終於慘叫了一聲,昏了過去。狗子的爹和狗子媳婦合力把狗子弄到床上,擦乾了狗子臉上的血。

這時,六叔逼視著狗子的娘,厲聲問:「老嫂子,剛才雞血沾到狗子身上,我才看到他身上的鬼魂,這是借屍還魂!附在他身上的厲鬼是個嬰兒,這是怎麼回事啊?」

聽到六叔的話,狗子的娘就是一愣,隨後便跌坐在椅子上痛哭失聲,狗子的爹也怔怔的站在那裡。

半晌,狗子的娘才抽噎著說:「都怪我,都怪我啊!當年狗子有個雙胞胎弟弟,兄弟倆出生正趕上村子大旱那幾年,兩個男孩我養不活啊!沒辦法,我跟狗子他爹商量了一下,只能保一個,就留下了老大。我實在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老二活生生餓死啊,就讓他爹給他抱走,他爹抱著孩子出去了一天,回來的時候一句話也不說,就是在那哭。我忍不住想見孩子最後一面,就問他爹把孩子扔哪了,他爹說在山上。我當時就拼命往山上跑,到處找啊,找啊,等我看到孩子的時候,他已經被山上的野獸把內臟都給掏光了

 

 

狗子的娘哭得說不下去了,狗子的爹也是淚流滿面,叫道:「兒啊!當年是爹把你給害了!你衝著爹來吧!別再纏著你哥哥了!我們家可就只有這一條根了啊!」

狗子的爹哭的不成樣子,六叔也沉默了。 

過了半晌,六叔說道:「事已至此也沒有別的辦法了,狗子的靈魂已經入了地府,現在借用他屍體的是他弟弟的靈魂,也算是你們的兒子,如果能在你們二老膝下盡孝,不禍害鄉鄰倒也未必一定要打的他魂飛魄散,就看他醒了以後怎麼樣吧。」

說著,六叔從隨身帶著的匣子裡拿出一個紙風鈴,掛在了狗子的房門前,說:「這是鎮魂風鈴,可以安撫惡鬼的怨氣,而且能感覺到殺氣。如果這風鈴不響就沒事,但哪天要是它響了,就說明狗子身上的厲鬼要行兇,你們要馬上來告訴我!」

說完,六叔歎息著離開了。一家人圍在狗子身邊,又盼他醒,又怕他醒。

過了一會,狗子慢慢的睜開眼,眼神裡充滿了憤怒和猙獰,這時候,他突然看見了門口掛的紙風鈴,於是才漸漸平靜了下來。

之後的幾天,村子裡再也沒有發生過什麼事,就在大家都以為風波平息的時候,卻出了一條人命! 

這天晚上,狗子鄰居家的鐵柱突然過來敲門,那敲門聲又重又急,狗子媳婦趕緊過來開門。

鐵柱一下闖了進來,紅著眼吼道:「狗子!你把我兒子怎麼樣了!有什麼你衝著我來!我不怕你!不許你害我兒子」吼聲逐漸變成了悲泣聲,「你你家狗子呢?我兒子不見了

狗子媳婦趕緊解釋:「鐵柱大兄弟啊,狗子現在天天在家伺候爹娘,哪有時間擄走你兒子呢?你是不是上別的地方找找去啊?」

鐵柱一瞪眼,吼道:「上哪找!?我要見你家狗子,你讓他出來!」

這時候狗子的爹走了過來,說道:「鐵柱啊,俺家狗子今天一早就說要出去走走,這些天在家也沒出屋,都悶壞了,他到現在還沒回來呢

正說著,狗子從外邊走了進來,說道:「爹,飯好了沒有,我都餓了」話說到一半,突然,掛在狗子屋門口的紙風鈴突然響了! 

此時一點風都沒有,而且那是一個完全用紙糊的風鈴,它竟然發出了金屬碰撞的鈴聲!包括狗子,屋子裡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鐵柱趕忙跑了出去找六叔,狗子也追了出去。 

過了一會,鐵柱跟六叔趕了過來,狗子卻不知到什麼地方去了。六叔一進屋就說:「唉!都怨我啊!當時就不應該心軟,唉,冤孽啊!鐵柱,你去把全村的男人都找來,讓他們五個人一隊,帶著火把出去找狗子和你兒子!」

鐵柱答應了一聲就跑了出去。屋裡只剩下狗子的家人,六叔又說:「狗子他爹啊,你們夫妻倆恐怕要走一個了。現在狗子身上附的厲鬼已經開始害人了,毀了狗子的肉身對那個冤魂根本沒用,它已經附在人身上這麼久,有一定的法力了,還會繼續害人!除非它的爹娘其中一個死在它手裡,殺自己的爹娘會惹來天怒的,那樣它就會永世不得超生,再也沒機會害人了!」

「六叔!我兒子找到了他內臟都被掏空了」鐵柱抱著血肉模糊的屍體哭喊著跑了進來,後邊跟著一群村民。

狗子媳婦看見鐵柱懷裡的死屍卻是嘔吐不止,六叔轉過臉去,定定的看著狗子的爹娘,問道:「你們都看到了,必須要犧牲你們其中一個,不然他會再去害別人的,你們忍心嗎?」

狗子爹一咬牙,說:「我去!讓那個畜生把我給殺了吧!」

狗子娘哭喊:「不!我去!讓我去吧!」

六叔也很為難,不過還是建議讓狗子的爹去。他吩咐幾個人在家陪著狗子的娘,然後帶著狗子的爹和剩下的人出去找狗子,可是全村都搜遍了也不見狗子的蹤影。

後來狗子爹帶著大家來到了當年他丟棄自己小兒子的地方,狗子果然在那!

狗子爹衝了過去,一把抓住他,吼道:「小畜生,當年就是我把你給扔了!你來啊!你來殺了我吧!」

狗子在那裡陰惻惻的笑著,惡狠狠的說:「我不會殺你,我會讓整個村子裡的小孩都給我陪葬!」說完轉身就要跑,可被六叔和村民們給攔住了,一群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把狗子給摁在地上。

六叔擦了一把臉上的汗,命令道:「來啊!他既然知道我們的目的,不肯就範,那我們就化了他依附的肉身!燒了他!」

聽到這裡,狗子的眼裡掠過一絲驚恐,但馬上又狂笑了起來,說:「沒用的!你們燒了我也沒用的!哈哈哈

在狗子的笑聲中,村民們把手中的火把丟向了他,狗子在火裡扭曲著,掙扎著,狂笑著

 

已經過了一個月,那晚燒死狗子時發出的焦臭味似乎還彌漫在整個村子裡,久久不散。那晚把狗子燒死以後,大家都回家去了,就在那晚下了一場罕見的大暴雨。

之後的一個月,村子裡幾乎每天都有孩子失蹤,有的死屍找到了,有的沒有找到。找到的死屍全都被掏空了內臟。村子裡還有孩子的人家都憂心忡忡,家裡的大人都輪班守護著孩子,可這還是於事無補。

這天,是七月十五,既是民間的鬼節,又是大雨的生日。狗子的爹娘擔心自己唯一的孫子被厲鬼害死,於是整天摟著大雨。

夜深了,狗子娘睡了,輪到狗子的爹看護孩子。開始是很平靜,可是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有人敲門。狗子的爹不得不起身去開門,可門外一個人都沒有。

這時,狗子的爹猛然想到自己的孫子還在床上!他趕緊轉身回去,果然,大雨已經失蹤了!

狗子的爹想也不想就披上衣服,往山上跑去。跑到了狗子被燒死的地方,果然,大雨在那裡,大雨的身邊是渾身焦黑的「狗子」!

樹上的夜貓子發出怵人的叫聲,一塊雲遮住了月光,周圍是濃烈的焦臭味。大雨已經失去了知覺,「狗子」正伸出被燒焦的手,插向孩子的肚子!

狗子的爹瘋了一樣衝向他們,從背後一把掐住「狗子」的脖子,「狗子」的頭硬生生的轉了半圈,臉完全轉向了背後,骨頭發出嘎嘎斷裂的聲音,一雙血紅的眼睛猙獰的瞪著老頭。它已經掏出了大雨的心臟,在狗子的爹面前生生的吞下了那顆血淋淋的心。

「啊!」,一聲慘叫之後,狗子的爹倒了下去。因為又急又嚇,狗子的爹犯了心臟病,死了。

就在這個時候,六叔帶著狗子娘趕到了,原來狗子的爹追出去之後,驚醒了狗子的娘,她發現孫子和老伴都不見了,連忙跑到了六叔家。六叔一聽說狗子的爹和大雨失蹤,馬上跟狗子娘趕到了山上,可是一切都遲了。

狗子娘當時就昏死了過去。

 

狗子娘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自己家的床上,狗子媳婦端著水坐在床邊,屋子裡還有六叔。

「狗子他爹!狗子他爹呢?他怎麼樣了?」剛一睜眼狗子的娘就迫不及待的拉住六叔問,「我老頭子怎麼樣了?他在哪?」

六叔公搖了搖頭。 

那天晚上狗子的娘昏過去之後,六叔就對著那個怨鬼說:「你爹因你而死,害死自己的親爹是要下十八曾地獄永不超生的!」

一道閃電劃過了天空,下雨了,雨水沖刷著被開膛的大雨的屍體,悶雷在天空中咆哮著,終於,一個炸雷劈在「狗子」身上。

 

就在大家都以為事情結束的時候,又發生了一件怪事!

那也是一個雨夜,神情憔悴的狗子娘睡到半夜,突然猛的坐了起來,口中淒厲的喊著:「我恨你們!你們都是惡鬼!我要讓所有人都不得好死!」

說完就一頭撞到了牆上,血流的一牆都是。狗子媳婦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到了極限,她瘋了,狂笑著去舔舐牆上的腦漿!

六叔和村裡人把狗子的爹娘老兩口合葬了,狗子媳婦從此就瘋瘋癲癲的。

六叔在狗子他娘下葬的那天跟村裡人說:「狗子的娘是自殺,自殺的人是見不到陰間親人的,她怨氣這麼重,又不能在陰間跟親人團聚,恐怕要出事啊

果然,在狗子的娘頭七那天晚上,村子裡所有的狗突然毫無徵兆的一齊吠了起來。接著,每家都聽到了有人敲自己家的門,門外是狗子他娘的哭聲:「嗚嗚我兒子沒了我老頭子也沒了你們誰知道他們在哪啊

狗子他娘頭七的晚上一過,第二天就有人發現六叔七竅流血死了。

從那以後,每夜都會傳來狗子的娘哭嚎的聲音,於是村裡人有的就打算離開這個世代生活的地方,可是沒有一個人能活著離開

 

 

終於有一天,有一個雲遊的道士路過這個村子,村裡人把他視為救命稻草,都苦苦哀求那個道士救救這個村子。

道士聽村民講完整個經過以後,歎道:「唉,既然我趕上這件事,也算是因緣際會,恐怕是天意啊!我盡力而為吧。」

村裡人似乎都看到了希望。

之後的幾天,道士在村裡挑了一塊巨石,花了整整三個月的時間鑿刻出一副石棺,用自己的血在石棺上畫滿了符咒,又讓幾個壯年男人把石棺抬到村口的大槐樹下。

他召集了村民,說:「各位,今晚我會盡力化解狗子一家的怨氣,如果我做到了,那大家以後自然是平安無事,可是如果我失敗了,就跟那幾個冤魂同歸於盡。我會把所有的冤魂封在我的肉身之中。請各位把我的屍身放入槐樹下的石棺,石棺上的符咒可以鎮住冤魂,那樣我至少可以保這個村子一百年平安無事!今晚就請各位把門窗關好,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出來!」

當晚,家家戶戶果然都門窗緊閉,半夜,只聽見外邊鬼哭神嚎,風大的幾乎要把房門吹跑。整個晚上幾乎沒有一個人敢合眼,大家都是在恐懼中度過的。

第二天早晨,有膽子大的開門出去看看情況,發現那個道士已經死了。大家按照道士的吩咐,把他的屍體放在村口的石棺裡,之後果然一直相安無事

 

虎子的爺爺終於講完了這個冗長的故事,虎子已經睡著了。

虎子的爺爺看了熟睡的虎子一眼,歎了口氣道:「唉,這還是我的爺爺講給我聽的故事,道士說把他的屍體放在石棺裡就會保村子一百年無事,從那個時候到現在恐怕也有一百年了吧。唉,也不知傳說是真是假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巨響傳來,是雷擊中了村口的那棵老槐樹!老槐樹燒了起來,樹下的石棺被燻成了黑色,那黑色蓋住了石棺上的符咒。

「咚,咚,咚」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

校正/整理      雲山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