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鬼的女生寢室    音效播放中  


 

新學期開始了,輔仁高校迎來了一批批新生,這些新生來自五湖四海不同的地方,對新的學習環境充滿了好奇與期待。301寢室就是其中一例。

這個寢室一共有五個成員,按年齡排序依次是:大姐高妍,二姐林慧,三姐楊梅,四姐路野,么妹齊娟。這五個女孩充滿了青春活力,一放下行李就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大到學校環境,小到寢室睡舖,說一陣笑一陣,不多會兒就混熟了。除了齊娟有點兒內向靦腆以外,其他四個人都開朗活潑,彼此熟悉了以後,大家一致推選成熟穩重的楊梅為寢室長。

晚上夜談會,照例是繼續白天未盡的話題。突然林慧插了一句嘴,說:「你們發現了沒有,今天報名的時候有點兒奇怪。我去宿管會領寢室鑰匙的時候,所有老師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一個老師還不放心地問了一句你確定是住301嗎?好像不相信我似的。」

「你還別說呢。」路野接著說:「本來我一進校門就有一個學長幫我拿行李,提到一半他問我『你住哪個寢室?』,我說『301!』他就不走了,又問了一句,『5號樓301?』我挺納悶的,我說是呀,你怎麼知道?結果那個男生就把行李放下了,說學妹對不起,他有事要去接電話,我只好一個人搬行李上樓了。」

「為什麼呀?」楊梅忍不住問。

「那有什麼好奇怪的,可能301風水不好,住進來的都畢不了業吧。」高妍睡覺還嚼口香糖,所以她說話有點兒口吃不清。「高妍是個烏鴉嘴!」林慧嘟囔了一句,賭氣轉過身去:「要睡覺了。」於是寢室裡一下子變的靜悄悄的,不一會兒,便響起了五個女孩均勻的呼吸聲

 

第二天,楊梅分派寢室任務,每個人輪流一個星期負責寢室清潔,第一個禮拜是一號床高妍。林慧打開箱子一件一件整理自己隨身的東西。她家聽說很富有,所以她的東西都是些高級品,讓站在一邊看的其他女孩羡慕不已。她故意拿出一個唇膏來炫耀:「漂亮吧?這可是我大姨從法國帶回來的。」高妍站在一邊撇了撇嘴。

晚上路野有夜起的習慣,她迷迷糊糊揉著眼睛走到走廊盡頭的洗手間。完事以後,她打開水龍頭洗了洗手,走了幾步,忽然聽到身後水龍頭又開始刷刷響了,她感覺很納悶,剛才應該是隨手把水關上了呀。轉過身便把開著的水龍頭關緊,搖搖晃晃地返回寢室。打開寢室的門,她打了個呵欠剛要上床睡覺,突然怔住了。借著走道裡昏暗的燈光,她明明看見自己床上躺著一個人,看不清樣貌,但輪廓上應該是個頭髮很長的女生。「真糟糕,走錯寢室了。」她嘟囔一聲退了出去。走到門口她抬頭看了一下門牌號:301

奇怪!剛才的睡意一下子跑掉了,直覺得夜晚的涼風嗖嗖地往脖子裡灌。她縮著脖子朝旁邊看看,這裡是走廊的盡頭,對門是302,可是自己走出去兩分鐘不到,床上就有了一個人。那麼,這個人是路野的心砰砰亂跳起來,她鼓足勇氣,一點一點把門推開,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把燈打開。

一刹那間,寢室大放光明,她將目光投向自己的床鋪,那上面空空的,除了掀開的被單。啊!虛驚一場,路野吐出一口冷氣,拍拍自己的胸脯。睡在下鋪的林慧醒了,她探出頭來:「哦,你沒事吧?」「沒事,沒事。」路野不好意思地伸了伸舌頭,輕手輕腳地摸回了自己的床鋪。

早上,高妍第一個起來打掃清潔,走到門口時她皺起了眉頭。因為她看見梳妝鏡上不知被誰畫了許多一道道血紅色的痕跡,看起來就像鏡子在淌血,大清早讓人看了很不舒服。準是林慧!她心裡想,昨天晚上她對著鏡子一個勁地臭美,還用唇膏在嘴上塗來抹去。哼!該不是受了歐美電影的影響,才拿唇膏在鏡子上塗抹。還不是炫耀?高妍心裡雖然很火大,但由於大家都是新同學,不好意思立刻發作,只好端來一盆清水,一點一點把那血紅的印子擦掉了。

中午上完課回到寢室,剛一進門,林慧就捂住了鼻子:「好臭啊!」其他幾個女孩不約而同地皺起眉頭,寢室了裡瀰漫著一種又腥又臭的氣味,像是什麼東西腐爛了一樣。林慧四下搜尋氣味的來源,她幾步走到高妍的床鋪前,揭開她新買的蚊帳聞了聞:「好臭!高妍,你的床上發出來的,怎麼這麼臭?」一邊說一邊用手在面前扇風,露出嫌惡的表情。

「怎麼可能?!」高妍莫名其妙,她的被褥是開學剛換上的,這才不到兩三天。她上前一步,把身體探入帳內,立刻,一股奇特的臭味讓她立刻捂住了鼻子。仔細看看,床單上還有觸目驚心的一灘血跡。難道經期提前到了?沒道理呀,一點兒感覺都沒有。她腦子裡一下子升起一個大大的問號。只聽見林慧尖細的嗓門在身後嚷嚷:「高妍,你可要注意一下個人衛生了!」

晚上,睡在新換的床鋪上,高妍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不光是生林慧的氣,她偷偷去洗手間看過了,那個沒來。可是床上為什麼會有血跡?而且還有一種說不上來是腐臭味?盡管床被已煥然一新,但那種臭味似乎還是一陣陣揮之不去,她就在這種隱隱約約的臭氣中睡著了,而且,還做了一個噩夢。

 

次日清晨,高妍被手機的鈴聲給吵醒了,她疲倦地翻了個身,然後爬起來,穿著睡衣,呆呆地坐在床頭。昨晚一晚上沒睡好,好像被壓住了,夢見自己站在一個荒涼的地方,周圍陰沉沉的。轉身一看,居然看到一雙血紅的眼睛盯著自己,裡面有兩顆黑黑的眼瞳,就像是惡魔的眼睛!而且,只有一雙眼睛!她想喊,卻發現自己喊不出聲來,想動,又動不了,只好絕望地看著那雙眼睛一點一點向她靠過來

算了,不想了。高妍打了個呵欠,準備下床去漱洗,一扭頭,卻赫然發現穿衣鏡上又佈滿了那種大大小小血紅的印跡,左下角居然是一個紅色的手印!

「林慧!」一聲尖叫,把寢室裡其他四個還在睡覺的人都吵醒了

「你憑什麼說是我畫的?」林慧叉著手,斜著眼看著高妍。

「不是你還有誰?」高妍指指鏡子,「每天晚上你都在這畫妝畫到最晚。而且寢室裡只有你有唇膏!」

「笑話!」林慧取來自己的首飾盒,舉到高妍鼻子底下:「看看清楚!鄉下人!我的唇膏是玫瑰紅,不是紅色!」

「你說誰是鄉下人?!」高妍眼圈紅了,一把打落林慧捧著的首飾盒。楊梅,路野,齊娟三個人馬上上來勸架,林慧不服氣地冷哼一聲:「本來就是鄉巴佬,鄉巴佬才不洗澡臭死人!」

好不容易勸開兩人,楊梅歎了一口氣,清官難斷家務事。沒想到自己才當上寢室長不到一個禮拜,寢室裡就出了這麼多事情。誰對誰錯一時也分不清,她只好自己端來一盆水收拾殘局。說來奇怪,她用抹布擦拭那些紅色印跡時,鼻子裡卻嗅到一絲淡淡的血腥味。她把抹布拿到近前聞聞,味道更濃了。這上面難道是血跡?想到這裡,她不由渾身打了個冷戰。又一想,怎麼可能?於是笑著搖搖頭,把半盆淡紅色的水拿到洗手間倒了。

 

週末來臨,高妍和林慧兩個人還沒有開口說過話,寢室裡空氣特別沉悶。為了打破僵局,楊梅提議大夥一起去越秀山野炊。沒有人反對,於是就包了一輛出租車一起去了。這趟旅行從某種意義上說其實是失敗的,每個人的心情都不好,高妍,林慧並沒有像楊梅期待的那樣和好,她們甚至刻意避免身體的接觸。

路野隨手帶了一個傻瓜相機,風景不錯的地方就合照上個幾張。不過那天天氣也不好,陰沉沉的,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灰濛濛,一種怪異的感覺在每個人身邊流動。終於,旅行結束了。幾個人一回到寢室,路野就第一個撲到床上:「累死了!還是寢室舒服。」

「你們看!」齊娟驚叫一聲,隨後進來的幾個人一齊扭頭看她指的地方。天哪!地上居然佈滿了濕淋淋的腳印!從門口一直延續到陽臺。而且只有一隻腳!「遭小偷了!」林慧最先反應過來,丟下行李衝向自己的密碼箱:「我還有幾張卡和錢放在裡面呢!」每個人都手忙腳亂地檢查自己的貴重物品。

最後,301寢室成員筋疲力盡地坐在了一起,她們百思不得其解:小偷既然已經進來了,又為什麼不偷東西?而且門窗關的好好的,他是怎麼進來的?最奇怪的是這小偷似乎只有一條腿!還是左腿!他又怎麼可能從高高的陽臺上下去?!這件事情報了案,校警衛室派人檢查也沒有結論,只是在全校進行了一場安全知識教育就不了了之。

照片是楊梅拿去洗的,她去取照片的時候計畫晚上開一個特別會議,大家討論高妍和林慧的事情。這兩個人到現在為止還在冷戰,真夠讓人頭疼的。拿到照片,她皺起了眉頭,果然效果很差,五個人一個個哭喪個臉,即使是笑也笑得沒精打采,心事重重的樣子。突然,她的目光定格在了其中一張照片上。天哪!她看到了什麼?!

照片裡,她自己笑得格外燦爛,在其他四個人的襯托下尤其顯眼。左邊是高妍,右邊是林慧,而她站在她們兩人中間,挽著兩個人的手,甜甜地笑著。這張照片本身沒什麼問題,問題在於照這張相的地點,偏偏是在人跡罕至的越秀山瀑布。楊梅記得很清楚,當走到這裡時,路野提議合大家合影一張。

但是,沒人拿照相機,只好讓楊梅來照,其他四個人擺pose。林慧和高妍還是大家刻意拉在一起,照的時候兩個人離的遠遠的,生怕碰觸到對方,中間就有了一個人的距離。可是,誰想得到,這一個人的距離,居然讓楊梅給填補了!但她當時確確實實是在給大夥照相的啊!而且,她的笑容在林慧、高妍這對冤家陰暗的表情襯托下格外詭異。看著看著,楊梅忍不住用手捂住了嘴巴,她怕自己會尖聲叫出來,這件事太恐怖了!

昏黃的燈光下,坐著四個人,靜靜地圍著一張書桌,誰也不說話。楊梅心裡亂糟糟的,她不知道該不該把照片的事告訴幾位姐妹,說出來又怕會嚇著人。林慧早就坐的不耐煩了,終於她打破寂靜,說:「這高妍怎麼還不出來?她都洗了半個小時的頭了。」確實,當楊梅宣佈晚上21:30開寢室會議的時候,高妍正端個臉盆去洗頭,可現在都多久了?楊梅站起身準備去洗手間看看,剛走了兩步,突然聽到那邊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隨後是臉盆砸到地上的巨響。

事情發生以後,警方派人封鎖了案發現場並進行了偵察,但是怎麼看這都只是一場普通的溺水死亡案。可是死者高妍為什麼把頭浸在臉盆裡溺死呢?這無論如何都叫人想不通。據調查,她並沒有心臟病史,又沒有自殺的動機。楊梅她們回憶起在洗手間看到的那一幕就不寒而慄。當時,聽到那聲尖叫以後,楊梅就有預感是高妍出事了,等她看到高妍的屍體時,不由兩眼發黑。高妍披頭散髮濕漉漉地仰面躺在地板上,臉色發青,兩隻眼睛幾乎鼓了出來。

最恐怖的是她的臉,扭曲得幾乎變了形,似乎是看到了什麼特別可怕的東西。正在楊梅震驚地看著死去的高妍時,突然感到身上一沉,好像什麼東西壓了過來。轉頭一看,原來是緊隨其後的林慧,她已經嚇暈過去了。高妍之死,給寢室帶來的影響是巨大的,幾天來,每個人都無精打采的。尤其是林慧,她再也沒有上過那個洗手間,平時都是繞道去樓上解決。聽說她已經向學校提出了更換寢室的申請,只是還沒有被批准。

每天晚上,楊梅都看著高妍空蕩蕩的床鋪難以入睡,她的蚊帳還沒有撤走,裡面黑洞洞的感覺像一個敞開口的墳墓,等待著入葬。

這天深夜,楊梅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哭,仔細聽了聽,哭聲好像是從上鋪傳來的。上面睡的是寢室最小的妹妹齊娟,她本來就很內向,經歷了這麼可怕的事以後,她就更沉默了。現在楊梅聽到她哽咽的哭聲,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好好安撫這個小妹妹。

「齊娟?」楊梅輕聲叫。

「嗯?」夾雜著濃重鼻音的回應。

楊梅鬆了一口氣,說:「你在哭嗎?」上面的哭聲又繼續了,齊娟抽泣著說:「楊梅姐,我害怕。」

「不怕。」楊梅擺出一副天塌下來我頂著的架勢,「有什麼好怕的?這件事是意外。警察不都說沒事了嗎?」說到這兒,有點心虛,小心地望了望高妍的床鋪,似乎她正披頭散髮地坐在裡面,陰森森地看著自己。

齊娟聽了這兩句話,顯然情緒安定了許多。她感激地說:「楊梅姐,謝謝你。很晚了,你也睡吧。」

昏昏沉沉地,楊梅進入了夢鄉。

 

「噹噹噹!」寢室裡的掛鐘敲了三下,凌晨三點了。路野一覺醒來,翻了個身,竟隱隱約約看見蚊帳外有個身影在晃動。誰呀?這麼晚了還不睡覺。突然,她想起來,自己睡的是上鋪,怎麼會有這麼高的人讓自己看到?驀地,她直起身子,驚恐地發現蚊帳底下緩緩伸進來一隻手

齊娟剛剛睡著,淚痕掛在臉上還沒有乾。她迷迷糊糊地聽見什麼地方傳來一陣悉悉簌簌的聲音。她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透過蚊帳向外看。一刹那間,她以為自己還沒有睡醒,產生了幻覺。於是她下意識地打開蚊帳,把頭伸了出去。這下子看清楚了!

她看見,她的對面,也就是路野的蚊帳前漂浮著一個東西,好像是一個人。這個人正好背對著她,只能看見一頭長髮長長地披散下來。「她」穿著一件白色的衣服,而且只有一條腿!此刻,「她」正抓著路野的頭髮,把她從床鋪往外拖。清冷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顯得「她」動作格外詭異呆板。齊娟幾乎可以聽見自己心跳的快要炸掉的聲音,她有一段時間眼前一片發黑,幾乎什麼也看不見。等到反應過來時,她看到路野的身子幾乎已經被拖出一半。

她想喊,大聲喊救命,卻發現自己的喉嚨發不出一點聲音來,好像已經被極度的恐懼給嚇啞了。正在這時,「啪!」一聲巨響,重物墜地的聲音,一時間,整個寢室都被驚醒。楊梅伸手去拉燈繩。等到光明照滿寢室的時候,她們看見:路野仰面朝天躺在水泥地上,她大睜著眼睛,眼角裡流出鮮紅的血液

 

301寢室一時間受到了學校前所未有的重視,至今為止,開學不到一個月,已先後有兩名同學意外死亡。警方每次都立專案調查,但結果卻不如人意。

因為,從表面上看,這兩個女生的死並沒有什麼關聯之處。高妍是在洗頭時臉部浸入臉盆溺水而死,而路野則是晚上不小心從上鋪摔下來摔死的。學校除了加強有關的安全措施以外,就是盡力封鎖消息,避免事件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但301鬧鬼的消息已不脛而走,傳遍了校園的每個角落。

幸好緊隨其後來的「十一」長假阻止了這件事的進一步傳播,學校裡的人基本都回家度假了。齊娟也被她的父母接了回去,自從路野死了以後,她的神情就有些不太正常。一天一句話也沒有,有時只會一個字一個字往外吐:「拽」,她現在就只會說這個字。醫生診斷可能是那天晚上目睹了路野死亡的慘狀,受刺激太大,出現的暫時精神失常。

「反正我是要搬走了,你們自己看著辦。」林慧一邊收拾行李一邊回頭對楊梅她們說。齊娟呆呆地坐在一旁。

楊梅並沒有去阻止林慧,雖然學校承諾儘快給她們解決換寢室的問題,可是提早搬走也是一個明智之舉。

突然,林慧停下了手裡的動作,神秘兮兮地對楊梅和齊娟講:「我告訴你們一件事,你們不要給別人說哦。」

「什麼事?」楊梅直覺到她說的很可能與這個寢室有關,精神一下專注起來。

「就是」林慧突然噤口,輕手輕腳走到門口,把門小心鎖好,才回到她們身邊,壓低嗓門說:「就是關於這個寢室的事,我媽託人打聽的。聽說兩年前,這個寢室裡住的也是五個女生,有一次她們坐大巴去旅遊,結果不知怎麼的,車從橋上翻下來,一車人死了一大半,那五個女生也死了。後來,就聽說這個寢室開始鬧鬼,再後來學校就把它封起來了。聽說,那五個女生裡面有一個摔掉了右腿,找都沒找到。真慘哪!」

楊梅聽了林慧這番話以後,眼睛都直了,想不到普普通通的一個301寢室,背後居然有這麼恐怖的故事。她下意識地向四周打量一下,似乎那個隱藏其中的幽靈會突然走出來。齊娟並沒有多大反應,她一直在玩自己的手指頭,幾天假期不見,她的臉似乎變蒼白了。

「真想不通她父母怎麼放心讓她回來。」林慧嘖嘖道。她附在楊梅耳邊說:「寢室長,我走以後,自己保重,照顧好齊娟。最好馬上搬出去,一刻也不要多留。」楊梅看著她的眼睛,緩緩地點了點頭。

沒想到看起來弱小的齊娟意志這麼堅定,本來楊梅已經聯繫好了別的寢室,讓她們住幾天。回去和齊娟商量卻遭到她的一口拒絕,楊梅好說歹說齊娟也不同意搬出去,又不說理由。楊梅簡直不知道她在想什麼,自從收假回來以後,她就這副莫名其妙的樣子,症狀較之前似乎更加嚴重了。此刻,她像沒聽見楊梅對她說話一樣,疵疵呆呆地端了一盆衣服就上洗手間了。

 

天已近傍晚,楊梅站在門口發愣,她不知道如何處理這種棘手的問題,丟下齊娟不管?這不是她處世的風格。強制把她拖走?萬一加重了她的病情怎麼辦?左思右想沒個主意。聽著洗手間嘩嘩的流水聲,楊梅仰天長歎,算了算了,捨命陪君子吧。反正學校後天就來封門了,到那時她齊娟堅持也沒用。這兩天不會再出什麼事吧?

楊梅把齊娟的枕頭搬到了自己床上,晚上有人做伴,才不會害怕。齊娟回來以後,一直在用梳子梳她那長長的頭髮。她穿著純白色的睡袍,楊梅看著她,有一瞬間以為看見了死去的路野,慌得忙把眼睛移開。

晚上,寢室的電話響了幾次,每次楊梅一接電話對方就自動掛掉,如此折騰下來,楊梅心裡又升起陣陣疑雲。她一轉頭,正好看見齊娟在看她的眼神,那種冷冰冰的感覺讓她渾身不自在。

 

「噹噹噹!」大鐘敲了三下,現在是凌晨三點。楊梅坐起來看著四張空蕩蕩的床鋪發愣,本來齊娟一直在身邊的,可是剛才一覺醒來,她卻已不見了蹤影。楊梅不知道她去了哪裡,也沒有勇氣知道。

突然,門口透過一絲亮光,走廊裡的燈光一點點照了進來。楊梅猛地拉過被頭緊緊抓住被角,蜷縮在床頭。明明沒有人,門怎麼會自己打開呢?寂靜中,門一點一點被打開,又一點一點緩緩關上,似乎什麼已經進來,卻什麼也看不見。楊梅恐懼得想大聲尖叫,卻發現喉嚨被卡住似的發不出聲來,只聽見上下兩排牙齒交叉碰撞的「咯咯」聲。等了一會兒,沒看見什麼東西。只有清冷的月光從窗外照射進來,映出四張空蕩蕩的床鋪和嚇得快瘋掉的楊梅。

終於鼓足一絲勇氣,楊梅一點一點向床邊蹭去,她哆哆嗦嗦地探出頭,想看看床邊有什麼東西。什麼也沒有,除了兩雙鞋,她吁了一口氣,看樣子是自己疑神疑鬼,一時產生了幻覺罷了。等等兩雙鞋?她的眼睛定格在其中一雙紅色拖鞋上,這是齊娟的拖鞋,也就是說她一直在寢室了!

楊梅下意識地抬頭望望上鋪,卻被什麼東西遮住了眼睛,癢癢的,她伸手去摸,頭髮!很長很長的頭髮!一點一點垂下來,擋住了她的視線。楊梅不敢再抬頭,她嚇得似乎已經快失去了意識。齊娟,她是短髮。

終於,一張臉倒懸在她的面前,這是一張什麼臉啊!臉皮從中間豁開,露出了鮮紅的肉,該有眼睛的地方卻只有兩個墨黑的窟窿。在月光的下看起來格外恐怖!而且還不斷向她貼近,近得幾乎粘在一起。

「啊!」,301寢室發出一聲驚人的慘叫,在寂寂的黑夜裡傳得很遠很遠

 

接連發生這麼多慘案以後學校很堅決的用封條把301寢室給封了,由於鄰近寢室的強烈要求,最後把整個樓層給清空。人員全部都遷移到了其它宿舍樓。

其間,齊娟的父母來過學校一次,他們說齊娟因為精神恍惚,在假期期間一個人出去,結果被卡車給撞死了。休假過後,他們打了好幾個電話到學校,卻沒人接聽。後來,就出了楊梅這件事。

而那天見過她們的同學,一致作證,說十月八號那天的確曾看見臉色蒼白的齊娟和楊梅在一起。當時感覺齊娟是怪怪的,可沒多注意。沒想到,她已經這件事光想想就足以讓人發瘋!

林慧不久以後就被送去國外讀書,據說她因為這件事也受了相當大的刺激。也難怪,本來301寢室有五個人,現在只有她一個倖存。

這就是301寢室的故事,已經結束,好像又未結束。那沉默的封條似乎在等著一隻陌生的手把它揭開,然後當然,從我本意上是希望它就此結束,因為這個世界,我們最需要的還是陽光。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