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本山莊以鬼魅和傳奇靈異為主題,莊內魅影幢幢,鬼出神沒。莊主善意提醒您,凡膽小的、心虛的、未滿十八歲的、不喜及不適懸疑緊張恐怖的遊客,是否進入請自行斟酌。

 

banner-06.jpg 


筆  仙

 

 
 

當一支筆的筆尖在雪白的紙上突然停止時,唐突的尖叫震動了整棟大樓,並不是所有遊戲都可以去玩的。

 

跳動不安的燭火,搖搖晃晃的照射著本來就不大的房間,暗黃色的燭光潑在四個人的臉上,有種說不出來的奇怪。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與我續緣,請在紙上畫圈圈。」張小薈本來甜美的嗓音,在此刻顯得顫抖而刺耳。

四周一片寂靜,靜的每個人都能聽見自己「咚咚咚」的心跳聲,還有輕微的喘息聲,步步逼著每個人特別專注。

宿舍當中兩個膽子小的躲在了一邊,兩個稍微膽大的女孩正在玩著大學生當中流行的靈異遊戲——「請筆仙」。

 

對年輕人來說,從未嘗試的遊戲可能吸引力更大,而且請筆仙的步驟,工具也比較簡單,一隻書寫流利的筆和一張白紙(據說白紙越大越「靈驗」),一張白紙兩側分別寫著「12345678910」和「唐、宋、元、明、清、近」,另兩側寫著「男、女」和「是、否」,將紙攤平後,兩人雙手手指交叉共執一支筆,遊戲規則不允許用手肘或手腕作支撐,必需保持懸空,筆桿垂直於紙面上任何一點就準備開始了。

 

求筆仙的人重複念著請仙詞:「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與我續緣,請在紙上畫圈圈」。良久,筆神奇的開始移動,求問者開始發問,比如「我能否考上大學」等等,筆會循一個方向劃著圈圈走,發問的問題不斷重複問,筆會向寫著答案的方向逐漸靠近,一直至走到「答案」上面就停止了。得到答案後,要恭恭敬敬地再念誦咒語,將「筆仙」送走。


等了好一會兒,林沫沫有些不耐煩:「搞什麼?這麼久還沒有動靜,這個遊戲到底準不……」話沒說完,林沫沫突然直直的盯著停在白紙上的筆,它開始在動??

張小薈聲音略帶顫抖的問道——「筆仙大人,請問我的初戀在幾歲?」

黑色的圓珠筆在兩人白皙的手中,正以詭異的姿態慢慢移動,最後在「1」和「6」的數字上各畫了一個圈。


四個人倒吸一口涼氣。

「啪。」圓珠筆順著張小薈和林沫沫緊扣的手指中滑落在地上。

「小小薈啊,剛剛那個筆仙回答對了嗎?」項一菲和蘇燦雪躲在被窩裡迫不及待的問。

「對了。」張小薈緩緩點了點頭。


「小薈,剛剛是你動的筆嗎?是不是你動的筆?」玩筆仙的另一方林沫沫直直的看著張小薈,不想錯過她任何一個表情。

本來玩這個遊戲,只是出於好奇,再說自己一向對靈異事件比較感興趣,但是自己明知道即將發生的靈異事件一旦真的發生了,自己卻又無法相信,也不敢相信。

 

人類就是這麼一個內心糾結的奇怪生物。

「拜託,如果是我自己動的筆,那我還請筆仙幹什麼?要不然你也問筆仙一個我們都不知道的問題?」張小薈的表情一臉無奈。

「呵呵呵」一陣輕微到似乎聽不見的暗笑聲突然衝進每個人的耳朵裡。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張小薈緊張的問著其他三個人。

另外三個女孩都點了點頭:「是好像聽見了一點聲音,好恐怖啊~


「呼……」桌子上正不安跳躍的燭火,突然之間熄滅,寢室陷入一片恐怖的黑暗當中。

「啊!!」緊湊的尖叫聲一下子同聲而出,四個女孩緊緊抱在一起,人在無救的黑暗中,只有妥協和恐懼。

尖叫過後就只剩下一片安靜,誰也不願意先開口打破正在黑暗中沉睡的死寂。

其實並沒有發生什麼讓人崩潰的可怕事情,但是從筆尖在紙上開始移動的瞬間,恐怖就一直伴隨著所有人。

 

門外突然傳來越來越近,越來越響的腳步聲,這腳步聲一下下正刺入每個人緊崩的神經。

「吱呀——」房間的木門被推開,四個女孩緊緊的閉著眼睛,隱約間感覺眼前似乎有一點亮光透進來。

「我說,你們四個小丫頭半夜不睡覺,鬼叫什麼?」

「陳阿姨?」四個人似乎終於能鬆一口氣,虛驚一場,原來是寢室管理員。

陳阿姨看了看桌子上的一副道具,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小小年齡怎麼信這個?你們不知道有大學生因為這個嚇死的啊?」


「唉…… 現在的孩子。」陳阿姨無奈的搖搖頭:「嚇壞了吧?趕快上床睡覺,再有十幾分鐘就要熄燈了。」

「天呐,剛剛可嚇死我了。」望著走出門的陳阿姨,蘇燦雪輕輕拍了拍胸口。

「我也嚇個半死,以後可再也不玩這種遊戲了。」項一菲也是面帶懼色。


「啊,我忘了一件事情!」張小薈突然誇張的叫起來。

「張小薈,你又怎麼了,大呼小叫的。」項一菲輕拍胸脯一臉責怪。

「我忘了送筆仙了。」

「送筆仙?」項一菲和蘇燦雪一臉疑問。

「對啊,要送筆仙,請筆仙最大的忌諱就是,在請完筆仙之後沒有恭恭敬敬的送走他,而且在沒有送筆仙之前,蠟燭是不可以熄滅的,現在蠟燭也滅掉了,你們說……那個被我們請來的筆仙會不會就在這間宿舍裡呢?」其餘人的臉色立刻被嚇得慘白。


「不、不會吧?」蘇燦雪聲音柔柔的在辯解:「在在說了就算,是在這個房間裡又能怎麼樣?人家是筆仙,仙嘛,肯定是神仙嘍,說不定還是一位長得巨帥的神仙,神仙是不會出來嚇人的。」

 

「笨蛋!」張小薈白了她一眼:「說的好聽管他叫做筆仙,其實據傳聞請來的就是一些孤魂野鬼罷了,你以為神仙是那麼好請的啊,說請就能請得到,而且我還聽說啊,請來的筆仙一般都是一些生前慘死的人,而且,如果在請筆仙的過程中,有做的不對的地方,或者陽氣較弱的人,筆仙就會順勢附在那個人的身上!!慢慢的把他們弄死。」


「啊!!小薈你不要再說了。」項一菲嚇得一個勁的往蘇燦雪身上鑽。

「噗~哈哈哈哈,嚇你的啦,安心啦,現在都是什麼年代了,那裡會有那麼邪門的靈異事件,我聽說的可能都是一些無聊人胡謅的啦。」

不愧是正值青春的少女,這麼一會兒功夫張小薈又開始手舞足蹈的開起玩笑。

「真討厭啊你,張小薈。」

嘻嘻哈哈的玩笑聲似乎蓋過了剛才的恐怖,幾個人都上床睡覺,誰都沒有注意到呆坐在床角的林沫沫,她和小薈玩筆仙的時候分明看到了趴在小薈背後的……

 

「沫沫快走啊,再不走就遲到了,要知道今天可是滅絕師太的課。」蘇燦雪對著床上的林沫沫說道。

「怎麼了,沫沫,一眼黑眼圈,昨晚沒睡好嗎?還是被昨晚的事情嚇著了?」張小薈笑嬉嬉的用手搭在蘇燦雪的肩頭看著林沫沫。

「啊!!」林沫沫捂著嘴巴,看著張小薈的身後。


「怎麼了?沫沫?怎麼那個表情?」張小薈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林沫沫,又看了看自己身後:「我身後有鬼啊。」

「沒有什麼。」林沫沫匆匆的換好衣服,拿起包包轉身走出寢室。


「她怎麼了?」張小薈和蘇燦雪都是一臉吃驚的看著林沫沫匆匆而去的樣子。

「一定是昨天晚上被嚇找了,張小薈看你幹的好事。」項一菲責怪張小薈亂開的玩笑。

張小薈無所謂的聳聳肩:「沒事,過幾天就好了,再說了,昨天晚上的恐怖係數不至於把林沫沫嚇到吧,你們兩個還差不多。」

 

慌慌張張的往教室方向走的林沫沫心裡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昨天晚上她分明看到了一個女人緊貼在張小薈的背上,本來以為是眼花,睡一覺就沒事兒,誰知道早晨起來還是那樣,她突然想起來張小薈昨天晚上那句開玩笑似的話——「如果在請筆仙的過程中,有做的不對的地方,或者陽氣較弱的人,筆仙就會順勢附在那個人的身上!!慢慢的把他們弄死。」


「我說沫沫啊,你走那麼快幹什麼,等等我們啊。」

熟悉的聲音,讓林沫沫後背一僵,是小薈!她在心裡安慰自己,沒事的,或許轉身往後看就會發現小薈背後根本沒有什麼女人呢。

 

她緩緩的轉身,試圖讓自己保持自然的微笑,一定是自己眼花了,一定是呀。

「啊!!」轉過身的林沫沫還是忍不住尖叫,引得周圍學生側目相看。

「沫沫,你怎麼了?」張小薈一點點的靠近林沫沫,試圖想正常的跟林沫沫溝通。

「走開,走開……」林沫沫驚恐的表情像是看見了什麼怪物,拼命地逃開。

「沫沫……」張小薈失落的呆在那裡,怎麼會這樣?

「小薈啊,你和沫沫鬧翻臉了嗎?她怎麼這個樣子啊?」蘇燦雪在一旁不解的問。

「沒有啊。」張小薈輕輕的搖了搖頭。

「先別管她了,先去上課吧,等下課了,我們再去看看她。」項一菲拉著張小薈的手往教室的方向走。

「嘶~好冷啊。」項一菲低頭看了看張小薈的手,奇怪。

 

林沫沫不顧路人詫異的目光,一路奔跑,她看到了,真的看到了,為什麼這種出現在恐怖電影上的情節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這是哪裡?」林沫沫看了看周圍,原來是體育器材室,這裡一般很少有人經過。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與我續緣,請在紙上畫圈圈。」周圍響起了請筆仙時張小薈念的請仙詞,聲音很小,小到幾乎聽不見,但是林沫沫還是聽到了。

她痛苦的倚在粉白的牆上,雙手緊緊捂著耳朵,但是聲音像是在她耳朵裡似的,依舊迴蕩在林沫沫的耳邊久久不散——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與我續緣,請在紙上畫圈圈。」剛開始只是小小的聲音但是後來,聲音變得越來越大,幾乎充塞了體育器材室的每一個角落。

林沫沫死死的捂著腦袋,腦海中的恐懼立刻蔓延到無以復己的地步,林沫沫用力撞擊著牆壁,鮮血不斷從額頭上溢了出來。

恍惚間眼前出現了一抹幽幽的身影,看不清楚長相,只覺得人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不,不要……」林沫沫倒在地上,雙眼驚恐的瞪大:「為,為什麼要纏著我?為什麼要纏著我不放?」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與我續緣,請在紙上畫圈圈。」這是她在生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久久徘徊……

 

剛剛下課,張小薈就一個勁的打林沫沫的手機,可是一個個手機關機的提示語音,殘酷的阻絕了張小薈急切的熱情。

「沫沫的手機關機了嗎?」蘇燦雪在一旁咬著一根雪糕。

「嗯。」張小薈點了點頭。

「小薈,燦雪……」遠處的項一菲氣喘吁吁的跑過來。

「跑得這麼急,趕死了啊。」蘇燦雪開玩笑的問道。

「這次你還真的說對了,在體育器材室,沫沫她……」項一菲眼眶裡盈著淚水:「她……

「快去看看。」幾個人飛奔到體育器材室,周圍已經圍了很多人在嘰嘰喳喳的議論著什麼。

「讓讓,讓讓,快讓讓」三個女孩撥開人群,終於看到了林沫沫頭偏到一邊的躺在地上,額頭上全是血,旁邊還有蘸著血寫的字——「小薈,我昨天看到了……

「沫沫!!」首先承受不住倒地的是蘇燦雪,她膽子本來就比較小,而且見不得血,見到昔日的好朋友竟然變成這樣更是承受不住。

張小薈也是神情呆滯,怎麼會這樣?

 

不到一分鐘學校訓導主任就趕過來了,先把蘇燦雪送到醫務室,遣散了在場圍觀的學生以後,又打電話通知了學生父母和員警,二十分鐘以後員警和沫沫的父母也立即趕到。

林沫沫的父母在現場哭得死去活來,拼命的指著要求校方負責,法醫當場給的結論更加驚人,死者生前雖然用頭猛烈的向牆撞擊但是並沒有導致立即死亡,死者的死因明顯是驚嚇而死的。

聽到這個結論,沫沫的母親哭得更加傷心,幾乎暈厥倒地,唸唸有詞說著要到法院去提告。

宣佈死因時隱約間張小薈好像聽到周圍有人議論——「什麼破學校啊,都能把學生嚇死。」

林沫沫的屍體被抬出去時,張小薈看見沫沫臨死前驚恐的眼神,後背突然一陣陰冷的涼意。

「小薈,咱們回去吧。」項一菲滿臉淚水。

「嗯。」張小薈點點頭。

 

「燦雪,一菲,你們去上課吧,我今天不舒服。」張小薈縮在被子裡對蘇燦雪和一菲說道。

「小薈啊,要不要緊啊?」蘇燦雪擔心的看著張小薈。

「我應該沒事的。」張小薈努力向她們笑笑,看著她們走出去,才哆裡哆嗦的把電熱毯在開大一點。

從昨天看到林沫沫的死相,再到警局做筆錄,一直冷到現在,難道真的是生病了嗎?

 

張小薈哆哆嗦嗦的下床穿衣服,她的身體冷到像是冰塊,動一下,全身的肌肉都僵硬得酸痛無比,在下床穿好鞋子那一刻,突然覺得後背很沉重,好像是身上背了一個人,沒錯好像確實是背了一個人,因為她越來越感覺全身的涼氣都是從背後傳來的。

不行,她必須快一點去醫務室,就當在她放快腳步準備走出去的時候,腳下踩了一下什麼東西似的跌倒在地上,原來是昨晚玩筆仙時用的圓珠筆,她突然好像想起什麼似的瞪大眼睛,想起了昨晚的一句話——「如果在請筆仙的過程中,有做的不對的地方,或者陽氣較弱的人,筆仙就會順勢附在那個人的身上!然後慢慢得把他們弄死。」

背後的重量一下子輕了許多,但是眼前卻出現了……

 

「小薈?小薈!!啊!!」尖銳的叫喊聲久久不散,項一菲和蘇燦雪望著眼前的畫面,忍不住尖叫。

張小薈躺在地上,周圍一滴血跡都沒有,但是臉色卻是誇張的白,嘴巴張得大大的,令人無法理解的是平時有名的櫻桃小嘴怎麼會張到這個程度。

跟昨天一樣,訓導主任趕到了,支開看熱鬧的學生,通知家長和警察,但是這一次明顯訓導主任的臉色不太好看,法醫到了之後結論都是一樣——驚嚇死的。

在七嘴八舌的議論紛紛,和小薈家長的哭喊聲中,事情終能處理暫告一段落。

 

平常熱鬧的寢室在這時變得十分寂靜。

「一菲,我好怕,校長什麼時候能給我們換宿舍啊?」蘇燦雪和項一菲縮坐在床角。

「誰知道啊,校長他們忙著應付家長,媒體,和上面呢,哪有時間管我們兩個苦命鬼。」項一菲不滿的說道,突然目光看到了地下的圓珠筆。


「燦雪啊,你說自從我們玩了那個什麼筆仙之後,小薈和沫沫就都死了,下面會不會輪到我們?」

「不、不會吧?我們不是沒有玩嗎,應該不會找咱們,而且,那只是一個靈異遊戲罷了,準不準還是一回事呢。」

蘇燦雪縮縮脖子,她也看到了地下的圓珠筆。

「要不然咱們也試一試吧。」項一菲嚥了嚥咽口水。


「一菲,你瘋了??」蘇燦雪大叫。

「你想啊,燦雪,人有需要的東西,鬼肯定也有需要的東西啊,搞不好我們請的筆仙正是因為缺了什麼東西,或者那個人被壞人殺死後埋在了一個地方久久不見天日,所以才出來害人的,恐怖小說和鬼片不都這麼說的嗎,反正在這坐著說不定會被鬼嚇死,不在這兒坐著也會被鬼嚇死,乾脆一不做二不休,難道你也想像小薈和沫沫那樣嗎?」

「好,好吧。」蘇燦雪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然後堅定的握了握奶奶從廟裡求來的護身符。

 

外面的天氣霧濛濛的,屋子裡兩位美麗的驚恐少女玩著大學生的通靈遊戲——請筆仙。

燭光的映照下,屋子顯得十分的暗黃,兩個女孩的影子被映在牆壁上,雙手交叉著握著筆,落在在慘白的白紙上,其中一個女孩口中念念有詞——「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與我續緣,請在紙上畫圈圈

「吱……」房間的木門像是被人推開了一樣,露出能進出一個人的寬度。

筆尖順著白紙歪歪扭扭的畫了一個圈,兩個女孩倒吸一口涼氣。

「那請問……


牆壁上的影子照射出來兩個女孩僵硬的胳膊直直的伸著,兩隻手交叉著握著筆,正以怪異的姿態動來動去。

「最後問一下,筆仙你需要什麼?可不可以不殺我們?我們還小……

正移動的筆尖在白紙上突然停止,唐突的尖叫聲刺耳的響起,半空中憑空傳來了詭異的聲音:「要命。」

正在值班的陳阿姨起身離開辦公桌:「唉,又是哪個宿舍的?」

 

本台報導,位在○○路的○○大學昨夜由於學生請筆仙,兩位女生一死一瘋,現在請靈學專家○○先生為我們解析一下有關請筆仙這一件事。傳說中的靈學專家,鬍子一把,一臉嚴肅的滔滔不絕的講解著有關筆仙的訊息。

某精神病康復中心,一位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一臉呆滯的拿著手中的圓珠筆念念有詞——「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與我續緣,請在紙上畫圈圈。」

 

有人說筆仙就是自己的前世,也有人說筆仙是一直跟隨著自己的一些魂魄,每一世每一世都跟著。信不信由你

 

--

 

作者:鬼姐姐   文字校正:雲山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多念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
  • 第一大願:願我來世,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自身光明熾然照耀無量無數無邊世界,以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隨形莊嚴其身;令一切有情如我無異。

    第二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淨無瑕穢;光明廣大,功德巍巍,身善安住,燄網莊嚴過於日月;幽冥眾生,悉蒙開曉,隨意所趣,作諸事業。

    第三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以無量無邊智慧方便,令諸有情皆得無盡所受用物,莫令眾生,有所乏少。

    第四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行邪道者,悉令安住菩提道中;若行聲聞獨覺乘者,皆以大乘而安立之。

    第五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有無量無邊有情,於我法中修行梵行,一切皆令得不缺戒、具三聚戒;設有毀犯,聞我名已還得清淨,不墮惡趣。

    第六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其身下劣,諸根不具,醜陋、頑愚、盲、聾、瘖、啞、攣躄、背僂、白癩、顛狂、種種病苦;聞我名已,一切皆得端正黠慧,諸根完具,無諸疾苦。

    第七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眾病逼切,無救無歸,無醫無藥,無親無家,貧窮多苦;我之名號一經其耳,眾病悉除,身心安樂,家屬資具悉皆豐足,乃至證得無上菩提。

    第八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有女人為女百惡之所逼惱,極生厭離,願捨女身;聞我名已,一切皆得轉女成男,具丈夫相,乃至證得無上菩提。

    第九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令諸有情出魔罥網,解脫一切外道纏縛;若墮種種惡見稠林,皆當引攝置於正見,漸令修習諸菩薩行,速證無上正等菩提。

    第十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王法所加,縛錄鞭撻,繫閉牢獄,或當刑戮,及餘無量災難凌辱,悲愁煎逼,身心受苦;若聞我名,以我福德威神力故,皆得解脫一切憂苦。

    第十一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饑渴所惱,為求食故造諸惡業;得聞我名,專念受持,我當先以上妙飲食飽足其身,後以法味畢竟安樂而建立之。

    第十二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貧無衣服,蚊虻寒熱,晝夜逼惱;若聞我名,專念受持,如其所好即得種種上妙衣服,亦得一切寶莊嚴具,華鬘、塗香,鼓樂眾伎,隨心所翫,皆令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