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一輛車上   音效-褐邊.jpg  

 


聲音錄製/夜帆

 

三個好朋友坐在一起吃宵夜,喝啤酒,大聲喧嘩說笑。

夜深了,宵夜攤上已經沒有幾個人,連老闆都歪著頭在一邊打起了瞌睡。

這三個朋友也都有點暈暈乎乎了,還沒有要結束的打算。

 

忽然,有個人走到他們的桌邊,低著頭招呼沒打一聲就坐了下來。

三個朋友其中有一位叫「阿志」的帶著幾分醉意,一臉不高興地說:「喂!先生,你坐錯位置了吧!?」

這個低著頭的人臉帶悲傷地搖搖頭,用一種哀怨低沉的聲音說著:「阿志,你不認識我了嗎?」

阿志正奇怪著這個人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三個朋友不禁同時往這個人身上多看了幾眼,

可是,他很快的確定,自己並不認識這個人。三個朋友又互相對看了一下,另外那兩個朋友也是大眼對小眼,表示並不認識這個人。

 

 

這個人見到大家的一臉猜疑,表情顯得更加悲傷了,就哭著臉說:「唉,這才幾個月的功夫,你們就都把我給忘了嗎?我是阿才啊!」

三個朋友,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寒顫,阿才確實是他們的好朋友,好到可以同穿一條褲子的好哥們。不過,阿才在三個月前出車禍過世了。

這個人無辜地看著大家,繼續用他那哀怨低沉的聲音數落著他們三個都不夠朋友。這個阿才說:「你們既然還幸福地活著,為什麼從不來看看死這麼悲慘的我?」

同時用低沉緩慢的語調,爆出三個朋友最私密的事,那些只有他們和阿才才知道的小秘密,讓阿志這三個朋友越聽臉色越發白。

這時候阿志帶著酒意的腦袋突然清醒了,他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於是低聲的對另外兩個人說:「眼前這個陌生人,被死去的阿才附身了來找我們。」

三個朋友無奈,只好哭喪著臉壓低音調,用已經打結的舌頭,安慰他說:「阿阿才啊,你死得好好淒慘呀,我們無無時無刻都在想想你呀,都都是我們不好,沒有好好看顧你……」

 

說著說著,三個朋友就哭起來了,哭得特別傷心,深夜裡的哭聲讓人毛骨悚然。

聽著三個朋友忙哭著向阿才為自己表白,「阿才」心裡暗暗的得意起來,心裡想著:「嘿嘿,這三個酒鬼吵吵鬧鬧講了一個晚上醉話,把什麼事都講了。我偷偷聽了一夜也明白了,現在裝成死去的阿才趁醉來唬弄他們,待會他們哭得死去活來的時候,我呀,趁亂往渾水裡摸魚,他們的錢包就變成我的嘍!」

 

忽然,三個朋友其中一位叫「阿泰」的,突然臉色一沉,馬上由酒後泛紅變成陰森慘白,兩眼空洞無神地看著「阿才」,臉上淚痕好像瞬間凍結,輕輕靠過去在他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話。

 

只見「阿才」先是臉色大變,接著遲疑一下,然後一聲驚呼「阿娘喂~~(台語的)」,不顧遺落一隻拖鞋拔腿就跑。

阿志和另外一位朋對「阿才」突如其來的舉動大惑不解,不約而同的問阿泰:「你剛才跟阿才說了什麼?」

 

 

阿泰幽幽的說


我向阿才說,「你怎麼忘了,我們三個和你是死在同一輛車上的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