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空間

 

一、南盛網咖

深夜三點,手機鈴聲驟然響起,猶如利刃劃破了寂靜的夜。

王海濤睡眼矇矓地拿起手機,當他看清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名字時,立刻從床上彈了起來,驚叫道:「是顧炯!是顧炯打來的!」距離現在,顧炯已經失蹤兩天了。

張小南和秦劍飛也醒了過來,齊聲嚷著:「那你快接啊,問他這兩天哪裡鬼混去了!」

王海濤慌忙按下接聽鍵。數秒後,他的臉色變了:「你說什麼?你在哪?喂,顧炯,你說話啊……」顧炯已經掛了電話。

秦劍飛問:「他在哪裡?都說了什麼?」

王海濤摸出香煙跟打火機,臉色異常蒼白。他連抽了兩口煙,看了看秦劍飛,又看了看張小南,說:「他說,他在南盛網咖。」

張小南瞪大眼睛:「他怎麼可能在那裡?你會不會聽錯了?」

秦劍飛也說:「是啊,是啊,你再打過去問問。」

王海濤於是回撥了過去,可是電話卻是無法接通。

 

張小南躺了下去,不以為然地說:「這臭小子肯定在耍我們,別理他!」

南盛網咖是張小南的舅舅開的一間黑網咖,就在學校不遠處那幢大樓的十四樓,高而隱蔽,所以躲開了員警的搜查。不過兩個月前被封了,因為裡面死了一個人,死者是張小南他們宿舍的周峰。沉迷網路遊戲後,周峰便天天泡在網咖,早中晚三餐都是叫外賣。結果就在兩個月前的一個晚上,他因哮喘病發作,死在南盛網咖的五號包廂。

王海濤說:「顧炯的語氣不像是在開玩笑。張小南,快給你舅舅打電話問網咖是不是開了。」

「沒開。不用問了,舅舅去外地出差,起碼一周後才回來。你別信顧炯,他根本不可能在網咖。」

王海濤的手機響了,這次是簡訊,螢幕上只有兩個字:救我!是顧炯發來的。王海濤按捺不住了,從抽屜裡摸出一個手電筒:「走,去南盛網咖。」

張小南說:「你是不是瘋了?這三更半夜的,有病!」

「你才有病啊!顧炯一定出事了,否則他肯定不會無緣無故失蹤兩天。你不去是吧?那好,秦劍飛,咱們走,別理這種自私小人!」

「你罵誰啊?我有說不去嗎?」

秦劍飛趕緊打圓場:「好了,別吵了,我們一起去看看吧。如果顧炯真的搞鬼,我們就當場抽他一頓。」

跑出學校時,張小南跟王海濤仍在鬥嘴,沒完沒了的。

 

他們很快就來到了那幢大樓,進了電梯,秦劍飛按下『14』的按鈕。

該大樓的投資方是外商,所以樓層不設忌諱的十三樓,過了十二樓便是十四樓。電梯上依然有『13』的按鈕,但按了也不會亮,因為根本就不存在十三樓。

電梯緩緩上升,張小南咕噥著:「這小子三更半夜把咱們騙到這裡,如果他沒事,等會兒我非宰了他不可。」說話時,電梯停了,門緩緩地打開了,就像一張巨大的嘴。

「顧炯!顧炯!」王海濤跨出電梯,張小南和秦劍飛也緊跟了出去。電梯門合上了,他們霎時陷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王海濤剛把手電筒打開,手機就響了,他接起來:「顧炯,你在哪?」

「我在網咖,你們快進來。」顧炯的聲音聽起來很沙啞。周圍一片死寂,所以另兩人也聽到了顧炯的話。「我真的在網咖裡面,快,快進來……」顧炯的聲音好像越來越虛弱了。

他們很快就來到了網咖門口。手電筒照上去,只見一把大鎖懸掛在玻璃門的一邊把手上。王海濤看著張小南和秦劍飛,正想問要不要進去,顧炯的聲音再次從手機裡傳了出來,且愈加慘烈:「快進來!救救我,我受不了了…」王海濤不再猶豫了,推開大門,一股陰風夾雜著霉味頓時撲進鼻孔,嗆得他連聲咳嗽。張小南打著冷戰,扯開嗓門喊:「顧炯,你在哪?給我出來!」

王海濤用手電筒四處照著,腿有點兒哆嗦:「你,你到底在哪?」電話裡傳來顧炯的聲音:「我在五號包廂。」這句話猶如一記霹靂同時擊中了他們三人。他們不會忘記,周峰兩個月前就死在五號包廂。

「不玩了,我們還是回去吧!」張小南給嚇得聲音變了調。

王海濤沒有答話,他沉默片刻,突然一個箭步往前衝去,推開了五號包廂的門。

手電筒向前照去時,他當場給嚇得摔倒在地,大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包廂裡,顧炯以一種奇怪的姿勢扭曲在沙發上,臉上一道道血痕,眼睛瞪得很大,直勾勾地望著他們,手裡拿著手機,螢幕上顯示正在通話中……

二、牆上的數字

三人癱坐在路燈下上氣不接下氣,張小南和王海濤極有默契地將目光齊刷刷投向秦劍飛。

秦劍飛正捂著肚子嘔吐不止,叫道:「你們幹嗎看我?顧炯又不是我殺的。」

王海濤撲過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口:「不是你還會是誰?你想獨吞那筆錢,是不是?」

秦劍飛怒道:「我跟你們說了,那張彩票不見了,不見了!你們就是不相信,我是那種見財忘義的人嗎?

張小南冷哼一聲:「如果是三十塊或三百塊,我相信你不會喪盡天良。可現在是三十多萬,你敢說你不想獨吞?一句彩票丟了就想蒙過去,你當我們是傻子啊!」

「我要怎麼說你們才肯相信?彩票確實是丟了,如果我騙你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老天可以作證!」

「老天要是能作證,顧炯就不會死。」

秦劍飛的臉都綠了:「顧炯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更何況網咖的鑰匙只有張小南的舅舅才有。」

張小南惡狠狠地看著他:「你這話什麼意思?」

「我沒啥意思,只是希望你們冷靜下來。如果顧炯是我殺的,他為什麼不在電話裡指證出來?發現屍體時,他的手機還在跟王海濤通話,到底是他臨死前用盡最後一口氣打出電話,還是鬼來電呢?」

 

被秦劍飛一說,王海濤和張小南不再出聲了。秦劍飛一屁股坐在地上:「會不會是周峰的鬼魂在報復?不然顧炯怎麼偏偏死在五號包廂?」王海濤白了他一眼:「去你的!我們跟周峰無冤無仇,他報復什麼?」

張小南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望著他們問道:「喂,咱們剛剛去的是幾樓?」

秦劍飛率先回答:「十四樓啊!」

張小南搖搖頭說:「不對,我們到錯地方了。」見秦劍飛、王海濤一頭霧水,張小南接著說,「電梯門打開時,手電筒跟著亮起,我看到牆上的數字是,是13……

王海濤叫起來:「扯淡!那裡根本就沒有十三樓,你是不是看錯了?」

張小南皺皺眉問他們要不要再回去看看,他始終覺得事情蹊蹺。秦劍飛腦袋晃得像撥浪鼓,說天亮了再過去吧。王海濤點頭同意,然後很嚴肅地問秦劍飛:「事到如今,你跟我們說句實話,那張彩票……」

秦劍飛臉色一變:「真的丟了!騙你是孫子!」說完就往學校方向走去。

王海濤對著他的背影狠狠罵了一聲,轉頭看著張小南問:「你信他嗎?」

「孫子才信!」

 

三、別無選擇

顧炯、王海濤、張小南、秦劍飛原本是玩得最好的朋友,三天前他們買了四組體彩號碼,三十一選七的那種。他們以前也常買,每次都是買四組,輪流出錢,說好如果中了就大家平分。斷斷續續買了兩年,卻沒中過一次。這次輪到秦劍飛掏腰包,結果其中一組號碼竟然中了三十多萬,把他們高興壞了,立刻跑去Disco瘋了一晚上。

誰知道回到宿舍後,秦劍飛伸手摸摸口袋,臉色驟然變得蒼白,他跳起來嚷著彩票不見了……誰也不相信,都以為秦劍飛拿他們開玩笑。秦劍飛急得眼淚都流出來了,甚至發了毒誓,但其他三人始終不信,認為他想獨吞這筆鉅款,一群人吵得不可開交。次日,顧炯就失蹤了……

王海濤斜靠在床上,噴出一口煙霧:「你們倆可別睡了,一會兒就天亮,不管是十三樓還是十四樓,我們都要去看看,然後報警,不能讓顧炯死得不明不白。」邊說邊瞥了秦劍飛一眼。

秦劍飛有些不悅地說:「怎麼,你還懷疑顧炯是我殺的?我根本沒有殺人動機。」

張小南冷笑道:「如果連你都沒有動機,那其他人就更沒有動機了。」

秦劍飛說: 「清者自清,待會兒就報警吧,就看誰才是殺人兇手。」王海濤窮追猛打地說:「哼,不管顧炯是不是你殺的,你別忘記,你欠我們每個人八萬多塊,我們給你打個折算五萬好了,這筆賬你別想賴。」

「憑什麼這筆賬偏偏算到我頭上?彩票丟了,你以為我不想要錢嗎?講不講理啊!」

「不講理又怎樣?」王海濤瞪了他一眼。

就在這時,張小南從上鋪探出腦袋,小聲問著王海濤:「顧炯跟周峰有沒有什麼過節?」秦劍飛撲哧一笑,說:「你也懷疑是周峰的鬼魂作祟啊。」

「你他媽的能不能閉嘴!」張小南吼了一句,抓起一本書砸了過去。

王海濤望著窗外漸漸發白的天空,說:「應該沒有吧!好了,先別瞎猜,一會兒過去看看。」

 

天色轉亮,他們穿好衣服忐忑不安地走出宿舍。

誰也沒有說話,電梯裡出奇的安靜,甚至可以聽到每個人心臟跳動的聲音。

「叮咚」一聲,電梯停了,他們的心也跟著抖了抖。

王海濤特意看了看對面的牆壁,上面貼著一個非常顯眼的數字—『14』。

張小南極為抱歉地笑了一下:「可能是我昨晚看錯了。」

他們來到網咖門口,卻發現大門上了一把大鎖。

「奇怪,怎麼鎖上了?」王海濤嘴裡嘀咕著,試著推開一條縫往裡面看,只見裡面黑糊糊的,什麼也看不清楚。他朝著裡面喊了幾聲:「顧炯,顧炯,你在裡面嗎?」無人應答。

秦劍飛看著張小南:「為什麼昨晚沒有上鎖?除了你舅舅,誰還有網咖的鑰匙?」

「沒有了,不可能是我舅舅鎖的,他還在外地呢。」

「究竟怎麼回事?我們昨晚看到的是不是真的?顧炯到底在不在裡面?我們報警吧!」

張小南無奈地說:「事情越來越古怪,還是等我舅舅回來再說吧!如果顧炯確實死在裡面,我們再報警也不遲。」

「可你舅舅一周後才能回來,如果顧炯真的死在了裡面,屍體都發臭了。」

「那你說怎麼辦,我們報警以後怎麼說?說顧炯半夜給我們打電話讓我們來網咖?我們來的時候他卻死了,手機還在通話,你認為員警會相信嗎?而且網咖的門緊鎖著的,我們說昨晚被人打開了,員警會不會懷疑是我們合謀殺了顧炯?」張小南說的似乎條條有理。

王海濤點頭同意,但還是讓張小南再打個電話給他舅舅,問他能否早點回來。

返回學校門口時,王海濤突然回頭看著那幢大樓,臉上有一絲莫名的詭異神情。他轉身叫住了張小南、秦劍飛:「呃,你們先回去吧,我到超市買支牙膏。」說罷,伸手攔住一輛Taxi,鑽了進去。

秦劍飛咕噥著:「有毛病啊,買牙膏還要叫車。」

張小南沒有理他,徑直走進學校大門。他們誰也不曾注意到,王海濤坐的那輛Taxi開到前面的十字路口時突然掉頭,直直開往那幢大樓。

 

四、第二名死者

張小南醒來時是夜裡兩點,秦劍飛正巧從門外進來,張小南問他:「你去哪了?」秦劍飛頭也不回,說上廁所了。張小南看了看王海濤的床,「王海濤呢?」

「我哪知道,我不是跟你一樣都在宿舍睡覺嗎?」

「他一直都沒有回來?」

「可能是吧,反正我沒看到。」

張小南馬上撥打王海濤的電話,系統提示對方已關機。他愣住了,怎麼買個牙膏買得人都不見了,電話也關機,不會出什麼事吧?

「喂,我膽子小,你可別嚇我,我昨晚已經被顧炯的事嚇掉了半條命。」

「我剛才做了個夢。」張小南坐直身子,斜靠在床頭,「我夢見我們四人去領錢,是開著一輛貨車去的,那輛貨車是紅色的,就像塗了一層血似的。我們把錢統統換成十塊錢的,這樣就裝了滿滿一車。然後我跑進車廂數錢,數著數著就在裡面數到一個人頭,你知道是誰的人頭嗎?」他說到這裡,頓了頓,繼續說,「是王海濤的人頭!我不知道這個夢是否有著暗示,可是…我總覺得渾身不自在……」

 

張小南話音未落,手機就猛地響起來,他趕緊接通:「喂,王海濤,你的牙膏還沒買好嗎?什麼,你說什麼…」他的臉色變得慘白,手機從手中悄悄滑落下來,掉在了床板上。

秦劍飛原先就被張小南的噩夢嚇得心裡發毛,現在看見張小南這副模樣,他戰戰兢兢地問:「怎,怎麼了?他不會是…」

張小南說:「王海濤說他跟顧炯在一起,就在南盛網咖。」還沒說完,手機響起了信息鈴聲,他只看了一眼就把手機遞給了秦劍飛。信息是王海濤發的:「十八層是地獄,十三層也一樣是地獄!」

張小南翻身下床,抓起床頭的襯衫,邊穿邊說著:「走,咱們去南盛網咖。」

秦劍飛尚未從驚愕中緩過神來,他神情呆滯,喃喃地反復念著簡訊裡的內容。

張小南見狀,接著說:「我昨晚沒看錯,我們去的不是十四樓,而是十三樓!」

「不,根本就沒有十三樓…沒有……」秦劍飛繼續呆愣著。

「你到底走不走啊?」張小南怒吼一聲,把床邊的椅子踹倒在地,他的眼眶霎時濕了,「我不是白癡!我知道根本就沒有十三樓,可我不能不去!我不能看著他們一個個就這樣出事,他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他媽要是個男人就跟我一起去!」張小南猛地轉過頭,用手背擦去臉上的淚水,大步向門口走去。

秦劍飛趕緊追了上去。

 

深夜的街道上空無一人,只有幾盞昏暗的路燈有氣無力地照著地面,把這座城市映照得恍恍惚惚。天空中沒有星星,月亮也不知跑哪去了,整個蒼穹就像塗了一層濃黑的墨汁,黑得那麼不自然。

電梯裡,張小南問秦劍飛怕嗎。秦劍飛吞了吞口水,搖頭說不怕,可事實上他已經害怕得兩腿發軟。他知道張小南也在害怕,因為張小南把手電筒握得那麼緊,手背上的青筋一一突顯出來。

當電梯門緩緩打開時,他們對望了一下,然後張小南舉起手電筒朝對面牆照去,一個大大的『13』陡然定格在他們眼前。

他們來到了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樓層!

就在這時,他們聽到了一陣若有若無的聲音,「嘩嘩…嘩嘩…」那聲音從網咖裡傳出來,貌似水龍頭的開關被打開了。與昨晚一樣,大鎖懸掛在網咖大門的一個把手上。

張小南上前推開門,那水聲越來越清晰了,好像是從廁所傳來的。他們立刻意識到有事發生,發瘋般地跑向廁所,儘管他們已經猜到了結局,但眼前的一幕仍令他們腦子裡一片空白。

王海濤僅穿一條內褲,背朝上躺在滿是血水的地板上,那條內褲原本是白色的,現在早已被鮮血染透,他的手指僵硬地向前彎曲著,像是試圖拼命想抓住什麼……

 

五、秦劍飛的願望

他們沒有將王海濤的屍體背下來,甚至沒敢碰他一下就倉皇而逃了。

下來以後兩個人就扭打成一團,因為張小南完全失控,口口聲聲說秦劍飛殺死了顧炯和王海濤。

秦劍飛百口莫辯,就跟張小南打了起來,後來他們終於打累了,兩人都掛了彩。

張小南蜷縮在路燈下號啕大哭起來。

秦劍飛擦了擦嘴角的血,挪到張小南身邊,拍拍他的肩膀,點了兩根煙,遞一根給張小南。張小南接過煙狠狠地抽了幾口,輕聲說:「對不起。」

秦劍飛笑了笑:「好兄弟,別這麼說,打一場架發洩一下我們反而好受些。」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不知道,你呢?」

「我也不知道。」張小南茫然地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那個所謂的十三樓到底是怎麼回事,更不知道顧炯和王海濤被弄到哪裡去了,但我相信我們看到的肯定是真的,他們確實死了,也許,也許下一個死的是我,也可能是你。我不曉得為什麼偏偏選中我們四個,可是…秦劍飛,如果你在我之前出事,我一定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秦劍飛感動得連連點頭,現在就剩他們二人了,他再次告訴張小南,那張彩票確確實實是丟了。張小南沒有答話,而是問:「如果你有了那筆錢,你會拿來做什麼?」

秦劍飛以為張小南還是不相信他,苦笑了一下,但他不作解釋,抬頭望著夜空,平靜地說著:「我從小就是孤兒,父母在我三歲時就出車禍死了,不多久爺爺奶奶也相繼去世。我就跟姑姑、姑丈生活,他們一開始對我還好,可時間一久就煩了,姑丈脾氣很壞,嗜酒如命,每次跟姑姑吵架他都拿我出氣,罵我是野崽子,叫我滾出他們家。寄人籬下的那種無奈、淒涼我比誰都深有體會,你別看我平時嘻嘻哈哈的,其實有時候我心裡痛得厲害。前段時間我不是連續一個多月沒上晚自習嗎?說出來不怕你笑話,其實我去餐館給人刷盤子,就為了買這部手機,我怕你們看不起我…所以,如果我真的有那筆錢,給姑姑他們我還真不願意,我寧可捐給希望工程,你信不信?」

「捐給希望工程?」張小南吃驚不小。

「嗯,我在網上見到報導,中國還有許多地方窮得叮噹響,孩子們讀不起書,甚至連飯都吃不飽。跟他們比起來,我已經很幸福很幸福了,只可惜我把那張彩票弄丟了。」秦劍飛狠狠一拳捶在地上,可手上的痛遠比不上他內心的疼。

張小南一聲不吭地看著他,這是他第一次聽到秦劍飛的故事。不知怎的,他的心就像被尖刀刺到了一般,痛得難受,痛得幾乎喘不過氣。

 

六、五號包廂

秦劍飛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在這之前,他一直強忍著不敢入睡,生怕自己出事,也怕張小南出事。他把眼睛瞪得牛大,一眨不眨地盯著張小南的床。他深知顧炯和王海濤出事前紛紛失蹤了,所以他想守住張小南,只要張小南不離開他的視線,就不會出事…可是,他最終還是沒能擋住疲勞的侵襲,沉沉地睡過去了。

當他看清手機螢幕上顯示張小南的名字時,整個人從床上跳了起來,睡意頓時煙消雲散。他條件反射地把頭轉向張小南的床,果然是空的。腦袋像是轟然炸開了,他哆嗦著接起電話:「張小南,你在、在哪?」

「南,南盛網咖。秦劍飛,你別管我,沒用的,這是異度空間…你別來,否則你也,也會死…」張小南的聲音越來越微弱了,帶著一種瀕臨死亡的渾濁,或者應該說,他此刻已經死了。

秦劍飛的眼淚不可遏止地奔出眼眶,他對著電話吼叫著:「張小南,你等我!我現在命令你,你不許有事!我現在就去救你,你他媽的聽到沒有?張小南,喂…」那邊已經掛了電話。

「操!」秦劍飛摸出手電筒,奪門而出,淚眼模糊使他看不清路,險些從樓梯上摔下去。他想起張小南跟他說過:「秦劍飛,如果你在我之前出事,我一定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他狠狠地罵道:「張小南,你真是白癡!你怎麼能叫我不管你?我怎麼能不管你?」

 

跑進大樓後,秦劍飛狂奔進電梯,衝往南盛網咖。他也不再留意牆壁上的數字是『13』還是『14』,這些對他來說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馬上找到張小南,不管是死是活,都要把他帶出來。

網咖裡一片死寂,手電筒照向那一排排包廂的門,就像一口口豎立的棺材。

秦劍飛低聲喚著:「張小南,張小南…」他的聲音全無力氣,顫抖不已。突然間,頭頂上的吊扇開始轉動,所有的吊扇都跟著一起轉動了,「呼呼呼」的聲音在黑暗中像是化成了無數條蟲子,鑽進了他的耳朵。秦劍飛驚慌地四處張望,這時,「吱呀」一聲,其中一個包廂的門打開了。

「誰?」秦劍飛覺得心臟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他用手電筒照了過去,被打開的正是五號包廂的門。他鼓足勇氣,一步步向前,終於來到五號包廂前面,探頭看去,包廂裡竟是空空如也。

他鬆了口氣,摸了摸胸口準備轉身離開,再也不想在這裡逗留片刻了,他最後一點勇氣都已被無邊無際的黑暗吞噬殆盡,頭頂上的風扇吹得他冰寒至極。

就在這時,「砰」的一聲,像是有東西倒在地上,緊接著便聽到一個令他心悸的聲音,這聲音就來自他的身後。他深深吸了口氣,猛然回頭…

張小南正趴在五號包廂的門口,身上那件白底藍格子襯衫現已破爛不堪,背上佈滿了一條條觸目驚心的血痕,他伸出滿是血的手掌撐在地上,努力往前爬著。他爬到秦劍飛跟前,抓住他的褲管,喉嚨裡發出微弱的聲音:「快走,快走…」邊說邊抬起頭。那張臉上全是鮮血,一隻眼睛血肉模糊,眼珠子掉了出來,懸掛著,搖搖晃晃…

秦劍飛試圖尖叫,卻發現喊不出半點聲音。他想逃跑,可是雙腿就像灌滿了鉛,一步也挪不動。只覺眼前一黑,他便一頭栽了下去,倒在了張小南身上。

七、以愛之名

張小南推開秦劍飛,把掛在臉上的「黑眼珠」扯了下來,其實那是龍眼核。他掏出紙巾,邊擦著臉上的『血』邊喊:「好了,這小子昏過去了,你們出來吧!顧炯,把燈打開,把風扇也關掉,冷死我了!」

顧炯和王海濤分別從六、七號包廂笑著走出來。

顧炯來到秦劍飛跟前,蹲下身伸手探了探,疑惑道:「他不會給嚇死了吧?」

「應該不會吧。」張小南瞪了王海濤一眼,「我說塗番茄醬就好,你非要給我倒一臉的紅藥水,你看,擦都擦不掉。」

正說著,秦劍飛「啪」的一聲坐了起來,直勾勾地看著他們,把他們嚇得半死。

王海濤見狀,連忙道:「秦劍飛,我,我們跟你鬧著玩的,我們以為你想獨吞那筆錢,所以我們才…大家都是同學,你千萬別生氣啊!」

秦劍飛看看他,又看了看其他兩人,傻傻地笑起來,口水順著嘴角往外淌,他喃喃道:「彩票丟了哦,彩票丟了哦…」

秦劍飛瘋了!

 

張小南的聲音有些哽咽:「看來我們誤會他了,那張彩票他真的丟了,早知道…」

王海濤拍拍他的肩膀,歎息道:「算了,說這些都沒用了,我們都別自責了,現在應該怎麼辦?」

顧炯說:「先把他背回宿舍吧,明天再送他去醫院,希望他能好起來。」

張小南說:「只能這樣了,你們先走吧,我把這裡收拾一下。對了,你們臨走時別忘了把牆上貼的那張十三樓的紙片撕掉,嚇到別人就不好了。」

待他們走後,張小南從褲兜裡摸出一張彩票,這是在Disco他趁秦劍飛半醉半醒時偷過來的。

 

三十多萬啊!張小南輕歎一聲,用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喂,舅舅,我在南盛網吧。秦劍飛瘋了,其他人也走了…哦,不用再對付顧炯和王海濤了,他們永遠也不會懷疑彩票是我偷的。對了,舅舅,事先答應你的十萬塊不能給你了,因為…因為我打算把錢捐給希望工程,以秦劍飛的名義。」

舅舅在那邊破口大駡著。

張小南不想多說,掛電話,關機。他低聲地說:「對不起,秦劍飛!最後一次我本來不想嚇你的,可是如果我不這麼做,他們就會懷疑到我…如果可以重來,我一定不會財迷心竅。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這些,請你原諒我!」

淚水順著張小南的臉頰悄悄流了下來。

 

【完】

校正/整理     夜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