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鬼故事:方糖

 

GHbanner-3

 方   


聲音製作/夜  帆

小摳坐在電腦前,已經十五個小時了。在這十五個小時裡,他已經玩完一個完整的遊戲,過完所有的關卡,累積了幾百萬的分數,這種連環消消樂之類的遊戲,對小摳來說,完全不用動腦,純粹殺時間............

但是,小摳坐直了身子,焦燥地捻熄手上的煙屁股。

他環視自己的房間,除了電腦螢幕發出來的光之外,週遭一片黑暗,自己到底是幾點起來、幾點坐下的,現在是幾點,他竟一點感覺都沒有。

 

房裡彌漫著散不去的煙味,隱約像是有一層薄霧在房裡打繞,房外一片安靜。

自從老媽過世後,小摳跟老爸就很少講話了,一來是因為沒話說,沒有共同話題,唯一的共同話題是老媽,可是提起老媽,老爸會難過,還不如不提。

要不然,就是持續不斷的數落,從頭到腳、從內到外,從生活起居到工作戀愛,沒有一件事不唸,小摳不想回嘴、卻也不想面對,只好逃避,只好老躲在房裡,盡量不去跟老爸正面衝突。

其實他自己心裡也有氣,堂堂中文系畢業的高材生,除了教職,別的都不能做? 也做過老師,可是因為教訓了不乖的學生,被家長告,一氣之下辭職不幹,接著就再沒有什麼工作能做長久了。

他總是憤憤不平,高於常人的氣燄,讓他在哪裡都不得人和,不是被開掉,就是他自己把老闆給開了,總沒渡過試用期。

 

「那就回家寫作吧!」當年老媽是這麼說的,「好好寫一些東西,如果能出版,就可以有版稅啦,你那麼有想法、又有文筆,一定可以變成作家的。」

他也真的就開始寫,埋著頭寫了又寫,第一個十萬字寫完後,東找西找,左右拜託,卻根本找不到出版社願意為他出書,理由當然也很清楚,景氣這麼不好,像小摳這樣沒名氣的人,誰會為他出書?

另外也是因為閱讀的大環境變了,紙本書的發行量已經萎縮得非常嚴重,年輕一輩的幾乎不買書,什麼文學作品都是從網路上看,會想買回家慢慢品的人,幾近於零,太少了。

所以大部份的出版社都客氣地婉拒小摳的作品,好心一點的編輯,會告訴小摳,先到網路上發表,賺到很多的人氣之後,也許就比較有機會了。

 

小摳打開電腦的另一個視窗,跳出來的是他寫到一半的小說,他自己從頭到尾又看了一遍,X的,寫的什麼屁啊?!自己都不想看了,要騙誰去看?只有老爸一心還以為他在寫小說,不太來打攪他。

他戴著耳機玩遊戲,就算老爸在外面有什麼動靜,他應該也聽不到。累了,轉頭就把自己砸到床上去,睡了再說;真的餓了,才打開房門,到廚房、冰箱尋找有什麼能吃的。現在,他餓了,想出去找點東西吃了。

 

他站起身來,覺得自己輕飄飄的。「X的,再瘦下去,就要成仙了。」他自嘲。打開房門,客廳裡也一片覷黑。

凌晨三點,牆上的鐘面,兩支帶著螢光劑的指針,指出了時間,小摳小心翼翼地在廚房裡翻找,不敢弄出聲音來,怕吵醒了淺眠的爸爸,只是這冰箱也太空了吧!老爸都沒去買菜?沒吃東西?有吃怎麼也沒給我留一點?

 

他不想把老爸吵醒,也是怕老爸起來會一面幫他弄吃的,一面數唸他頹靡的生活。實在找不到什麼可吃的了,看見半罐子方糖,方糖?頂不了饑啊!雖然這麼想,他還是打開罐子,丟了兩顆方糖進嘴裡。

一轉身,嚇了一大跳。老爸鐵灰著臉,站在昏暗的客廳裡,小摳僵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說:

「你起來幹嘛?」

老爸卻不動,也不說話,只是看著他,輕輕地搖了搖頭。

「好好好,我知道,你什麼都不用說,我回去睡覺,不吵你,可以了吧?」小摳不等老爸開口,趕快胡亂蓋上方糖罐,隨手放下,甚至不想跟老爸對上眼地,刻意不看老爸,低頭逃也似的回房了。

 

回到煙霧氤氳的房間,小摳覺得莫名的有點涼意。

「X的!血糖太低了!餓死了!」他伸手去拿桌上的煙,煙盒裡剩下最後一根,他點煙的同時,順手把煙盒握捏成一團,隨手一丟,他想:「明天一定得要出去買點吃的了。」

餓的時候,煙味特別苦,他不耐煩地捻熄了煙,滾倒在床上,睡吧,睡著就不餓了。

 

小摳醒來時,先是盯著天花板,靜靜地聽,想聽聽外面的動靜,老爸在幹嘛呢?這兩天老爸也太安靜了,怎麼都沒來叫我?想起前兩天老爸來叫他時,他不耐煩的把老爸推出房門,要老爸不要吵他,還怪說寫不出東西來,都是老爸吵的。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所以老爸再不敢來吵他了吧?又想到半夜看到的老爸那張臉,鐵灰鐵灰的,想說什麼,還沒開口就被小摳給擋住了,心裡還真有點過意不去。

 

小摳起身換了件乾淨的T恤,且不管多久沒洗澡,衣服還得是乾淨的吧!他出了房門,廳裡、廚房裡都沒有老爸的身影,他想老爸是出去了吧?抬頭再看看牆上的鐘,下午快兩點了,原來這一睡,也快十二個小時啦?

他走進廚房,方糖罐子還放在流理台上,他突然想,家裡怎麼會有方糖呢?又不喝咖啡,基本上沒什麼地方會用到才對,他把方糖放回櫃子,隨手拉開幾個抽屜找錢,老爸有時會把錢放在抽屜裡,真的,小摳看到一張千元鈔票,不假思索地拿了,出門買東西去。

 

在超市裡買了一些果蔬肉蛋,順手還抓了一手啤酒,結帳時,再要了兩包長壽。

「X的!現在連長壽也那麼貴!吸煙的人沒人權啦!」小摳忍不住抱怨,結帳的小姐臭著一張臉,沒搭理他。

拎著東西回家,經過小公園旁,有幾個老人坐在樹蔭下閒聊,他看出來是同社區的鄰居,想繞路走都已經來不及了,老人中一個年紀較輕的,指著小摳問話了:

「你爸爸呢?怎麼都沒看見他出來散步啦?出去啦?」

「噯!對!出去了!」小摳心虛的假笑,應付地回答。

「同你爸爸講,我們等他去看老人村啊!」老人的聲音追著加快腳步的小摳,小摳頭也不回的走過他們,心裡卻被老人的話打了一下。

去看老人村?老爸想去住老人村?唉!也是的,想想還真是不應該,儘管是跟兒子住在一起,老爸過得卻像個獨居老人一樣,不但沒人照顧,照顧兒子還要受氣呢,怪只怪這個兒子沒用,活生生就是個靠爸族、啃老族;

小摳自己也不是不知道,老媽走後,老爸一個人也真的是挺無聊的,只是他的無聊,卻不是小摳可以、或者說願意去讓他變得不無聊的,因為說實在的,連小摳自己都過得無趣透了,他還能把這生活怎麼辦呢?

 

推開家門,家裡仍是靜悄悄的,老爸到底去哪了呢?是心裡那一點過意不去使然吧,小摳放下手裡的東西,開始準備晚餐。

他一面做,一面喝著剛買回來的啤酒,間中還抽兩口煙。

一會兒工夫,他把晚餐做好了,垃圾桶裡也已經堆滿啤酒罐了。

 

他坐在餐桌前,手支著下巴,無聊地抽著煙,好不容易打起精神做頓飯,老爸卻遲遲不回來?跑哪兒去了?他晃到客廳裡,到處看了看,老爸沒有留下隻字片語,怪了,究竟是去哪兒了?

他在客廳坐下,打開電視,突然覺得好陌生,不知道多久沒看電視了,有什麼節目可以看、現在有哪些知名藝人都不知道了,就這麼百無聊賴的看,也許是啤酒的作用,也許只是無聊,小摳就這麼睡著了。

 

老爸推門進來,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小摳坐起身,口氣出奇的好:「回來了,出去怎麼也沒跟我說一聲,來吧,我做了飯,都冷了!」

老爸卻走到餐桌前,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說:「不吃了!你吃吧!以後不用做我的份了。」

小摳才剛在餐桌前坐下,被老爸這一說,抬起頭問:「什麼意思?」

老爸回過身,往臥房走去:「我糖尿病犯了,這些都不能吃了。你吃吧!」然後隱入了房裡。

小摳追著問:「這些不能吃,那能吃什麼?爸?爸?爸...............」

小摳醒了,咦?原來是夢!老爸有糖尿病?沒有吧?

抬眼看鐘,都八點了,老爸還沒回來,餐桌上的菜也真的都冷透了,小摳也沒了興致,胡亂的扒了兩口飯,就把菜蓋上,等老爸回來再自己熱了吃吧!

 

小摳又回到房裡,試圖振作地坐在電腦前,打開那寫了一半的小說,寫吧!他先看了先前寫的一段,搓了搓手掌,開始敲鍵盤;起初第一、兩句還有點慢,後來卻如有神助般地文思泉湧,鍵盤敲得顆顆作響,直到他聽到外面老爸的聲音。

 

那是隔了兩道房門的關係吧?聽起來老爸的聲音有點悶、有點弱、有點遠,老爸叫著小摳:「小摳........小摳.........荒唐啊...........」

本來已經要站起身來的小摳,聽到老爸這麼一說,又坐下了。搞什麼嘛!回來就是唸我,好不容易有點靈感,愛唸去唸,隨便你!

小摳決定先抓住靈感,老爸愛唸就唸吧,待會兒唸累了,就會去睡了。所以他繼續寫,繼續敲打著鍵盤。

時間在鍵盤敲擊聲中寸寸移步,小摳寫著寫著竟有點累了,他停下手上的動作,瞄了一下電腦右下角的時間,十二點過了,老爸應該也睡了吧!小摳又再把自己砸倒在床上,休息一下吧!

 

好像才剛入睡,卻突然醒了過來,老爸站在床邊,看著他。小摳不甘願地翻身趴睡,像個孩子似的說:「幹嘛啦,嚇我一跳。」

老爸說話,輕輕的、斷斷續續的:「小摳,方糖啊,我拿不到.......你好好過,振作,我拿不到啊,方糖啊............」

 

方糖

 

方糖!像是突然放大五十倍的字級,這兩個字在小摳的眼前炸了開來,小摳突然翻身坐起........又是做夢,老爸並沒有在床前,房裡還是暗黑一片,只有電腦螢幕發出的微弱螢光。小摳覺得一陣心慌,什麼意思?方糖?

他倏地打開房門,衝向廚房,方糖罐子在那兒,下午他把它放進櫃子時,的確想過,家裡為什麼會有方糖?

他抬頭看鐘,凌晨三點,餐桌上的菜還放在那兒,老爸回來了嗎?回來了卻沒動過?照老爸的習慣,就算不吃,也會收進冰箱裡的,難道還沒回來?

小摳走到老爸的房門前,試探地叫著:「爸!爸,你在嗎?」沒有回答。

小摳猶豫著是不是要走開,卻突然一陣冷風,好似從關著門的房間吹撲向他,他哆嗦了一下,心臟像是被往下拽著一樣,吭噔一下子沉到黑暗的最底。

 

小摳顫抖著手打開老爸的房門,開門的剎那,又是一陣冷風。

老爸房裡的燈沒有開,看不真切房裡的情況,小摳探摸到門邊的開關,燈光啪的照亮了房裡,老爸面朝下,上半身懸掛在床外,早已僵硬了。

小摳滑坐在地,驚呆了,手上還拿著那罐方糖。

 

ghostbanner-01.jpg

 

警方記錄:王德剛,男,74歲,因血糖過低休克昏迷,未能及時治療導致死亡,由其子王克厚發現報警,經法醫勘驗,死亡時間已超過48小時,無他殺嫌疑,確認無誤,開具死亡證明,結案。

 

 

-[完]-

校正/整理   夜帆

感謝葛俐提供本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