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刀

 

GHbanner-3

 

手術刀


聲音製作/夜 帆

 

我知道有很多人學醫,是被強迫著去學的。我的大學同學,林,就是這樣。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他家是醫生世家。

他家三代學醫,爺爺和父親都是醫學界非常有名的人物。所以他自己說,當年參加考試,從第一志願到第八志願填的都是醫學院。

不可否認遺傳的確很有關係,林似乎天生就是當醫生的料。再難再厚的書本,只要他看過,他都記得非常牢。按照同學的說法,他能熟記人身上的每一根血管,但卻經常在回自己家的途中迷路。

 

他以優異的成績從醫學院畢業,並且拒絕了留校保送研究所。在我們看來,他真的是怪異,居然拒絕這麼難得的保送機會。

但是,前幾天我在外地旅遊的時候,突然接到他的電話,要我立刻過去一趟,說是有要緊的事。

所以,我們倆人在畢業後第一次坐在一起聊天,自然我也問起了為什麼他拒絕保送的事。

拒絕保送其實並不是林的主意,而是他家裡的決定。他的爺爺並不贊成林去讀研究所,他希望林現在就能接棒爺爺和父親所開的醫院。或許老人家已經迫不及待了,林自己並沒有反對,因為本身走學醫這條路也是爺爺幫自己選定的。

 

可惜的是,還沒等林正式在醫院上班,林的爺爺就突發腦溢血去世了。

爺爺的去世給家裡帶來不小的打擊,他們家本來人丁就不很旺盛。林是獨子,父親也是。

在爺爺的葬禮結束後,林的父親給了林一個盒子。

「拿去,這是你爺爺生前交代的,一定要給你。」父親把盒子鄭重的交到了林的手上。這讓林很吃驚,因為在林看來爺爺有時候是很嚴厲,甚至有些固執。

他一直認為爺爺並不關心自己,只是為了所謂的家世淵源和名望就強迫自己去學醫。

「這個是爺爺的珍藏,你要小心保管,要知道我都沒資格繼承呢,你爺爺經常對我說,你是當醫生的料,這個東西到你手上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林的父親緩緩地說來。在林心中卻湧起了悲傷和對爺爺的懷念。

 

當林說到這裡,我忍不住問林,「到底盒子裡是什麼東西?」

林說,爺爺當時的交代是,「不到你對病人束手無策的時候,不要打開盒子。」

林自然成為一名優秀的醫生,但似乎行醫的道路走來異常順利,他自己常自我調侃或許是爺爺在天之靈的保佑。

但很快地,他遇上了他窮盡一切氣力也無法解決的麻煩病患。

 

「那個病人就是上個星期來的,當他來到我面前的時候,我像看見了一個肥碩的圓球,有人說人靠衣裝佛靠金裝,但這個胖子雖然穿了一身的名牌,我也能感到他的低俗和平庸,最重要的是他一進來我就聞到了一股子臭味。

他身後還跟著一票人,這那裡是看病啊!簡直是黑社會談判。雖然穿著講究,衣服名貴,還有眾多的手下跟隨。但我知道他的病痛把他折磨得生不如死,因為我看見他那張如麵糰一般的胖臉上,就像剛被人用力揉了一下,五官都分不清楚了。」林在講述過程的時候,有一點點帶著在講課的感覺。

「當時我感覺很奇怪,因為是冬天,他居然在外套下只穿了件很薄的內衣,而且我看見他的手下還在手上端著很多套相同的衣服。」

 

「當我詢問他病情的時候,他面露難色,最後他讓所有人都出去,只留下我們兩人在房間裡。」

「我永遠不會忘記他脫去外套和內衣給我看的東西。那是我從醫那麼久從未見過的疾病。」林的聲音有點顫動,喉結不自覺的在微微振動,雖然動得很輕微,但我還是看見了。

「他的背已經不能叫背了,你可以想像一下,你所能見過的馬蜂窩是長什麼樣子。嚴重的潰爛和一個緊接一個的傷口,使得長出來的肉芽和癒合的傷口之間互相糾扯在一起。他能活下來我都很吃驚了。我還不時聞到非常刺鼻的膿臭味。但我是醫生,我只能屏住呼吸,近距離的觀察傷口。」

「那的確是非常奇特的傷口,如果你看了你會感覺像是有人用武俠小說中大力金剛指按過一樣。每個傷口都是規則的圓形,但都已經凹陷並且開始壞死。而且就在我觀察他傷口的時候,我更看見了令我驚訝不已的一幕。」

「我親眼看見就在他脖子右側,靠近鎖骨那塊所剩已經為數不多的還是完好的肌肉,居然慢慢出現一個指印,先是普通的凹陷,然後越來越深,最後開始發黑。我知道血管已經開始壞死了,最後像是被戳破了的水袋一樣,流出血水,傷口形成了。但奇怪的是,雖然這一切都在慢慢的發生,可是這個人似乎沒有任何知覺。」

 

「檢查結束,我示意他穿好衣服,因為多看兩眼我真的會受不了。」

「我問他到底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他痛苦的回答道,已經快一個月了,開始沒在意,因為也沒什麼疼痛,但後來發現脫下來的衣服全是膿和血,身上也充滿了腐臭味。就不得不去看醫生了。我這才明白為什麼他手下帶著那麼多套衣服。」

說到這裡,林突然望著我,「你知道當時我有多驚訝嗎?因為我並不是主治皮膚病的醫生,更何況我出道沒多久,為什麼他如此嚴重的病會來找我醫治呢?」

「當時我問過他,但他閉口不答。我也沒辦法,只好讓他先回去,我再想辦法。望著他步履蹣跚的離開。我突然想到了爺爺留下的遺物,那個盒子正靜靜地躺在我家中的床頭。或許現在正是打開它的時候了。」

 

這個時候林走到房間裡面,拿出了一個盒子。盒子通體是墨綠色的,大概一個手掌長度。當林從房間拿出來時候我就被盒子吸引了,因為它泛著神秘的綠光。

林在我面前慢慢打開盒子,盒子打開的瞬間我懷疑自己的眼睛,因為我好像看到什麼半透明的物體從盒子裡離開似的。

我和林終於看見盒子裡的東西了。略有一點兒失望,盒子裡只是一把普通的手術刀。但又有一點兒不普通,因為刀柄是金色的,而刀刃,刀刃……居然沒有刀刃!

 

手術刀

 

林小心翼翼的拿起手術刀,奇怪的是為什麼只有刀柄沒有刀刃,沒想到他突然「啊!」的一聲,這時我們才發現,並不是沒有刀刃,而是刀刃極薄,薄到如空氣一般的通體透明。

而剛才林不小心,被鋒利的刀刃割傷了。血很快就流到刀面上,這時刀的原形才看清楚。原來刀刃部分比刀柄要長了很多,這樣它也比一般手術刀還要長一寸左右。

正當林在包紮傷口的時候,我卻突然發現透明的刀刃上,被血液流過後居然好像有一些條紋。我拿起刀來對著光仔細一看,原來不是什麼條紋,而是兩行小字。

「醫者,施術救人,施仁救魂。」只有這十個字。

 

「這就是你爺爺留給你,在對病情沒有辦法處理的時候才准用的遺物?」我問道。

「或許你父親知道其中的奧秘。」

「沒用,父親大概和我們一樣,之前從未聽人提起,也沒看過。但爺爺生前是非常有名的外科專家。據說他與其他的專家不同,他最擅長診治一些非常奇異的疑難雜症,由於這些人大都不希望自己的病情曝光,所以爺爺雖然有名,並沒有因為醫好那些怪病而成為舉世皆知的神醫。」

看來林的爺爺的確很低調。可是這把刀到底能給林什麼幫助呢?最起碼眼前的這個背部長爛瘡的病患該怎麼醫治?我問林,林也默不作聲。

我最後建議刀先放在這裡。那個病人的病症確實非常奇怪,而且他為什麼只找林來看呢?林點了點頭,說我看的怪事多,想請我和他一起瞭解一下那個病人。我笑道:「好事就沒見你來找我。」

 

很快的,我們知道了胖子的身份,果然不是一般人。他是當地的一家建設工程的老闆。旗下的建築團隊很多,由他承包的工程也很多。但該胖子似乎不是什麼正派商人,拖欠工資,苛扣材料,不過倒也沒做過什麼大奸大惡。

據他本人說他的飲食作息很規律,很正常,更沒有接觸過什麼毒物或者過去有過類似背部外傷的病史。這可把我們兩人難住了。雖然我知道胖子的症狀是有一點兒像苗人擅用的蟲蠱。

但也不完全像,因為像這樣強的蠱,恐怕連下蠱的人都很難活下來,按照他的病情,他是活不了多久了。而且現在這個年代要找到會下蠱的人,少之又少了。

「這樣,你去嚇嚇那個胖子,讓他告訴你,到底他為什麼會找到你來治他的病,或許從這裡能找到一點原因。」

 

果然,胖子聽我們說他活不了幾天了,驚恐得像一條看見殺蟲劑的肥蟲子。啊啊的哭了起來,邊哭邊說,他知道林的爺爺有把神奇的手術刀,這把刀可以醫治任何頑疾怪病。

林和我都很奇怪,看來是有爺爺以前治療過的病人告訴了胖子。但胖子說,沒人看過林的爺爺怎樣使用那把手術刀。

我和林只好再次回到他家,把那把神秘的手術刀拿出來看個仔細。我突然用刀在自己手上劃了一刀,果然很疼,但似乎很快就沒有痛的感覺了。我又看著傷口,傷口像裝了拉鍊一般很快地癒合起來。要不是旁邊的血跡,根本沒看出一點傷痕。

林奇怪的看著我,「你瘋了。」

「你上次被割傷的手是不是也很快就好了?」我問林。

林立即想到了,「難道這把刀可以快速復原傷口?」

「對,也就是第一句施術救人的意思吧。」

「那第二句施仁救魂呢?」林問道。

「別管那麼多了,先救胖子再說。」

 

我們立即讓胖子來醫院為他動手術,既然有這把神奇的手術刀,林打算只和我來做這個手術。其實說是手術,只不過想在胖子身上做實驗罷了。

但是,胖子的情況已經不容許我們做實驗了。他的傷口已經爛透了,我們甚至可以透過傷口的爛洞,看見他那厚厚的脂肪層和骨頭。

林立即向醫院申請手術許可,但醫院不同意,說胖子的病手術死亡率很高,要讓胖子自己轉院。

但胖子說自己已經看過很多醫生,結果越看越嚴重,如果林不給他做手術他將控告醫院和林,到時候醫院和林都要上法庭。

 

院方勉強答應了。林指名讓我進去。並且不要任何其他的助手,他不希望爺爺的手術刀被別人知道。

麻醉胖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心想是否要給他雙倍的分量。林用爺爺給的手術刀,對著一個正在生成的傷口做圓形切割,果然,切開過的傷口開始迅速癒合,並把膿血排了出來。

真的是把神奇的手術刀,林和我受到極大的鼓舞,傷口很多,我們小心翼翼的一個一個切除,手術刀所到之處肌肉和皮膚癒合得非常快。

最後,只剩下背部最重要的最大的一個傷口,這個傷口已經深入到脊椎上了。我還是無法明白,為什麼胖子沒有一點疼痛感。

正當刀剛剛接觸到那個傷口時,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胖子居然自己坐了起來。那種劑量的麻醉是絕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消失的。我們驚恐的看著胖子慢慢坐起來,他緩緩的走下手術檯,身上的罩布也滑落了下來,他整個人呆呆的站在那裡,我突然想起了好像屠宰場裡一排排一頭頭吊著的豬的屍體。

 

「你們阻止不了我的!」胖子忽然發出非常尖銳刺耳的女人聲音,更奇怪的是我並沒有看到胖子的嘴在動。

「這個畜生一定要死!」胖子又「說話」了。

林渾身都在顫抖,這已經超出了他的醫生能力的處理範圍了。

「你是誰?」我嚴肅的問道。

「我說了,他一定要死,我不能讓你們破壞我的計畫!」聲音的音調越來越高,恐怕再喊下去會把外面的人給喊進來的。

「好,我們不救他,但你也別再叫了,如果你要他死,你也要給我們說個理由。」我極力安撫這個不知道該叫什麼的東西。

胖子依舊如死屍一樣站在那裡,我注意到他的心臟部位居然鼓了起來。

 

我趕忙說:「好!他只能死!」那個東西看來的確對胖子懷有很大的怨氣,但又不肯多說什麼。

我一邊安撫它,一邊示意林趕快出去找人來幫忙,現在必須先制服胖子。因為我看見他像夢遊一樣,拿起了旁邊的一把手術刀慢慢的往自己脖子上抹。要是等到林回來,大概胖子就真的完了。

我不知道從那裡想到的,忽然高喊一句:「你丈夫應該也不希望你這樣做吧!」我完全是無意出口的,或者說抱著碰運氣的心態吧!

果然,那東西沒再繼續動作,胖子也停了下來。正好這個時候林帶著幾個人衝了進來,馬上制服了胖子。

 

這個時候胖子又繼續麻醉了過去,我和林被弄得一身冷汗。

「背上的最後傷口不要動。我想先讓他去做一下心臟的斷層掃描。」我對林說。

「做斷層掃描?還是掃描心臟部位?為什麼啊?」林疑惑的問。

「別管了,照做就是了。而且別讓太多人看到片子。」

 

幾十分鐘後,我和林都在看胖子的心臟掃描報告。

我們已經說不出話了。因為從胖子的掃描報告清晰的看見了一張人臉,也就是說胖子原本平滑的心臟居然變出一張人臉來。

「這算什麼啊。」林苦笑道。

「恐怕真正的病源是心臟,還需要做一次手術。」我對林說。

 

這次的手術林無法獨力做了,他把事情的原委告知了院方。院長很重視,召集了幾位心臟手術的專家一起做這個手術,當然我和林也一起參與。

當胖子的心臟真真實實的展露在我們面前的時候,我們面面相望。他的心臟已經極度肥大,而且那上面的確是一張人臉,確切地說是一張閉著眼睛的女人的臉。

人臉的部位正好是在心臟肥腫出來的部分,現在必須讓林用手術刀切掉那一塊了。

 

當林的手術刀才剛接觸到那張人臉,人臉突然睜開眼睛,並且用嘴,姑且稱之為「嘴」吧,忽然咬住了刀。並且用鼻音發出了上次一樣刺耳的尖笑聲。在場的醫生都嚇壞了,旁邊的一位護士直接暈了過去。

「放開吧,這樣下去有什麼意思呢?」我對著那張臉說。

但那張臉的眼睛充滿仇恨的望著我,忽然吐出了刀子,厲聲的說:「你又知道什麼?你們不過是看他錢多,看病都是有錢人的專利,我的孩子病急的時候,看見過你們來治療嗎?你們只為這些畜生看病,你們乾脆叫獸醫算了!」聽見長在心臟的怪臉說話,那幾位心臟專家像發狂一樣奪門而逃,邊跑邊叫:「有鬼啊!」。

 

我不得不同意她的話。

「你…你能不能把所有的一切說出來。」林戰戰兢兢的說。

人臉似乎有點兒動容了,聲音也柔和了。

「我不想說那麼多,你們去找一個叫阿貢的工人去問吧,所有的事他都知道。我奉勸你們,像這樣的畜生你們不必費心救他了。我知道我沒辦法抵抗那把刀,但我也不會饒過他。」說著她看了看握在林手中的手術刀。然後就沒聲了。

林又試探性的碰了碰,果然沒有反映了。林馬上把人臉割了下來,割下來的瞬間,人臉就化為了一灘血水,只留下一根針。

 

事情被遮蓋了起來,反正隱匿事實是醫院最拿手的本事。那幾個被嚇走的專家也認為當時應該是過於緊張而產生幻覺而已,而我等林交出了報告處理完所有事情之後,一起去找了那個叫阿貢的工人。

我們最後在一個工寮找到了阿貢,他整個人就像一堆還沒燒盡的柴火,又黑又瘦,長期的營養不良和勞累讓他看上去非常虛弱和疲憊。

我不禁想到,以他這種生活狀態,根本無法抵抗一些疾病的入侵,而一旦生病,他們就如同自然界的優勝劣敗一樣被淘汰掉了,因為他們根本沒錢治病。

阿貢聽完了我們的陳述,第一句話就問:「胖子死了麼?」把我們給嗆了一下。最後林尷尬地說胖子已經沒事了,而且在恢復當中。阿貢對著我們冷笑了一下,最後慢慢地把事情都說了出來。

 

我們看到出現在胖子心臟上的那張人臉是個叫小鳳的女子,她和丈夫是阿貢的同鄉,三人一起來城裡來打工。

阿貢和小鳳的丈夫就在胖子的工地打工,小鳳則做些散工。本來日子雖然艱苦,但還過得下去。一直到小鳳的孩子得了重病急需醫藥費,而胖子又拖欠工資,小鳳的丈夫和工人去要工資,反被報警以騷擾罪讓警方給抓了起來。

最後沒有辦法,小鳳的丈夫渾身澆上汽油,以點火自焚來威脅胖子。誰知道胖子根本沒把人的生死放在眼裡,而小鳳的丈夫一個不小心把火點上了身,結果在胖子面前活活燒死。

阿貢只能安慰哭得死去活來的小鳳,小鳳堅持要告胖子,結果可想而知。小鳳的孩子也因為沒有醫藥費,死在醫院的過道。小鳳終於發瘋了!消失了!生死也不知道。

阿貢說完後,鄙夷地望著我們,說了句你們可以滾了。然後拍拍屁股又幹他的活去了。

我和林沉默了很久,林對我說,「到底手術刀上的後一句,施仁以救魂是什麼意思?」我沒回答他,因為我也不知道。

 

ghostbanner-01.jpg

 

各位朋友,故事講完了!

林爺爺是對的,做一個醫生除了醫術高明之外,還要有一顆博愛的心。前面這個悲劇,就是醫生有醫術沒有醫德造成的。所以我們得到一個啟示,窮苦弱勢的人,永遠是需要被照顧的!

神秘的手術刀,醫治了所有的疑難雜症,擁有手術刀的人如果沒有愛心,手術刀的神奇便不具有任何意義!林爺爺留給孫子的10個字「醫者,施術救人,施仁救魂。」最重要的意義就在這兒。

 

【完】

校正/整理      夜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