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來電驚魂

你用自己的手機撥自己的手機號碼,你試試,你試試……

 

那件事發生的時候只是個偶然。 

樂天買了一套二手房,裝修一新後準備用來結婚。全套全新的傢俱是小彩看中的,小彩是個很有眼光也很會過日子的女孩子,用不多的錢,把整個家裡裝飾的令人覺得很舒服。 

只是,客廳裡的那面鏡子讓樂天稍微有些不習慣。 

小彩說那是她家裡的古董,據說傳了很多代了,鏡面看上去都變得黯淡了。鏡子有一米五高,鏡框是木質的,上面雕刻著看不懂的圖案,本來是紫色的,但是年代久了有點發黑。鏡子的架子有半米高,真正的鏡片大約只有一米長。 

鏡子放在沙發邊的牆角,按鏡子原來擺的那個角度,鏡子能照到客廳中大部分的地方。樂天看著有點不舒服,就悄悄地把鏡子的方向稍微調整了一下,鏡子中的大部分就只照到牆和廚房的門了。 

離定下來結婚的日期還有幾個月,樂天就先搬進了這套房子,樂天住的公司宿舍太吵了,他總是休息不好。  而小彩還是住在自己家裡,小彩的媽媽比較傳統。 

那天下班,樂天和同事小邢一起吃過晚飯,樂天約小邢去家裡喝茶,說是弄到了一點極品茶葉。小邢原來和樂天住同一間宿舍,樂天買了房搬了出去後,小邢羡慕的不得了。 

樂天喜歡喝茶,有時候有人送他點好茶,他總要請小邢一起品嘗一下,還跟小邢猛吹一通,這茶的來歷,這茶哪裡出的,如何看聞飲,這一套茶經給小邢猛吹一通。 小邢呢,也樂得一邊聽樂天吹,一邊喝茶,算是多長了點見識。 

來到樂天家裡,樂天去燒水泡茶,小邢沒事在看電視。 

這時,樂天的手機響了,小邢拿起手機,走到廚房,把手機給樂天,樂天接聽了電話,順手又把手機給了小邢。 

「是嫂子吧?」小邢靠在廚房的門口,笑嘻嘻地打趣樂天,「一天不見都會想啊?」

「不是,打錯電話了。」

「打錯電話?離譜,這接聽也是要錢的,你剛才沒問那人,給你接聽費沒有?」小邢是個愛開玩笑的人,他總是這樣沒正經地想一句說一句。 

「呵呵,」樂天笑起來,「打錯電話也不奇怪,我自己的手機號,我有時候還記不清呢!」

「是啊,你別說,我要是不打開手機查號,我還真記不清你的手機號。你手機號是多少?」小邢問樂天。 

樂天看著水差不多了,就將水倒進電壺裡。把電壺放在外面客廳裡燒水,可以一邊燒一邊準備泡茶。樂天聽著小邢這樣一問,他無意識地報出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小邢聽著樂天報手機號碼,一邊把玩著手上的手機,也下意識地將手機號撥在了樂天自己的手機上。

 樂天轉過臉看見小邢在用樂天自己的手機撥自己的號碼,他不由地笑起來:「你用我的手機撥我自己的號碼,這哪撥得通啊?」

小邢也不由地笑起來:「習慣性,習慣性啊,我當我自己的手機了呢。」小邢笑著正要刪除了號碼,忽然他突發奇想地問樂天:「用自己的手機撥自己的手機會怎樣?」說著,他按下了撥號鍵。 

「我試過了,你會聽見:『你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或者是占線音。」樂天笑起來,這種小嘗試,他早就試過了,他說著拿了沖上熱水的電壺走到了客廳,坐在沙發上,將電壺的插頭插在了電源插座上。 

「那可不一定!」小邢笑著打趣說,「搞不好」正說著,小邢的話語忽然斷了! 

樂天不由地抬頭看了一眼小邢,他發現小邢的把手機放在耳邊,臉上滿是奇怪的表情,眼睛直直地盯著樂天:「通了」。

「什麼通了?」樂天奇怪地問了一句,忽然又明白過來,「怎麼會呢,我都試過啦,你少在那裝神弄鬼了。」

小邢沒理他,整個姿勢有點僵硬地站在那裡,臉色有些發青。

 忽然,他說話了:「喂!喂!什麼?是誰?什麼?大聲點!」小邢顯然是在和電話另一頭的人說話,說著,小邢聲音有點顫顫地對樂天說:「樂天,真的,手機打通了,有人接電話,只是,聲音不清楚。」

樂天臉色微微變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地就笑起來:「小邢,你別玩了,快來喝茶!」

「真的!樂天,是真的!」小邢有些著急,他一邊聽著手機,一邊對樂天說:「你不信,你自己來聽!」

「我才不呢,你把手機拿來!」樂天笑瞇瞇地盯著小邢,一邊清洗茶具,一邊在心裡暗罵:他X的,玩我啊,我才不上當呢! 

「好,給你,你聽!」小邢的臉漲紅起來,有些氣惱地模樣,他說著,走到沙發邊上,把手機遞給樂天。 

樂天接過手機,放在耳朵邊聽了一下,就又遞給了小邢:「玩夠了吧?還不坐下喝茶!」說著,電壺裡的水燒開了,樂天把電壺調到保溫上,把電壺燒開的水沖進茶壺。 

「你聽不見嗎?電話是通的,裡面有人在說話,只是聽不清!」小邢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又接過手機,放在耳邊聽。手機裡是占線的那種「嘟嘟」聲。 

小邢呆呆地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兩個人誰也沒有注意沙發後的那面鏡子,鏡面忽然像平靜的水面起了漣漪一般,蕩起一層細微而均勻的波紋… 

小邢呆呆地坐了一下,然後又拿起手機來,開始再次撥號,可是,撥來撥去都是占線音。

 「喝茶。」樂天將泡好的茶遞到小邢面前。

 「樂天,你相信我,我剛才真的撥通那個號了,我沒和你開玩笑。」小邢看著樂天。 

「行啦,行啦,我相信你,我相信你還不行嗎?」樂天笑地想噴茶,可是,他看著小邢呆呆的模樣,又有點不忍心再刺激他,看小邢的樣子,不像是說謊,可是,那麼荒唐的事情,樂天怎麼能相信呢?樂天想了一下對小邢說:「別想了,估計是線路出錯了,你還記得以前我給你打電話,撥幾次,結果都是一個老太太接電話的,還罵我精神病,可是我查來查去,我撥的號都沒錯。」

「可是,這是無線電啊!」小邢有點沒想通。 

「你會不會撥錯了號碼?」樂天問。 

「不可能!」小邢叫起來,「而且,而且唉!」小邢吞吐了一下,話還是沒說出來。 

「別想了,來喝茶!這茶可是真好啊!」樂天喝了一口,又開始了他的茶經:「這可是武夷山的大紅袍!極品啊!知道嗎?這大紅袍

樂天又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茶經來,而小邢只是坐著發呆。

樂天停下話來的時候,發現小邢還沒喝茶:「浪費啊,小邢,這是人家從武夷山帶回來了二兩,知道我愛喝茶,特意給了我一點,我這可是特意請你來喝的!」

小邢聽了樂天的話,不好意思地把手機放下來,端起茶來喝了一杯。

 

真是好茶! 小邢雖然不太懂茶,但是在樂天的耳濡目染之下,也能品出個大概的好壞來,這次的這茶,是小邢從來沒喝過的好茶。 

兩人品茶漸入佳境,漸漸忘了手機的事。

 邊品茶邊聊天,茶喝的差不多的時候,夜也很深了,小邢看看時間晚了,就告辭了出來,走到門口時,小邢感歎了一聲:「樂天,你他X的可真有福氣,過這種日子!」

樂天嘿嘿一笑:「慢走慢走,不送不送!」小邢走後,樂天清洗了茶具,看看剩下的大紅袍,估計還夠泡兩三次。 

樂天洗完澡,準備關機睡覺的時候,他忽然想起小邢用他的手機撥他的號碼的事,小邢說撥通了,看著不像是說假話。可是,樂天也不信自己手機撥自己的號碼也能通,猜想是撥錯號了,樂天想著,打開手機,查看已撥號碼。 

樂天的身上忽然起了一股寒意。 手機的已撥號碼那一欄,最上面的六個手機號都是樂天自己的號碼,樂天仔細地查看一下,沒有一個號碼是錯的,一個數字都沒差,也就是說,小邢第一次撥的號碼正是樂天自己的號碼。可是,他為什麼會說撥通了呢? 

樂天身上起了細細地一層雞皮疙瘩,他有說不出的寒寒的感覺,這感覺讓他非常難受。樂天不想再多想,關了手機,蓋上被子睡覺了。可是,那涼意似乎一直透到心裡,一夜,樂天都覺得身上涼涼的。 

第二天,小邢和樂天見了面,誰也沒有再提關於手機的事。 

小邢這以後形成了一種怪毛病,無論摸到誰的手機,小邢都要用人家的手機撥一下那個手機號試試。

 很快,時間離樂天的婚期沒多少天了。 

樂天是個細心的人,他把一切應該準備的,都提前準備好了,這令小彩和小彩的父母都很滿意。樂天已經把請帖都分發給了同事。 

那天下午,公司的事情做完了,還沒到下班時候,幾個女孩買了點心請大家吃,年輕人圍在一起,邊吃點心邊打趣樂天。 

「樂天,你的單身生活就快結束了,不如我們找個時間好好Happy一下,算是對你的單身生活做個告別啊!」

「就是就是,這可是值得紀念的啊,你以後就不會像我們這樣自由了!」

在年輕同事的嘲笑中,樂天不由地討了個面子:「沒問題,我請大家吃飯,喝酒,不醉不歸!」

OK!」幾個人歡呼起來。 

「不如就今天吧,正好這兩天輕鬆,沒啥事。」

「別吵,別吵!」小邢提高聲音對大家說:「大家不知道,樂天的廚藝可是一流的!我好久沒嘗過樂天做的菜了,不如讓樂天親自下廚做一頓給大家吃,以後嗎,他就是他老婆的御用大廚,輪不到我們吃了!」

「對呀,這個主意好!」幾個年輕人應和著。 

就這樣,沒到下班,幾個年輕人跑去和經理商量,一起殺到樂天家吃飯去了。 幾個人從菜場買了幾大包的東西,還有海鮮什麼的,跑到樂天的新居裡像造反似的,一邊七手八腳地給樂天幫忙,一邊大聲吵吵嚷嚷著。 

那頓飯吃到大半夜,每個人都喝到幾分醉意。 在小邢的鼓動下,樂天拿出大紅袍來,讓大家嘗一下這極品茶。

 樂天在廚房裡燒水,其他的人找來兩副撲克在玩起牌來,人多了,沒小邢的缺,他看也沒意思,下意識地,他摸起一個手機在手上玩,在那裡撥號。 

「對了,告訴你們一件怪事。」小邢神秘地對大家說。 

「啥事?」大家一邊打牌一邊聽小邢嘮叨著,不由地好奇。

 「那天我在樂天家,用樂天的手機撥他自己的號碼,你們猜結果怎麼啦?」小邢看大家好奇,越發地神秘起來。

 「怎麼啦?你不是想告訴我們撥通了吧?」有一個同事輕笑起來。 

「沒錯!是真的撥通了!」小邢得意起來,「還有個人接電話呢,就是聲音很小,聽不清楚,不過,我聽著有點像是樂天的聲音。」

「那當時樂天在幹嘛?」有人真的好奇起來。 

「樂天當時在客廳裡泡茶,他是不可能接電話的,因為他的手機在我手裡,可是,這事就他X的有點邪門!我拿給樂天聽的時候,手機就斷了,裡面出現了占線音。」

「哈哈哈」大家笑起來:「你小子就會胡扯,反正也沒人證明,你想說啥都行。」

「是真的!」小邢急了,喝了酒後的臉更顯得紅紅的,「你們不信?好,我一定要證明給你們看!」小邢說著站起來:「那天是這樣的,樂天去燒水,他手機響了,我就拿給他聽」小邢說著還裝模作樣站起來走到廚房的門邊,「後來他聽完電話,手機給了我,我就在這兒撥了樂天自己的號碼」小邢說著,真的撥了手上的手機號,還拿到耳邊來聽。

 客廳裡的人發出一陣哄堂大笑,一起看著小邢,問:「通了嗎?」

小邢的臉色忽然地蒼白起來,他的眼睛裡有種激動的神色:「通了!真的通了!」大家看著小邢大笑著。 

「怎麼不信?你們誰來聽?誰聽?」小邢的臉又漲紅起來,他激動地對大家大叫著。

 這時,一個坐得離廚房門最近的同事小王站起來:「好,我來聽聽。」他說著走到小邢身邊,拿過手機放在耳邊。

 「真的通了!」小王臉色也一下變了。 

大家的哄笑聲停了一下,不知道誰說了一句:「那當然通了,小邢撥的是誰的手機呀?」這一聲,又惹到所有的人哄笑起來。

 正在聽手機的小王臉紅起來,他解嘲地笑起來:「就是,用任何人的手機打樂天的手機,當然都會通啊,我看看,這是誰的手機。」他說著按斷了電話,把手機舉起來:「看看是誰的手機?」

正從廚房裡燒了水出來的樂天,看著大家在哄笑,問了一聲:「都幹嘛哪,笑成這樣?」

「樂天,看看小王手的手機是不是你的?」不知道誰說了一句。樂天放下電壺,插上電源,回身看了一下小王手中的手機:「那是我的啊,怎麼啦?」

所有的聲音是在一瞬間靜下來的,小王的臉色變得蒼白,所有的人都奇怪地看著小邢和小王,有人又問了句:「你看清楚,真的是你的手機?」

樂天走過去,接過小王手上的手機:「是啊,是我的手機沒錯啊,怎麼啦?」

小王已經偷偷溜回了座位上。「怎麼樣?大家信了吧?」小邢眼中閃出勝利的光芒,「我那天也是站這兒撥的!對,就是這兒啊,我明白了,是是要站這裡才可以」這時,大家看著小邢和樂天,誰也沒有注意,沙發後那面鏡子的鏡面,又一次像平靜湖水中投了一顆小石頭一般,蕩起了漣漪。 

「怎麼啦?」樂天的臉色也有些蒼白起來,他看看客廳中的眾人,又看看小邢。

「叮鈴鈴」樂天的手機這時響了起來,樂天咕嚕了一聲:「誰這麼晚了還打電話來呀。」說著,樂天看了一眼手機,這一眼,讓他的臉色大變,他的眼中有著驚懼的神色,他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小邢。 

手機上的來電顯示上,竟是他自己的手機號碼!樂天無助地看著大家,客廳裡極為安靜,所有的眼光全落在樂天的身上。 

在這些目光的注視下,樂天下意識地接聽了來電:「喂」電話的那頭傳來一個聲音,聲音好像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似有似無,飄飄渺渺的。

「喂你是誰?」樂天感覺到自己的聲音都變了,他聽到那頭那個幾乎不像人聲的聲音在問他:「

樂天驚懼地停了下來,無助地看著眾人,客廳裡此時安靜地連掉下一張撲克的聲音也可聽到,這種安靜讓每一個人感覺窒息。 

電話裡的聲音斷了,聽筒裡只剩下「嘟嘟」的占線音。樂天忙按了斷開鍵,「嘟嘟」聲消失了。 

大家彷彿都鬆了一口氣,到現在才可以呼吸了似的,可是,這種放鬆的感覺並沒有幾秒的時間。沙發後的鏡面又開始輕輕地蕩開來,像平靜湖面上美麗的漣漪。 

「叮鈴鈴……」手機的鈴聲再度響了起來…….

 

「叮鈴鈴……」手機的鈴聲再度響了起來,所有人的感覺都像是被人一把掐住脖子,呼吸一下子不通暢起來,那種窒息感再次襲擊了每一個人。

樂天的眼神裡的恐懼更深了,他盯著手機,彷彿被釘住了似的,傻住地看著手機,手機的來電顯示上,分明還是他自己的號碼! 

站在樂天身後的小邢看著樂天的手機,像中了邪似的,口裡喃喃地念著:「對了,一定是這樣,一定是因為這個門口,上次也是在這個門口打通的,現在,也在這裡收到了電話。」

「叮鈴鈴……」手機的鈴聲持續地響,樂天的頭上已經冒出汗來,他覺得越來越喘不過氣來,他的臉色已經由蒼白到通紅,開始微微發紫。

 「叮鈴鈴……

客廳裡的每個人都覺得越來越喘不過氣來,臉色已經漲到通紅,有些人的臉色已經發紫了,有人不由自主地雙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並張開了嘴,吐出發紫的舌頭。

「叮鈴鈴」手機鈴聲還是有規律地在響著… 

「掛斷它!」小王忽然怒吼了一聲。 

樂天慌亂中按了紅色的掛斷鍵,掛斷了手機。 

客廳一下子安靜下來,所有的人都喘過氣來,窒息感一下子消失了。 在所有人當中,只有小邢還是在低頭念著什麼,一副沉思狀,他的臉色沒有漲紅,更沒有發紫,甚至他的眼中還有激動的神色。 

沉默了許久,有人開始說話:「怎麼會這樣?」

樂天也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手機,是的,怎麼會這樣呢? 

「我想明白了!」小邢大聲宣佈,「樂天家的這個門口,一定是個奇異的空間,只有在這裡撥自己的手機,才能撥通,而且,還能收到自己撥來的電話!」

樂天看著小邢,他也開始好奇起來。剛才的一切都像一場夢一樣。 

「樂天,你試一下,看你能不能撥通,能不能聽到自己的聲音,你聽到的,可能是過一會兒你自己接電話時的聲音,就是說,是不同時間的聲音。你試試,試試!」

樂天看著客廳裡的人,大家也都好奇地看著他。 「我怕,剛才的那種,窒息感。」樂天猶豫了一下。 

「你只要一掛電話就沒事了。」小王的好奇心也上來了,安慰樂天說。這是事實,電話一掛斷,大家就不覺得窒息了。 

樂天猶豫了一下,拿起手機來撥號。 

誰也沒注意,沙發後的那面鏡子的鏡面又在蕩起來,這次,鏡面在蕩過後出現了一片霧一般的東西,然後慢慢地清晰,鏡面裡出現一個人,那人,彷彿就是樂天,只是,他的姿勢神色和樂天有些不同。 

每個人都看著樂天,樂天的臉色有些蒼白,「喂是你嗎?」眼神中有些驚懼,還有些好奇,「不,你是我嗎?喂,喂怎麼了?說話」樂天不再說話,只是細聽著手機,這樣一直過了好久。

「沒聲音了。」樂天奇怪地看著大家。 

「怎麼啦?都說了些什麼?是你自己的聲音嗎?」大家都好奇地七嘴八舌地發問。

「好像是,是我自己的聲音,很遠,不太清楚,喂了兩聲,然後那邊好像有一群人在叫,再然後,就沒聲音了,等了一會兒,有『啪』的一聲,我問了幾遍都沒有回答聲,就一直沒聲音了。」樂天慢慢地說著,那聲音好像不是他自己的,像是憋著氣在說話。 

大家奇怪起來:「怎麼一直沒人說話?手機還是通的嗎?」

「是通的,一直是通的,現在還是通的。」樂天又聽了聽手機,「還是沒有聲音」樂天說著,忽然把手機拿離耳邊,他臉色變得難看,慌忙掛斷了手機。 

「怎麼了?」大家又好奇起來。

「是誰惡作劇的,一直沒聲音,又忽然在手機裡大叫一聲,把我耳朵都震疼了。」樂天皺著眉說。

 「哈哈哈」大家笑了起來,「是你自己吧!」

「不是」樂天想分辯,這時,手機鈴響了。 

「快接!」小王忙催樂天。 

「哦!」樂天應聲按下了接聽鍵:「喂

這時樂天無意識地抬頭看了客廳一眼,他忽然看見了客廳裡的鏡子,鏡子裡正好映出他接聽電話的模樣來。 

可是,樂天忽然覺得腳有些冷,這種冷的感覺慢慢地向上漫延過來。有什麼不對! 

樂天頭腦裡有點恍惚,他再次看了一眼鏡子,鏡子裡的人是側面對著他的,而樂天此時是正面對著鏡子!可是,鏡子裡的又確實是樂天! 

樂天再次恍惚了一下,鏡子裡出現的,好像是樂天剛才打電話的情況。 

樂天注視著鏡子,鏡子中的樂天還是側著臉,並在說著什麼,那口形,剛好對上樂天現在在電話裡聽到的聲音:「是你嗎?不,你是我嗎?

那種冷的感覺已經漫延到了樂天的大腿。 

「啊!」樂天聽到客廳裡所有的人的驚呼,這驚呼令樂天的視線離開了鏡子,轉回到客廳裡的人身上,他看見客廳裡的每個人臉色都紫了,他們的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可是,他們的眼光卻緊緊盯著樂天。 

「我怎麼了?」樂天心裡起了奇怪的感覺,他顧不上回答電話裡的「喂喂」聲,他順著眾人的目光望向自己。 

天哪!樂天差點叫出來,可是,他發現他已經沒法叫出來了。他的身體,大腿以下的部分,已經消失不見了!樂天看了看鏡子裡,鏡子裡的樂天還是那樣側身站著,全身完好。

那種冰冷的感覺慢慢向上漫延,樂天低頭看著自己,看著自己的身體正在一點一點地消失!冷的感覺漫延到哪裡,哪裡就消失掉了! 

樂天一動也不能動了,他只能這樣,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消失掉!冷的感覺漫延到了頸,下巴,鼻子… 

樂天這時已經看不見自己了,最後他的耳中聽到了「啪」的一聲,最後的意識讓他明白,那是手機掉落的聲音。 

客廳裡一片寂靜,所有的人,除了小邢,都在樂天消失的那一刻,窒息而死了。每個人的臉色都是紫的,自己的雙手緊緊掐在自己的脖子上… 

小邢呆呆地看著這一切,他呆了一會兒,慢慢彎下腰從地上撿起樂天的手機,手機沒有壞,還是通的。

「啊!」小邢對著手機狂叫了一聲,然後他扔了手機,打開門衝進了黑暗中。

 

這附近出了一個瘋子,他見到有人拿手機,就會對別人說:「你用自己的手機撥自己的號碼,能撥通的,真的,不信,你試試,你試試……

 

[]

校正/整理雲山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