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本山莊以鬼魅和傳奇靈異為主題,莊內魅影幢幢,鬼出神沒。莊主善意提醒您,凡膽小的、心虛的、未滿十八歲的、不喜及不適懸疑緊張恐怖的遊客,是否進入請自行斟酌。

 

banner-06.jpg

 

駭人的鄰居

 

司徒信拿出手機看了看,快到凌晨4點,他抬頭發現天也要亮了,今天依舊是個好天氣,能依稀看到躲在薄雲背後的星星。雖然十分疲憊,但這絲毫沒有減緩他回家的腳步,眼前那一棟舊公寓便是他的住所。那是一棟7層樓的老式公寓,雖然外牆被一再粉刷,但它仍然嗅得出已經相當破舊的氣息。

司徒信掏出鑰匙準備打開樓下的公寓大門,這時從他前方的一個拐角匆匆竄出來一個女人,也向著同一棟公寓走去,至少,司徒信看到她,便直覺地認為她也是要去那棟公寓。果然,那女人趕在他前面,輕輕拉開樓下大門走了進去。司徒信一時驚訝於自己的直覺,他好像從沒有見過這個女人,確切的說也許見過一兩次。

記得最近一次是在幾個月前,那時還是冬天,他晚上加班至凌晨,似乎也是這個時間,幾乎相同的場景,他突然意識到就這種難得的偶遇實在是巧合。司徒信加快腳步跟了上去,就在門要關上的瞬間他拉住了把手,借著走道昏暗的燈光他看到有個上樓的身影。他跟了上去,很想知道她住在幾樓。然而對方似乎也發覺到了後面有人,便加快了腳步。司徒信自發的尷尬一笑,無疑他被當成了深夜尾隨的壞人。

這也難怪,這個時間任誰都會這樣想,於是他和她保持著大約一層樓的距離。到了5樓,司徒信聽到掏鑰匙的聲音,他趕緊加快腳步,等他踏上最後一個階梯,正好看到503的門關上。

他走過503門口,從旁邊的窗子偷偷的望了一下,裡面沒有開燈,也沒有聲音。真是個奇怪的人,司徒信心裡想著,快步走上6樓打開603自己家的門。他搬來這裡也快2年了,他才注意到自己似乎從來沒有和住樓下的這位鄰居打過招呼,這也難怪,他根本就沒在出門時遇到過她。

唯一一次看到她的情況也和今天一樣,根本沒有機會照面,司徒信甚至覺得她是有意避開人的,可是為什麼呢,他想到了社交恐懼症,也許吧。顯然,無論什麼原因,她都引起了司徒信的興趣。他想看看這個白天都遇不到,凌晨回家的人到底在做些什麼。不過現在他更想好好地睡一覺。

 

司徒信感覺到強烈的陽光穿透了玻璃照在臉上,他抬起手擋住直射眼睛的陽光。另一隻手摸到了枕邊的鬧鐘,已經中午12點多了。

他套上外衣走到盥洗間,現在弄午飯吃已經太晚了,所以他決定漱洗完後去外面解決。他對著洗臉台的鏡子,看著自己略顯憔悴的臉,每次加班回來他都要萎靡好一陣子,果然過了通宵達旦的年紀。這時他從鏡子反射又注意到正對鏡子的牆面角落邊的水泥砌起來的方形凸起,它在盥洗間最靠裡面的角落,旁邊就是馬桶,它和整個盥洗間的設計看起來很不搭調,很明顯是額外多出來的。

從屋裡出來,司徒信走下樓梯,在下樓經過五樓的時候正好可以從503室的窗子看到裡面。他注意到靠著裡面臥室那面牆的是一排深色的櫃子裝著玻璃,由於反光的關係看不到櫃子裡面,他走了幾步又再回頭望向那裡面看,卻突然發現好像櫃子裡有個人正在盯著他看。他嚇了一跳,差點跌坐到地上。

這時從下面走上來一個人,等那個人走到梯階下抬頭往上看他時,司徒信發現是住在他隔壁的左淮釗。

「喲,出去啊!」左淮釗笑著臉打了個招呼。

「嗯,剛起來吃飯去。」司徒信也笑笑。

「呵呵,昨天又加班了啊!」說著說著左淮釗已經走到面前了。

「嗯,同事出差去了,人手少了沒辦法。」

司徒信猶豫了會,問道:「你見過這503的人嗎?」

聽到這話左淮釗突然停下了上樓的腳步,驚訝地回過頭。

司徒信沒想到他會有這種反應,楞了一下。

「沒,沒有,怎麼了?你見到了?」

「算是吧,我沒其他意思,就是覺得她好像挺神秘的。」司徒信不好意思地笑笑。

「呵呵!」左淮釗沒什麼表情地笑了笑,「我沒見過。」

「哦。」司徒信有些失望,準備繼續往下走。

「不過,我聽說5035年前某個事件有關。」最後左淮釗小聲地說,「你還是別太在意的好。」

「事件?」司徒信有些驚訝。

左淮釗再沒說什麼,逕自走了上去。

   

司徒信坐回電腦前面,把剛沖好的咖啡放在一邊。然後打開了瀏覽器在搜尋欄裡鍵入了幾個字。他不確信這樣能搜到些什麼,但反正無聊也不妨一試。

很快就有了結果,開頭兩頁都是些無關要緊的資訊,當他進到第三頁時,一則新聞映入他的眼簾,「7層舊公寓神秘現象」他看到這篇文章發表於2年前,預覽資訊裡提到的地點、細節無疑是這一棟公寓沒錯,還提到了5年前這裡有案件發生。司徒信有些興奮,他點開了那篇文章的連結。但等了很長時間頁面卻一直沒有讀出來,司徒信對著空白頁面重整了幾次,依然沒有效果。大概網頁已經刪除了,是個無效連結吧?他不禁自個兒猜想。

這時他聽到樓下傳來開門和關門的聲音,雖然聲音不大,但聽得很清楚,應該是從503傳來的。他看了時鐘一眼,馬上就到午夜12點了。他抓起鑰匙便衝向門口,司徒信決定今晚要弄個清楚。他抓了鑰匙沒耽擱便立即衝出家門,但等他到5樓的時候那個人已經下樓了。他不確定前面下去的是不是住503的那個女人,當然如果他猜測得沒錯,過幾個小時就能知道了。

 

司徒信再次掏出手機,半夜裡快4點了,按照往常幾次所知的經驗,她應該馬上就要回來了。果然,門口外斜前方的拐角出現了一個女人的身影,司徒信有些興奮,今天至少也要和她打個招呼吧,他快步跟了上去。女人明顯察覺到了他的跟進,她略微加快了步伐,打開了樓下的門便閃了進去。

司徒信緊跟在她後面。

就在女人拿出鑰匙準備開503的門的時候,司徒信終於忍不住開口叫出聲來。

「等……等一下。」司徒信爬上到五樓最後一階,女人聽到他的聲音停下了手上的鑰匙。司徒信感覺到空氣中似乎有一絲緊張的氣氛。

「呃,我不是壞人。我是603……」司徒信一下不知道怎麼說。

「你,有什麼事嗎?」女人開口了。

「沒,我只是來打個招呼!」司徒信鬆了一口氣。

「如果遇到什麼事,你可以找我幫忙。」他上前一步繼續說,但馬上就停了下來。他發現女人微微轉過了頭,看著他。司徒信突然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和昨天。然後他馬上注意到了,是頭髮,昨天她還是齊肩的長髮,可是現在是短髮。

「你,能幫我是嗎?」女人淡淡的問道,不帶任何表情。

「當,當然。助人為樂嘛!」司徒信努力想讓氣氛輕鬆下來,但似乎沒有作用。

「那你進來幫我一個忙好嗎?」女人打開門走了進去。

司徒信猶豫了一下跟了進去。

 

001-駭人的鄰居.jpg  


屋子裡沒有燈,很黑。司徒信看到屋裡有很多裝著玻璃門的櫃子,裡面放著什麼東西,由於太黑看不清楚。

女人直接走到一個櫃子前停了下來。

「我一直在找一樣東西,你能幫我找嗎?」女人背對著他問道。

「呃,可以啊,什麼東西?」司徒信跟著女人走進了房間去。

「我找了很久了,你看,這些都是我找到的,可惜都不是我要的。」說著女人打開了櫃子的玻璃門。

借著窗外依稀照進來的月光,司徒信看清了櫃子裡的陳列品,下一瞬間,他覺得他的血彷彿被抽乾了,又感覺好像突然觸了電。

櫃子裡一排人頭正眼睜睜地盯著他!

一排女人的頭,帶著各種表情,有長髮的,有短髮的,整個房間充斥著極度陰森可怕的氣氛,似乎每一個人頭都以很詭異的眼光直盯著他看。

突如其來的震撼,司徒信踉蹌地向後倒了下去,他看見女人正把自己的頭從脖子上拿下來,放到了一個空位上去。

他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他想大叫,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來。眼看著,沒有頭的女人正向他走來……

 

603室裡,司徒信電腦螢幕裡一直開不開的頁面終於顯示出來了。

那是一篇關於5年前,這一棟公寓發生分屍案件的報導:單身居住該公寓53X女失蹤案,經警方調查後發現該女子係被謀害分屍後棄屍於各地。兇手被補獲後坦承殺人棄屍,據查兇手係居住同一棟公寓63室之X某。X女大部分遺骸已被警方尋獲,唯獨始終找不到頭部……

 

左淮釗剛推開門,聽見樓下傳來人講話的聲音。

「你看怎麼樣,這裡很久沒人住了……

左淮釗聽出是房仲公司的人在說話。

「別以為我不知道,這裡以前死過人!換一間。」另一個聲音說道。

停了一會,房仲公司的人說,「那,我帶你去看603吧!前段時間才空出來。」於是他便聽到上樓的腳步聲,他關上門歎了口氣。

過了一會兒,他聽到另一個聲音咕噥道,「這盥洗間牆邊上怎麼凸出來一塊啊,真奇怪了……

 

【完】

文章來源   鬼話連篇         校正/整理夜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山客 的頭像
雲山客

魅影山莊

雲山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enee
  • 好像很恐怖耶@@
    雖然點進來 但還是沒什麼勇氣看耶...
    有我們這種未滿十八適合的嗎 :p
    如果以電影來說(剛好Renee是個電影迷)
    我什麼都愛看,打打殺殺故佈疑陣我都OK,就怕鬼片呢@@

  • 嗯... 是有一些恐怖
    小朋友要早早睡覺
    不可以看鬼故事喔!!

    但是,如果偷看
    我不會向老師打小報告...

    雲山客 於 2011/12/27 22:48 回覆

  • 貓心
  • 難道...那個頭就在牆壁裡面!?